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我知道了。”

在女帝翻白眼的不悅注視下,林逸晨則是早已為女帝褪下白襪,越加興奮的把玩著女帝粉嫩玉潤的小腳丫。

“真香啊。”

把女帝圓潤的玉趾放在鼻尖聞了聞後,興奮的林逸晨便又直接把它含入嘴中。

“哎呀,你乾嘛!”

女帝瞬間嬌軀一顫,然後冇好氣的狠狠的瞪了林逸晨一眼,再用另一隻小腳丫輕踢林逸晨:“無恥,你不許瞎碰!”

“實在是陛下太誘人了,臣忍不住嘛。”

看著女帝雪白圓潤的小腳丫,愛不釋手的林逸晨笑道:“陛下放心,國家大事上臣省的該怎麼做,絕不會讓陛下失望的。”

“臣也會保住自己的小命,不會真的悲催的血染沙場,變成死翹翹的屍體。”

“畢竟臣要是死了的話,那陛下不就該被彆人享受了?”

林逸晨神色凝重的搖了搖頭:“這是臣絕對接受不了的事情,陛下隻能由臣一個人享受!”

“呸,無恥。”

俏臉羞紅的女帝冇好氣的瞪了林逸晨一眼:“朕纔不會再讓你碰呢,再也冇有第下一次了!”

“嘿嘿。”

林逸晨對此隻是憨笑不說話,畢竟這種話他聽的太多了,他信纔是傻子。實際上女人嬌羞的輕輕推你,或者小拳頭錘胸口時說的不可以和不要之類的話,那都是欲拒還迎。

你要真不動彈了,那就等著被踹吧。

人家明麵上或許不說什麼,但是實際上就會覺得你可能就是個純屬無能的廢物,給你機會都不中用的,再也不會和你親密了!

畢竟冇有哪個女人,喜歡這種廢物的男人!

“彆笑了,無恥!”

女帝冇好氣的對林逸晨翻了個白眼:“都快被你親禿嚕皮了,你也是,哼!”

“這不是因為陛下太漂亮誘人了?”

林逸晨笑道:“換做其它女人,臣纔不會這樣呢!”

“哼。”

“鬼纔信你的花言巧語!”

“臣可以對天發誓,臣說的都是實打實的大實話!”

林逸晨仍舊是一臉笑意的看著女帝,是一副迷戀女帝的模樣。他知道女人都是這樣,即使嘴上再犟,但心裡也喜歡你誇她漂亮。

彆說是她喜歡的人誇她開心了,就是她不喜歡的人,她的舔狗誇她開心,那她也高興的很!

對不少女人而言,或許她們不會答應舔狗的追求。但是一旦自個的舔狗去追求了彆人,那她們就會立刻憤怒,就會徹底的氣急敗壞了!

“切,懶得理你。”

女帝隻是一聲冷哼,然後目光凝重的看著林逸晨:“說正事。”

“一旦你離開長安的去巴蜀削藩,若是齊王和晉王幾人冇有反應過來,待你削藩結束後,這才組建聯軍的意圖攻打潼關,那自然是無所謂。”

“你可以快馬加鞭的提前趕回來,到潼關主持大局,對抗這晉王和齊王等人的聯軍。”

“但若是在你於巴蜀和蜀王爭奪時,晉王和齊王等人便抓住了戰機,直接派兵殺向潼關,這該如何是好?”

“但憑高建德和杜明,能夠守住潼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