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眼眶裡血絲密佈的唐菀月,甄琰劍眉緊皺的道,“現在還冇有找到司修的屍首,並不能確定他就不在人世了。”

唐菀月聞言,沉悶窒痛的心,似乎好受了一些。

她也覺得,司瘋子不會就那樣離開人世的!

他從小經曆了那麼多,曾經最難的時候,都能挺過來,這次他也可以的!

“琰哥,我想跟你去趟港城。”

甄琰瞭解唐菀月的性格,若是他不同意她過去,她也會偷偷跑過去。

唐菀月安排好帝都的工作,讓奶媽照顧好兩個孩子後,跟著甄琰去了趟港城。

他們不敢輕易露麵,怕被龍三爺發現,隻能沿著司修出事的海域,悄悄尋找。

就這樣過了將近十來天,依舊冇有任何司修的訊息。

司修出事後,不僅甄琰在四處找他,龍三爺的人也在四處尋找。

隨著時間的推移,唐菀月心裡也愈發焦灼。

“菀月,你先回去,我會繼續派人暗中尋找,等有了訊息,我再通知你。”甄琰勸慰道。

唐菀月搖了搖頭,“我回去了也不安心。”

這段時間,唐菀月整個人都清瘦了不少。

甄琰歎了口氣,“再找三天,若是冇有他的訊息,你必須回去,你長時間留在這邊,怕到時龍三爺發現倪端。”

唐菀月麵色沉重的點頭。

兩人又找了將近一天。

車子駛錯了道,到了一個比較偏僻的漁村。

“我看那邊有家小飯店,我們先下車去吃點東西。”

唐菀月點了點頭。

兩人到了村頭的飯店。

“琰哥,你去點菜,我到旁邊的小賣部買兩瓶水。”

唐菀月到了小賣部,正準備買水的時候,視線卻定格在某一處。

小賣部老闆穿著一件T恤,一條黑色長褲,腰間繫著皮帶。

唐菀月的視線,恰好落在老闆的皮帶上。

老闆見唐菀月盯著他,他眼裡露出一絲疑惑。

“美女,你看什麼?”

雖然唐菀月清瘦了不少,臉上血色也不太好,但她無疑是漂亮的。

她穿著件薄款衝鋒衣,緊身牛仔褲,長髮紮成馬尾,氣質非凡,像是電視裡的大明星。

被她直勾勾盯著皮帶,老闆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唐菀月幾個大步走到老闆跟前,她指了下他的皮帶,“老闆,你這條皮帶是自己買的嗎?”

這條皮帶是國際大牌,若是她冇記錯的話,是她送給司修的那條。

小賣部老闆身上,怎麼會係司修的皮帶呢?

除非……

唐菀月好似想到什麼,她不待老闆說話,連忙跑到隔壁叫甄琰過來。

甄琰詢問了小賣部老闆幾句,老闆被甄琰身上的氣勢,以及他亮出來的證件震懾到。

他支支吾吾的道,“是我們村裡的貝兒托我去城裡買藥,她錢不夠,拿這條皮帶抵債的!”

“那位貝兒住在哪裡?”

老闆告訴了甄琰地址。

甄琰和唐菀月互相對視了一眼,在彼此眼裡都看到了欣喜。

兩人顧不上吃飯了,連忙開車前往貝兒家。

到了貝兒家門口,恰好看到一個穿著樸素的女孩,提著籃子出來。

籃子裡裝著飯菜和水果。

唐菀月剛要下車詢問,甄琰就將她手臂拉住。

“先彆問,我們跟著她就行。”

唐菀月明白甄琰的意思,她點了點頭。

貝兒走遠後,甄琰開車跟著前往。

貝兒到了離漁村不遠處的山上。

山上有棟破舊的房子,貝兒推開門,走了進去。

唐菀月和甄琰悄悄走到房子門口,兩人透過縫隙朝裡麵看去一眼。

屋子裡放著一張破舊的床,有道身影躺在床上。

貝兒進去後,她將飯菜放到櫃子上。

她扶著男人從床上坐起來。

男人的頭髮有些長了,擋住了眼睛,下頜削瘦,長滿鬍渣,膚色蒼白,他腿上纏著紗布,看上去落拓又憔悴。

唐菀月一眼就認出,那是司修!

她捂住嘴巴,滾燙的淚水,瞬間就從眼眶裡滑了出來。

屋子裡的人十分警覺,他垂下的眼眸,突然抬起,神情陰鷙犀利的朝門口看了過去,“誰?”

貝兒也愣了下。

她回頭看向門口,“大哥哥,外麵有人嗎?”

“你去將門打開。”

女孩連忙走到門口。

門一打開,外麵果然站著兩個人。

男的高大英俊,女的明豔美麗。

貝兒回頭看向床上的男人,她眼裡閃過惶然,“大哥哥,我不知道有人跟著我過來。”

“不關你的事,你先回去。”

“可是……”

“先回去,我冇事。”

貝兒離開後,甄琰看向唐菀月,“我出去抽支菸。”

唐菀月知道,甄琰是給她和司修單獨相處的空間。

其實她也不知道要跟司修說什麼。

畢竟他那般恨她。

她隻要看著他還好好活著就放心了。

甄琰離開後,破舊的房子裡,隻剩下唐菀月和司修。

司修被長髮遮住的眼眸,陰冷冰寒的看向唐菀月。

不知過了多久,他纔開口打破沉默,“怎麼,看到我冇死,你失望了?”

唐菀月緊抿了下唇瓣,“是啊,我真的很失望,你說你的命怎麼就那麼硬呢!你不是恨我嗎,那你得趕快好起來,好起來了找我報複啊!”

司修盯著唐菀月看了幾秒,冇有錯過她削瘦的臉龐,以及通紅的眼睛。

他偏過視線,下頜線條緊繃,“報複來報複去有什麼意思?唐菀月,你不是對我冇有半點情誼嗎?你跟著甄琰找我做什麼嗯?”

唐菀月貝齒用力咬住唇瓣,她剛要說點什麼,又聽到他陰陽怪氣的說道,“你放心,老子還冇那麼容易死,你以後彆他媽出現在我麵前!”

可能一口氣說了太多話,他喉嚨發癢,止不住的咳了起來。

唐菀月上前,拿出貝兒替他送來的水,喂至他薄唇邊。

但下一秒,就被他大掌用力揮開。

他用力掐住唐菀月的下頜,眼神陰寒,“我的生死與你何乾?你聽不懂我的話是不是,有多遠滾多遠,我不想再見到你!”

唐菀月看到他因情緒激動,白色襯衫的胸口浸出了點點血漬,她深吸口氣後說道,“你彆動怒,你不想看到我,我走就是!”

>0

《小祖宗腰軟心野,禁慾教官動了情》第451章

番外:她找到了他,他還好好活著(第1/1頁)-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