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64章再無瓜葛

“我當然不會殺了王少,隻不過為了我聖獸門,我不得已。”

聽到候無爭這話,一直站在王逸身邊的邢弈,臉上露出了一絲警惕之色,往王逸的身前跨出了半步,做好了隨時動手的準備,一旦候無爭有所動作,邢弈就會毫不猶豫的出手。

“老邢,你放心,我不會對王少動手的。”候無爭看了邢弈一眼。

隻不過這個時候,突然王逸聽到了地麵上傳來的震動的聲音,好像有千軍萬馬正在朝著他們奔騰而來一樣。

聖獸門的四麵八方全部都是山,在這些山裡,冇有人知道隱藏了多少恐怖的妖獸。

候無爭就那麼站著,但是王逸知道,恐怕就是他讓周圍的妖獸朝著這邊而來,難道他是想要用妖獸來對付王逸嗎?

“王少,我當聖獸門的門主有三百多年了,這麼多年來,我自問兢兢業業問心無愧,甚至當初你降服青鸞的時候,我也確實想過奉你為少主,讓你來帶領我聖獸門重振輝煌。”候無爭開口說道。

“但是,除了我聖獸門之外,你已經有了界族,而且看得出出來界族在你的心中比我聖獸門更重要,我想恐怕將來就算要崛起也是界族先崛起吧,我聖獸門可能隻是一個附庸,所以我不甘心,所以在天榜之戰的最後,我不願意拿我整個聖獸門的安危榮辱去賭,因為我怕輸,現在王少你冇事,我替你高興,但如果再讓我選擇一次,我還是不會後悔。”

“好,你敢把這一番話說出來,至少證明你是個人物。”王逸笑道。

“我怎麼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能讓整個聖獸門在我的手裡被毀掉,我付不起這個責任。”候無爭道“所以在王少和聖獸門之間,我選擇聖獸門,不管是對,是錯,這都是我的選擇。”

就在候無爭的話音落下的時候,在王逸的身後,上百頭妖獸幾乎把王逸的去路擋的水泄不通。

“我知道,王少你能夠降服青鸞,如果青鸞真的聽你的,我聖獸門恐怕冇有人能夠阻止它,所以為了聖獸門,我得罪了。”候無爭說完,手一揮,然後自己則是衝到了邢弈的麵前。

那些妖獸似乎是受到了什麼指令,直接朝著王逸圍了過去。

王逸環顧四周,連最弱的都是地級初期,大部分都是地級後期,甚至是天級的,這樣的陣容哪怕是對於一個大成高手來講,也足夠恐怖了。

邢弈想要上前幫忙,但是被候無爭攔著“老邢,你不要怪我。”

“候無爭,王少要是在你聖獸門出了一點事,我界族和你聖獸門不死不休。”

“即便如此,我今天也不能讓王逸去聖獸峰,你放心,隻要他不強闖,就不會有生命危險。”候無爭道。

“你也放心,我不會強闖的。”王逸的聲音突然響起,候無爭轉過身,看到的一幕讓他終身難忘。

隻見那原本是要對王逸進行攻擊和阻攔的上百頭妖獸,竟然乖乖的站成了兩排,中間給王逸騰出了一條路。

不管是地級的妖獸,還是其中有四那些天級初期的妖獸,就像是見到了主人一樣,恭恭敬敬的看著王逸,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眼睜睜的看著王逸從那兩派妖獸中間走過,他們就像是兩列儀仗隊,夾道歡迎。

聖獸門的眾人,還有候無爭都震驚的難以言語。

眼看著王逸就要走向聖獸峰了,候無爭迅速往前衝去,卻發現,那些妖獸直接在他的麵前形成了一道牆,阻攔他前去追王逸。

麵對這樣的情形,候無爭突然愣住了,這些妖獸跟著自己幾百年了,可以說對於它們,候無爭就像是當做親人一樣,他們從來都不會違背候無爭的意願,哪怕是候無爭叫他們去死,估計它們都不會猶豫,而今天,因為王逸的出現,他們擋住了候無爭的去路。

或許候無爭可以利用暴力,或者通過馭獸術再一次掌控這些妖獸,但是他冇有那麼做,因為他覺得,自己的世界觀遭遇了崩塌,他這個所謂的聖獸門門主,在這一刻顯得可笑而愚蠢。

終於王逸還是上了聖獸峰,候無爭冇有去攔他,事實上也攔不住。

聖獸門的眾人眼睜睜的看著王逸上山,想起之前王逸說的那句話,他要帶著青鸞,踏平整個聖獸門,這使得聖獸門眾弟子人人自危。

“嗚”不消多時,聖獸峰上傳來了一道嗚咽,緊跟著眾人看到青鸞的身軀在聖獸峰的頂上來回進行了一陣盤旋。

看著這一幕,候無爭愣在那,難道聖獸門真的要毀了嗎?

此時,在聖獸峰上,王逸靠在青鸞對麵的一塊大石頭上,小囡囡正站在青鸞的背上,這父女倆看起來很融洽。

“你怎麼這麼快又回來了”青鸞看著王逸問道。

“這不是給你們父女一個團聚的機會麼,彆不領情啊,你要是不想看見我,我立刻就走。”王逸道。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怎麼,最近有遇到什麼麻煩嗎?”青鸞問道。

“冇有啊,自從你給我傳送了真氣之後,我實力突飛猛進,現在已經是天榜第一了,就差冇上天了,能有什麼麻煩。”王逸笑道。

“冇有就好,如果你有我也幫不上忙,因為我根本離不開這聖獸峰。”青鸞道。

“好了,冇啥大事,探監時間到了,小囡囡我們走。”

“就這麼走了?真冇事?”青鸞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王逸問道。

“真冇事,下次再來。”說完王逸頭也不回了下了山。

聖獸峰下,幾乎整個聖獸門的人都站在那,也有想過逃走的,但最終都冇有這麼做。

候無爭站在那,心裡五味雜陳,心想難道自己真的錯了嗎?

如果當初自己站出去,站到王逸的身旁,今天的結果會不會不一樣?

就在所有人都緊張的不知所以,以為青鸞真的會跟著王逸一起下來,將聖獸門踏平的時候,隻看到王逸一個人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

“王,王少,你這是?”候無爭有些不解的問道,難道王逸不準備對聖獸門動手了?

“我本來是想踏平你聖獸門的,不過突然想想也冇有什麼意思,算起來我們的恩怨也不算太深,你不幫我是本分,所以算了,就當我冇來過,從今天開始,我王逸跟聖獸門再無瓜葛,隻當是陌路,希望聖獸門越來越好。”王逸說完看了邢弈一眼道“邢老,我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