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拍賣繼續進行,在持續了一個時辰後,拍賣之人,終於輪到了江玄。

江玄手中拿著三個玉盒。

每一個玉盒之中,都裝著一枚珍貴的丹藥,都是他這一路來煉製出來的一階聖丹。

對於江玄來說,這些丹藥,對他的作用並不大。

但他十分缺元晶石和丹魂石。

因此,江玄抽空煉製出了三枚丹藥,準備用來拍賣。

正好,趕上了這一次的風雷城地下交易所拍賣。

而就在這江玄剛剛上場時,遠處席位的洛千俞微微睜開了雙眼,他看向底下江玄的身影,本是平靜無波的眼神,猛地一變,隨即浮現了一抹冷冽的笑意。

“我手中的三個玉盒,每一個玉盒之中,都裝載著一枚一階聖丹。”

江玄開口說道。

嘩!話落的瞬間,在場的不少人都是眼神猛地一亮。

一階聖丹?

即便隻是聖丹中最低級的丹藥,但也是無比珍貴啊!一時間,不少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江玄的身上,或者說,集中在他手中的玉盒之上。

第一個玉盒中的丹藥,叫做‘聖王丹’,對聖王境的武者,有著巨大的作用,隻是片刻,便是以二十萬元晶石的高價,被一個年輕天驕拍去。

第二個玉盒中的丹藥,叫做‘壽元丹’,能夠增加聖王境之下武者五十年的壽元。

這種丹藥,雖然在場的所有年輕天驕用不到,但他們背後,可是有家族中人,冇有踏入聖王境。

因此,不到片刻的時候,第二枚‘壽元丹’,也是以十萬元晶石的高價,被一個年輕女子拍賣了去。

一瞬間,江玄便是獲得了三十萬元晶石。

他心中大喜,顯然他也冇想到,這一次拍賣丹藥,竟然如此順利,竟然這麼快就掙到了三十萬元晶石。

緊接著,江玄便打開第三個玉盒。

第三個玉盒之中,裝載著一枚有著淡淡水波紋的丹藥,上麵印刻著密密麻麻的丹紋,看上去無比的神秘。

“此丹,叫做‘水元丹’,其中蘊藏著水屬性本源力量,水屬性意境在二重之下的朋友,要是將其吞服,可有助於水屬性力量意境的參悟。”

江玄笑了笑,開口說道。

這枚水元丹,正是江玄催動自己參悟的二重之境的水屬性力量,釋放水屬性之氣,煉製出來的水元丹。

隻要水屬性力量意境不在他之上的武者,吞服下這水元丹,對於水屬性力量意境的領悟,都有著巨大的作用。

眾所周知,武者踏入聖王境之後,除了武道修為和功法靈訣,最為重要的,就是開始參悟天地大道中的屬性力量意境。

隻有將一種或多種屬性意境,參悟到極致,才能夠成就不朽道玄境強者稱號。

因此,此時這枚水元丹,頓時讓場上的氣氛,變得火爆了起來。

畢竟,在場的眾多天驕,對於意境的領悟,都不及江玄。

“這枚水元丹,竟然能夠幫助參悟水屬性力量,倒有點意思。”

忽然,一道帶著笑意的男子聲音,從一處席位上響起,傳遍全場。

眾人連忙望去,隨即神色便是一變。

“是相州的古劍,地階聖皇二重的強大存在。”

“冇想到是他,此人十分霸道,我不信他真願意以正常手段,拍賣下那水元丹。”

“這白衣小子怕是要倒黴了。”

……一時間,場上不少人都是議論紛紛。

“古劍?”

江玄也是望過去,他看到了一個黑衣如墨的年輕男子,正淡淡的笑著看著他。

但那帶著淡淡笑意的麵孔,江玄卻能夠感到一股不可一世的傲意。

江玄麵無表情,淡淡地道:“起拍價五萬元晶石或者三萬丹魂石……”“一萬。”

古劍開口了,打斷了江玄的話語。

他神色帶著一份慵懶,靠在那高高在上的座椅上,居高臨下地看著江玄,笑著道:“我隻給你一萬元晶石,將那水元丹交給我,以後你要是在這風雷城遇到什麼麻煩事,報上我的名號,我可保你無事。”

古劍的話語,雖然帶著幾分淡淡的笑意,平靜無波,但其中,卻充滿著一股不可忤逆的霸道。

彷彿,江玄要是不將那水元丹以一萬元晶石的低價賤賣給他,他就要出手,將江玄手中的水元丹直接搶過去。

此時,地下交易所中的不少人,都眼神看向江玄,眼中帶著一份憐憫。

不少人都認為,江玄會屈服。

畢竟,他纔不過聖王境七重的武道修為,而古劍,可是相州這麼一個大州的頂級天驕,有著地階聖皇二重的強大修為。

但下一刻,讓眾人目瞪口呆的是,江玄像是根本冇有聽到古劍的話語,他的眼神依舊淡然無波,環顧一週,道:“五萬元晶石起拍價,價高者得之。”

“咯咯咯,看來在這風雷城中,也有人不懼古劍你的威嚴啊。”

忽然,一道銀鈴般的女子聲音響起。

在古劍不遠處的一個席位上,一身藍衣的絕美女子站起身來,笑看著古劍,其中帶著幾分戲謔。

“是夢州的夢千凝!”

“如此美麗的女子,竟是一位大州的頂級天驕,地階聖皇二重的強大存在,簡直是當之無愧的天之驕女啊。”

“夢千凝不僅有著絕世容顏,還有著此等恐怖的武道修為,絕對是所有人心中的夢中情人啊。”

……眾人見此,頓時議論紛紛。

整個地下交易所,所有年輕天驕看著夢千凝,眼神露出一抹仰慕之色。

至於其他女子,見到夢千凝的那一刻,都是感到有些自慚形愧。

她們,連這夢千凝的一角衣衫都比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