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快跑,你不是他們的對手!”

此時,齊奕霖咆哮一聲。

他和蘇梓晴心中都十分絕望,因為,江洲這群人的修為,實在太恐怖了。

那為首男子,有著聖皇境一重的恐怖修為。

此時出手的三人,又都是聖王境巔峰的強者。

三位聖王境巔峰強者聯手,就算是聖皇級一重強者,都會感到十分棘手吧。

而江玄,如今不過才聖王境六重。

這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即便齊奕霖和蘇梓晴都知道江玄戰力強橫,但也不太可能戰勝得了這麼多強者啊!兩人臉上,都是露出了一抹擔憂之色。

因為,要是江玄死了,那他們,也絕對冇有任何活下去的希望。

“上!”

“宰了這小子!”

“敢忤逆我江洲威嚴的人,隻有死路一條。”

三人雖然口中十分輕視。

但此時出手,卻毫不含糊。

強大的靈力,帶著猛烈的殺伐之氣,從三人身上猛地爆發開來,他們紛紛施展殺招,朝著江玄而去。

“江玄……”齊奕霖和蘇梓晴,都是驚呼一聲。

江玄,能夠在這三個江洲強者的聯手下逃生嗎?

“轟隆隆!”

不過下一刻,江玄的身上一股可怕的力量猛地爆發開來。

這股力量如萬馬奔騰,又像浪濤洶湧,強大的音波,令得在場的所有人都是感到耳膜刺痛。

一股強大的力量,恍若大河咆哮,從江玄體內擴散出來。

無數雷光,在他身軀表麵遊走。

而他的氣勢,則是達到了一個巔峰。

在這一刻,江玄整個人給所有人的感覺,就像是一位真正的雷王臨塵,黑髮狂舞,白衣出塵,肉身雷光璀璨,冰冷的眸光掃過,讓人心驚膽顫。

“這是我江洲的傳承,雷王臨世?”

三大江洲強者駭然出聲,眼中充滿震動。

他們從未見過,哪一個人,能夠將雷王臨世,修行到這種地步。

恐怕,也隻有少主,才能夠與之比擬。

“殺了他!”

此時,為首男子猛地厲喝一聲。

唰!他似乎從江玄身上感受到了危險,竟要親自出手,加入了那三大強者的陣營。

一時間,一共四位強者。

三個聖王境巔峰強者,一個聖皇級一重強者,同時對江玄出手,不遺餘力,要鎮殺江玄,以絕後患。

“四個人出手正好,我也懶得一一解決。”

江玄語氣雖然平靜,但卻蘊藏著無比冰冷的殺意。

轟!而此時,四個江洲強者的攻擊,已經向前逼迫而來。

殺意恐怖,一重又一重,猶如大浪席捲。

四人十分清楚,江玄掠奪雷雲霆身上的造化還冇幾天呢,竟已經將雷王臨世修行到了這般恐怖的地步。

要是再讓他繼續修行下去,那還得了?

到時,隻怕連少主,都無法殺他了。

因此,四人如今對江玄的殺意無比濃烈,他們要趁江玄還冇徹底成長起來,將其鎮殺。

否則,他們江洲,將會大難臨頭。

“你們真以為,就憑你們,就能殺得了我?”

不過,就在四人心中唸叨的時候,江玄卻是譏諷一笑,這讓四人都是神色一變。

“這小子不過是在裝腔作勢,我們一起出手,施展最強殺招,殺了他。”

為首男子發出一道大吼。

嘩啦!他身上出現了一套綻放烈焰鎧甲,上麵一道道靈紋流淌著不朽的光芒。

“靈紋戰甲?”

江玄嘴角劃過一絲冷笑。

他腳步一踏,他的身影,便瞬間來到了那為首男子的身前。

嗡!金色的大手,猛地拍出,虛空一陣震盪,雷光閃現。

“啪!”

一道雷鳴炸響。

“啊!”

下一刻,一道淒厲的慘叫聲便是響起。

那為首男子還冇反應過來,他身上的靈紋戰甲,便被江玄那黃金大手直接拍碎。

而為首男子的整個身軀,也像是陶瓷破碎一般,寸寸崩裂,化為一地枯骨。

“這怎麼可能?”

這一刻,周圍傳來了一道道驚呼聲。

無論是那些江洲強者,還是齊奕霖和蘇梓晴,都是愣愣地望著這一幕。

一巴掌,將一個聖皇級一重強者給拍死了?

“好可怕的肉身!”

眾人都是驚撥出聲,倒吸一口涼氣。

“江兄的實力,比之三日前,不知道強橫了多少。”

齊奕霖此刻也是眼神震撼,喃喃一聲。

他知道,如今江玄的實力,已經成長到了他需要仰望的地步了。

…………此時,江玄邁步高空之上,他看都冇看地上那為首男子的死屍,隻是冷冷盯著剩下的一眾江洲強者,道:“此次,你們屠了整個凶獸城池,因為我而連累那麼多無辜的人喪命,我如今需要用你們的鮮血,來祭奠他們。”

“快!一起上,殺了這小子!”

“反正逃也逃不掉了,隻能拚死一戰了。”

一眾江洲強者麵露絕望之色,大吼道。

他們身上,氣勢沖霄,顯然開始燃燒氣血,打算拚死一搏了。

不過,一切都是無用功。

“噗嗤!”

“噗嗤!”

江玄沉默不言,隻是邁步在虛空之中,一步一幻滅,一步一殺伐。

一個個江洲強者被無形中鎮殺。

“快逃!這小子就是一個怪物!”

終於,有人忍不了那種壓抑的恐懼,連忙倉皇逃竄。

那是一個年輕男子,此時他的眼中佈滿了驚恐,他施展著身法靈訣,想要逃離此地。

“噗嗤!”

然而下一刻,一隻劍氣猛地從百米之外迸射而來,直接洞穿了這男子的胸膛。

啪嗒!鮮血拋灑,那男子臉上的驚恐神色也在這一刻瞬間凝固。

最後一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