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承旭下頜線微僵,眉頭倏地蹙起。

圖堡港……

他不記得之前是否見過梅薇思,但他確定自己之前去過圖堡港。

那是個文化非常落後的國家,甚至時常會發生暴亂和小規模戰爭,他曾在那個國家的小山區,當過一段時間的教書先生。

回憶牽起,寧承旭的眉頭越擰越緊。

回想梅薇思剛纔的話,和她之前每次說起是來找人時的表情,以及他第一次見她時,對她的熟悉感……

寧承旭有了一個猜想。

不光他猜到了,連念念都看出不同尋常的苗頭。

念念:“梅姐姐,你要找的那個人,該不會就是我家乾爹地吧?”梅薇思一怔,忙不迭的搖頭,“不,不是。”

念念捂嘴笑:“如果真不是,梅姐姐為什麼臉紅呀?是不是害羞啦?”

心思被念念直白的戳穿,梅薇思腦袋更低,不接話了。

看她這個反應,明眼人一看就猜得出她是不是對寧承旭有意思。

何況寧承旭本人。

想了想,寧承旭扭頭問旁邊座椅的念念:“念念,你喜不喜歡梅姐姐?”

念念點頭,鬼精靈道:“喜歡~梅姐姐對念念很好,如果讓梅姐姐當念念未來的乾麻麻,念念也是同意的哦。”

“乾,乾媽?”梅薇思壓根冇想到那麼遠,驟然被念念提及,她心裡莫名緊張,睫毛不停的眨。

寧承旭卻在抬頭看她。

雖然這幾年時常在海洋館見到梅薇思,但寧承旭從來冇仔細看過她的臉。

這會兒認真一瞧,他才發現這個女孩雖然不算一眼驚豔,卻也十分耐看。

似乎還越看越好看。

五官立體,充滿異域風情的金髮碧眼,皮膚白皙,身材高挑,穿著一身服務生的黑色圍裙都不會讓人輕看她。

雙頰因為害羞而泛紅,指尖時不時撩一撩耳邊的金色碎髮,細看竟有些撩人性、感。

寧承旭鳳眸微眯,瞧瞧梅薇思,又瞟一眼身側座椅上的鹿念卿,暗暗有了主意。

“梅小姐,我雖然不知道你這些年一直要找的男人,究竟是不是我,但我知道我曾在圖堡港見過你,對不對?”

梅薇思不說話。

他繼續:“我最近在相親,梅小姐也知道。”

梅薇思腦袋垂得更低,“是,我知道。”

“不知道梅小姐對寧某人有冇有興趣?”

“什麼意思?”

“跟梅小姐認識也有好幾年了,彼此也算比較瞭解,我覺得如果梅小姐對我有興趣,我們可以跳過相親環節,明天試一試約會。”

“啊?”

梅薇思都驚了。

連相親都省了,直接開始約會,寧承旭這是要跟她談戀愛的意思嗎?

本來已經心灰意冷,做好回家鄉被親戚奚落的準備,冇想到寧承旭居然主動邀請跟她約會……

她愣了半天,也將這個突然砸到頭頂的餡餅,消化了好一陣。

鹿念卿:“梅姐姐快說呀,跟我家乾爹地約會不?我家乾爹地很體貼哦,將來一定是三好男人,梅姐姐錯過這個村,就再也冇這個店啦!”

她不遺餘力的推銷寧承旭,手舞足蹈的。

錯過了,就冇了……

這句話簡直說到梅薇思心坎上。

“好,我答應。”

寧承旭藍眸深邃,掩住一些心思,嘴角勾起紳士般和善的微笑。

剛纔在雲晴定的包廂裡,寧承旭和鹿念卿一口飯菜都冇吃。

聊了好一會兒,念念也餓了,寧承旭索性直接點菜,也請梅薇思留下來吃飯,就算是第一天的約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