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時暮很尷尬。

他扭臉看向顧老爺子,滿眼的幽怨和控訴。

顧老爺子也很尷尬。

但他的腰身還是挺的筆直,很嚴肅的咳嗽一聲,“你這麼看我乾什麼?要不是我當初英明神武的決定,你現在能有兒子抱嗎?而且,是兩個,兩個好嗎!你應該謝謝我!”

顧時暮:“......嗬嗬,我真是謝謝您了!”

“顧時暮,你這是什麼態度!”顧老爺子色厲內荏的拍桌子:“當初要不是你死活不去相親,我會氣的把你弄到精籽庫去捐精嗎?說來說去,還不都是你自己的錯?全都怪你自己,難道你敢怪我?”

顧時暮:“......”

他哪兒敢?

那可是他親爹!

他能怎樣?

受著唄!

唐夢溪看著顧時暮問:“所以......你的確往國家精籽庫捐過精籽,對嗎?”

其實,她覺得挺不可思議的。

像顧時暮這樣身份的人,竟然會往精籽庫裡捐精。

“我不是自願的,”顧時暮看出她的不解,無奈說:“我爸逼我去相親,我不肯去,我爸生氣了,剛好那段時間,我爸一個學生,去了國家的精籽庫任職,我爸就在我喝的水裡放了安眠藥,把我弄暈,讓他的學生取了我的精籽,捐給了國家的精籽庫......”

唐夜溪:“......”

她看看顧老爺子,然後同情的看了顧時暮一眼。

有這樣的親爹,真是......咳咳,好福氣!

顧老爺子被唐夜溪看的麵子上有些掛不住。

他長長的歎口氣,沉重說:“丫頭,不瞞你說,那段時間,我身體不好,晚上閉上眼睛,不知道第二天早晨還能不能睜開!我就時暮一個兒子,時暮的母親早就走了,我再走了,時暮在這個世上就冇親人了,他身邊冇個知冷知熱的人,要是他生病了,不開心了,也冇人照顧他,心疼他,我想想就揪心,死都閉不上眼睛......”

“於是啊,我就逼他去相親,想著他要是娶妻生子了,哪天我走了,他身邊也有個知冷知熱,疼他的人......”

“可他鐵了心不去,我怎麼說都不去,我也是被他給氣瘋了,一時失去了理智,把他弄到他師兄那裡,讓他師兄取了他的精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