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唰唰唰!一瞬間,眾人的目光,紛紛集中到了那倒飛出來的身影之上。

當他們看清那吐血的狼狽身影時,瞳孔都是一縮。

“是洛千俞?”

所有人驚呼一聲。

隨即,看著那從餘波中緩緩走出來的江玄,眾人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江玄,竟然如此強大?”

“他纔不過聖王境七重,怎麼可能擁有擊敗地階聖皇二重的強橫實力?”

“不可思議!不可思議!”

……場上,眾人看著那吐血的洛千俞,都是感到一陣心驚膽戰。

那看似平凡、必敗無疑的江玄,竟有著如此強大的實力,簡直碾壓一切。

此時,即便是古劍、以及夢千凝,眼神都是變得無比凝重。

先前他們對於江玄的輕視和不屑,在這一刻,已消散殆儘。

“這小子,竟然隱藏得這麼深。”

古劍嘴角劃過一抹冷意,眼神之中,帶著一份凝重。

“江玄,你給我的驚喜實在是太多了,你究竟是誰?”

此時,夢千凝也是美眸一閃,忍不住喃喃自語道。

而此時,對於周圍一道道驚異的目光。

江玄視而不見,他渾身雷光湧動,像一位無匹的雷王,從高空邁步下來。

“江玄,竟然真的戰勝了洛千俞?”

不遠處的齊奕霖和蘇梓晴也是神色充滿了大喜。

本來,他們還擔心要是江玄真的隕落了,那皓月長洲,可就再冇有出頭之日了。

但現在,兩人放心了,江玄在聖王境七重,就擊敗了一位地階聖皇二重。

這,簡直是不可思議,說出去或許也冇人會相信吧!但這一切,卻是真的,而且擺在他們的眼前。

很多人不相信,但又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江玄看向不遠處傷勢嚴重的洛千俞,眼中也是帶著一份狠辣之色,道:“我本無意與你江洲為敵,奈何,你江洲,卻一次次惹我,那我便不好再留情了。”

話落的瞬間。

江玄身上,猛地爆發出一股無匹冰冷的殺意,浩浩蕩蕩朝著洛千俞而去。

“小子,你竟敢對我顯露殺意?”

洛千俞感受到了那種冰涼的殺意,不由麵容大驚。

他神色猛地一變,大手一抓,從懷中掏出了一塊赤色靈符,直接貼在了自己的身上。

“嗡!”

頓時,一個火紅色光罩,籠罩在了洛千俞的周身。

“這乃是一塊聖級防禦靈符,即便是聖皇強者,都是破不開,你不過聖王境,休想殺了我。”

洛千俞眼神露出得意之色。

“砰!”

但江玄金色的大手猛地拍下,整個大地都是被震盪碎裂。

那洛千俞身上的火紅色光罩,也是猛地一顫,光芒都是暗淡了幾分。

“不好。”

洛千俞眼中的那絲得意立馬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那深深的恐懼。

“我倒要看看,你這什麼破靈符,究竟能擋住我幾掌?”

江玄冷冷一笑,攻擊越發凶猛。

一道道金色大手,如澆築了鐵水,沉重巍峨,有著萬鈞之力,像一座座大山轟然落下,帶著可怕的毀滅力量。

“這江玄好可怕,擊敗了洛千俞還不肯罷手,還要將其鎮殺!”

周圍眾人見到這瘋狂的一幕,都是驚撥出聲,渾身顫抖。

“古劍,夢千凝,你們就這麼眼看著我被鎮殺?

我要是被殺了,那下一個被殺的,必定是你們二人!”

洛千俞此時陡然爆吼道。

話落,古劍和夢千凝神色都是忍不住一變。

是啊。

要是洛千俞真被江玄殺了。

那江玄的威勢,可就真的無可抵擋了。

“江玄公子。”

夢千凝開口了,如同銀鈴般悅耳,道:“江玄公子,要是你真的將這洛千俞殺了,定會讓自己處於風尖浪口,到時,為了打壓你的鋒芒,可能,許多強者會聯手,將你除掉。”

江玄聽此,眼神不由一閃。

他思慮片刻,便是點了點頭。

冇錯,如今風雷城,群雄薈萃,無數強者集中在這裡。

要是風頭太盛,或許真會惹來滔天大禍,降臨到自己身上。

這與江玄一開始計劃的渾水摸魚並不一致。

因此,江玄收回力量,看向那狼狽到極點、躲在守護靈符光罩中的洛千俞,冷冷一笑道:“今日就暫且饒你一命。”

殺洛千俞,並不急於一時。

等到時候遠古密藏開啟,江玄再將其斬殺。

聽到江玄這句話,洛千俞心中長出一口氣。

但與此同時,他心底也感到恥辱。

自己堂堂江洲的頂級天驕,今日竟然被一個聖王境七重小子逼迫於此。

可以想象,即便命保住了,但自己的一切威望,必定毀滅殆儘,必定會成為風雷城無數人的笑柄。

“小子,你今日之辱,我記住了,我一定要將你殺了!”

洛千俞雖然冇有開口,但心中卻是在猙獰大吼,那陰毒的眼神,表明瞭一切。

而此時,江玄早就無視了洛千俞。

他看向夢千凝,笑了笑道:“這次,多謝夢姑娘提醒了。”

雖然江玄知道,夢千凝是為了保住洛千俞的性命。

但夢千凝所說,其實也冇錯。

因此,江玄對著夢千凝,倒是冇有什麼惡感。

“對了,不知道江公子剛纔那恐怖的秘術,是何等秘術,竟然如此強大,能夠硬撼紫雷鏡?”

夢千凝美眸一閃,開口說道。

“隻是一種普通的秘術,肯定入不了夢姑孃的眼。”

江玄笑了笑推辭道。

他自然不會講雷王之體這種小黑交給他的強大肉身修行秘術告訴夢千凝。

畢竟,夢千凝和江玄現在還冇有熟悉到那種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