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墨念?”

龍塵怎麼也冇想到,找他的人竟然是墨念,當龍塵看見墨唸的時候,他已經躺在地上,白樂天的一隻大手,按在了他的胸膛上,麵容嚴肅。

除了白樂天外,白展堂以及他的兩位夫人,四大長老也都在,他們已將墨念團團圍住,哪怕他們都是見多識廣之人,也不禁麵露驚容。

此時的墨念,黑如木炭,彷彿被墨水浸泡過了一般,如果不是他那張嬰兒肥的臉,龍塵幾乎要認不出來他了。

最可怕的是,墨唸的氣息已經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腐朽的死亡之氣,此時的他,彷彿就是一具屍體。

“怎麼會這樣?”龍塵大吃一驚,趕忙去檢視墨唸的身體。

“據一個弟子稟報,他剛剛來到這裡,說了一句要見你,然後就昏死過去了。”白展堂道。

“好恐怖的屍魂詛咒,我的本源之力根本無法撼動,更不能引流。”半晌,白樂天緩緩收回手掌,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

讓眾人震驚的是,白樂天的手此時也已經漆黑如墨,竟然隱隱有乾枯的跡象。

“院長大人?”眾人大驚。

“我冇事”

白樂天搖搖頭,示意眾人不要緊張,他看著自己的手道:“這詛咒乃是屍魂詛咒,來自於亡靈的怨念,這怨念牢牢地集中在了這孩子身上,我想分流一部分,來檢視一下,卻冇能成功。”

就在說話間,白樂天的手上,黑氣繚繞,他的手逐漸恢複了原來的模樣,而那黑氣,又進入了墨念體內。

“屍魂詛咒?”

龍塵聽到這個名字,又見墨念這幅模樣,頓時一陣無語,不用想,也知道這傢夥乾了什麼勾當。

“想要祛除他身上的詛咒,恐怕隻有動用淩霄神劍的信仰之力了。”白樂天麵色凝重地道。

“院長大人萬萬不可,我們現在麵對梵天神圖的威脅,本來就自顧不暇,如果消耗了大量的氣運,那我們……”天雷長老急忙道。

信仰之力可不是開玩笑的,尤其在這個時候,一個弄不好,就要萬劫不複了。

“大家不用擔心,我有辦法。”龍塵檢查過了墨唸的身體後,整個人輕鬆了許多。

龍塵已經不是第一次麵對墨唸的屍魂詛咒了,當初墨念死氣纏身,就是他幫忙搞定的。

這個傢夥,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惹出了這麼恐怖的屍魂詛咒,估計這個傢夥覺得不妙,故而第一時間跑他這邊來求救。

龍塵仔細檢查過墨唸的身體,此時他的身體,已經完全被詛咒封印,外人根本無法探之他的靈魂波動。

不過這個傢夥,知道龍塵會救他,當龍塵的靈魂之力探入,立刻感受到了墨唸的靈魂之火。

雖然他的靈魂之火此刻極為微弱,不過還可以撐一段時間,短時間內不會有性命之憂。

“你有辦法?”白展堂等人一驚,白樂天都束手無策,龍塵竟然有辦法。

“嗯,我有經驗,雖然這一次棘手一些,不過花點時間和精力,依舊可以搞定。”龍塵笑道。

“這個傢夥到底什麼來頭?怎麼弄成這幅樣子?”白展堂忍不住問道。

“這傢夥是一個考古學者,那個,還是有時間再跟諸位解釋吧,救人如救火,我先救人再說。”

龍塵抱起墨念,跟眾人打了個招呼,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將墨念放好。

看著墨念黝黑鋥亮的臉,龍塵一陣無語:“你可真是夠勤奮的啊!”

不用說,這個傢夥一定是去地下“考古”,結果陰溝裡翻了船,惹上了一個恐怖傢夥,差點把命丟到。

所謂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新手怕老手,老手怕高手,高手怕失手,這一次墨念就失手了。

龍塵先餵給墨念一顆養魂丹,如果是一般丹藥,根本無法突破屍魂詛咒的封鎖,但是龍塵的丹藥,可是絕品寶丹,可以突破詛咒,將藥力送給墨唸的靈魂,起碼要先保證墨唸的靈魂之火不滅。

不過,那詛咒太過恐怖,就算是絕品寶丹,也有九成的藥效被阻擋在外,隻有一成勉強送了進去。

但是絕品寶丹一成的藥力,也是極為強大的,龍塵明顯地感覺到,墨唸的靈魂波動變得強烈了一些。

“嗡”

龍塵一隻手按在墨唸的胸口,墨念身上黑氣一瞬間變得狂暴起來,龍塵的耳中,響起了雷鳴一般的咆哮,震得他靈魂顫抖,腦袋如同針紮一般劇痛,全身骨頭一陣發寒,生命的本能,在催促他收手。

“好傢夥,你到底惹了什麼樣的存在啊。”龍塵一陣無語,不過,龍塵不能收手,否則墨念就真的要死了。

明知道,這一次可能要付出巨大的代價,龍塵還是咬著牙,任由那詛咒之力進入身體。

白樂天無法引流,但是龍塵可以,因為在墨念中了屍魂詛咒時,第一時間想到了龍塵,他知道,這個世界上,隻有龍塵能夠救他,所以,在身上留下了特殊印記。

隻有龍塵的力量,注入他的身體,纔會啟用那個印記,這樣一來,龍塵和墨唸的氣息會瞬間相連。

“轟”

一聲爆響,龍塵的衣衫爆碎,狂暴的力量,似乎要將龍塵的身體一瞬間撐爆。

“神環——現!”

“龍血戰身——開!”

“星海——現!”

“七星戰身——開!”

龍塵背後神環浮現,飛龍盤旋,星海遮天,無儘的紫氣流轉,星河在旋動,龍塵幾乎一瞬間將所有異象全部打開了。

可是即便如此,無儘的黑氣一瞬間塞滿了神環,飛龍也被染成了黑色,星海中的紫氣被黑氣侵蝕,無儘的星辰被黑氣纏繞。

與此同時,龍塵的全身也已經是漆黑一片,除了眼睛裡還有一點點白色,整個人都變得烏黑,甚至牙齒都是黑的。

“喂喂喂,你乾啥呢?你吸收這玩意兒乾啥?這不是啥好東西啊。”原本在龍塵靈魂空間裡休息的龍骨邪月,忽然被驚醒,嚇得從靈魂空間裡飛了出來。

不光是龍骨邪月,乾坤鼎也出來了,它們都不想被這東西沾染,乾坤鼎麵容嚴肅地道:

“龍塵,你這樣做很危險,如果清理不乾淨,你的靈血、靈根、靈骨都會被汙染。”

“我知道,可是我有啥辦法呢?”

龍塵咬牙切齒地道,他也知道危險,可是為了救墨念,他冇有任何選擇的餘地,這個傢夥太坑人了。

“呼”

忽然龍塵的大手從墨唸的胸膛離開,雙手合十,全身雷光湧動,龍塵大喝:

“雷靈兒,助我一臂之力。”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