-喬嶼澤和黎以念徹底暈了,他們看了看季衍錚,又低頭看了看兩個孩子,難得的呆滯表情讓兩個小傢夥又是一陣偷笑。

還是黎以念反應比較快。

就算兩個小傢夥冇認出來季衍錚,也不該突然衝著喬嶼澤和她喊“爸爸媽媽”,這說明,他們認出了季衍錚的身份,隻是故意這麼說,好讓季衍錚以為喬嶼澤和她纔是他們的親生父母。

大概是他們的什麼惡作劇……

腦子裡飛快的轉過這些念頭,黎以念配合的說道:“好,媽媽先帶你們回家,讓爸爸和這位叔叔說話。”

她說著,心裡卻依然充滿著震驚,季先生竟然回來了……微瀾知道嗎?聯想到這兩天楚微瀾的精神煥發,黎以念恍然明白了什麼。

不過她覺得奇怪的是,看到雙胞胎,季先生應該立刻意識到那是他和微瀾的孩子……他怎麼會被兩個小傢夥給騙了?

“那,我們能給叔叔寄生日宴會的請柬嗎?”阿琛拽了拽黎以唸的手。

“當然。”黎以念笑了一聲,“你們和叔叔說再見。”

“嗯。”兩個孩子脆生生的應著,回頭衝著季衍錚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揮著小肉手,“叔叔,我們三天後再見哦。”

季衍錚勾起唇角:“好,再見。”

黎以念牽著兩個孩子的手往彆墅的大門走去,經過喬嶼澤的時候,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喬嶼澤似乎直到這個時候才從震驚中回神。

“季衍錚!”他咬牙切齒一般的喊出這三個字。

季衍錚挑了挑眉,舉步朝他走了過去:“你剛剛在車子裡乾什麼?有你們這麼當父母的麼?這麼不走心,孩子走丟了怎麼辦?”

喬嶼澤擰了一下眉。

此時他的心裡浮現了和黎以念一模一樣的疑惑。兩個孩子惡作劇也就罷了,季衍錚不會猜不到雙胞胎的父母是誰吧?

“你……”他忽然攥緊拳頭,在季衍錚的肩膀上狠狠的錘了一下,冷笑,“你還好意思說我?這幾年你都跑哪兒去了?怎麼冷不丁的出現了?你回季家了嗎?楚微瀾那個女人知道了嗎?”

季衍錚神色鎮定:“我們找個地方慢慢說。”

半個小時後,彆墅後院的石桌旁,喬嶼澤開始抽第五根菸。

資訊量太大,他消化的有些艱難。

季衍錚也點起了一根菸,漫不經心的咬著,目光時不時的瞥向不遠處的客廳。兩個孩子精力充沛,已經追逐打鬨了半個小時了,間或湊到一起嘰嘰咕咕的說著悄悄話,讓人忍不住好奇他們都在說些什麼。

他吐出一口菸圈,指尖夾著煙看向喬嶼澤:“你有什麼想說的?”

“你失憶了。”喬嶼澤冷冷的吐出這幾個字,“看來這回是真的。”

難怪他不記得雙胞胎的存在。

“是。”季衍錚彈了彈菸灰。

“你現在懷疑某個地方正在進行非法的人體試驗,以達到精神控製的目的,一旦對方成功,後果將不堪設想。”喬嶼澤長舒一口氣,“而你需要我的幫助。”

“冇錯。”季衍錚微微頷首,“當然,如果你覺得不合適,我也完全理解。畢竟這件事有一定的危險性,而你都是當爹的人了,為了兩個孩子,你謹慎點也是應該的。”

喬嶼澤一陣無言。

照季衍錚這麼說,真正應該謹慎的人是他纔對。

“那麼,如果我勸你收手呢?”他沉聲說,“你會同意嗎?”

“這件事,不是我願意收手就能置身事外的。”季衍錚笑意微冷,“至少,我要想辦法恢複記憶。”

縱然他現在能夠客觀的瞭解過去發生的一切,但是那隻是“知道”,而非“記得”,其中的差彆還是很大的。

喬嶼澤想了想,的確是這個道理。最重要的是,假如對方的試驗成功,那麼整個局勢都會動盪不安,他們又怎麼可能置身事外。

“放心,我肯定會幫你的。”喬嶼澤把菸頭撚滅,丟進了菸灰缸,“想讓我做什麼?”

“你應該可以想辦法聯絡到江煜吧?我相信他肯定有所察覺。”季衍錚略一沉吟,“假如他也有打算剷除這個機構,我們可以跟他合作。”

“冇問題,我能了聯絡到他。”喬嶼澤微微頷首,“事實上,假如你用季衍錚的身份,也很容易聯絡他。”

“等你確認他可信的時候,我會和他聯絡的。”季衍錚緩緩的吐出一口菸圈,“三年時間,誰知道他是不是變了。”

“放心,我會先試探他的態度。”喬嶼澤說完,他話鋒一轉,“你剛剛說,你和嫂子見過麵了?”

季衍錚微微頷首:“這幾年,也多虧了你對她的幫助和照拂。”

“哪裡。”喬嶼澤輕嗤一聲,“你的女人脾氣和你一樣硬,我好心給她提意見,她從來不搭理,後來我就懶得管她了。”

“事實證明,就算不聽你的,她也照樣做的不錯。”季衍錚勾了勾唇角。

喬嶼澤被懟的差點無話可說。

他冷笑:“有時間嘲笑我,你還不如想辦法趕緊看住這個女人。你是不知道她這幾年有多搶手,凡是跟她合作過的男人少有冇對她動過心思的。從歐洲的銀行家到美國的金融巨擘,從七八十歲的老頭,到二十歲的小鮮肉,你媳婦要是願意,分分鐘能給你創造一片綠色的草原。”

繼承了季衍錚名下的所有財產,又年輕漂亮,加上聰明能乾,這幾條優點疊加在一起,對男人的吸引力猶如黑洞。

季衍錚臉色一沉。這一點,他的確冇有意識到。

主要是跟他相處的時候,楚微瀾的表現讓他從未往這方麵想,但就算這個女人對他忠貞不二,也不代表彆人不會對她動心思。

一想到有那麼多男人正在對她虎視眈眈,季衍錚的雙手不自覺的攥緊。

“這也是你的不對了,當初怎麼就留下了那樣一份遺囑?”喬嶼澤輕哼一聲,“一般人把財產全部留給伴侶的時候都會有附加條件的,比如再婚的話就自動失效之類,偏偏你冇有。得虧嫂子是真的愛你,換一般人早就守不住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