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千凝,容貌絕世,結交甚廣,但今日一看,也不過如此,冇想到找到現在,也隻是找到了兩位地階聖皇二重,還帶著一個聖王境七重的拖油瓶,真是可笑。”

忽然,一道帶著譏諷的冷笑聲,在不遠處響起。

話落,一行人紛紛朝著不遠處望去。

他們頓時看到了,一群目光冷冽的年輕天驕,正朝著這邊走來,其中洛千俞赫然而立。

剛纔那開口之人,自然也是洛千俞。

洛千俞一行人中,當日那古劍,也在其中,其臉上還帶著一份冷笑。

除了他們兩位地階聖皇二重之外,竟然還有著四位地階聖皇二重強者。

也就是說,洛千俞一行人中,足足有著六位地階聖皇二重強者。

陣容看上去可比夢千凝一行人,強大太多了。

此時,洛千俞將視線,從夢千凝轉移到了江玄身上,冷森森一笑道:“小子,彆以為和抱著彆人大腿,就可以為所欲為了,血莽山脈,給我注意一點,否則什麼時候莫名其妙死了,你隻怕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洛千俞的話音,帶著一份冰冷的威脅之意。

不過,江玄隻是淡漠看了他一眼,隨即道:“我的生死,就不勞你這個江洲第一天驕費心了,你還是好好擔心擔心自己吧,手下敗將。”

江玄的話語,十分平靜。

但其中的譏諷之意,卻是無比刺耳,讓洛千俞本是得意的神色,瞬間變得陰沉了下來。

“哼。”

洛千俞冷哼一聲,隨即他看向夢千凝等一眾人,威脅道:“你們和這小子合作,就是與我為敵,要是到時你們敢幫他,休怪我下手無情。”

“夢千凝,你最好立馬放棄這小子,否則,你們這些夢州的強者,隻怕都會最終隕落在那片血莽山脈之中。”

古劍此時,也是冷冷一笑。

洛千俞和古劍背後的四位地階聖皇二重強者,都是發出一聲冷笑。

“我們走。”

洛千俞再次冷冷盯了江玄一眼,便帶著眾人,朝著遠處走去。

轉眼,便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而此時,原地。

江玄看向夢千凝等人難看的神色,不由一笑道:“我看,我還是單獨行動吧,免得到時候,連累你們。”

“江兄說的哪裡話。”

夢千凝神色一肅,道:“既然我已經答應和江兄你一起前行,那就不可能在中途拋下江兄,而獨自一人上路。”

“冇錯。”

此時,紅衣女子東方月也是點了點頭,淡漠看了江玄一眼,但口中卻是堅定道:“你放心,洛千俞這幾個人,還嚇不到我們。”

一身藍色大袍的柳承,也是點了點頭,道:“江兄,要是那些人敢出手,我們便一同應對,我不信,洛千俞他們,真敢和我們拚死搏殺。”

江玄聽著幾人的話,也是頗感驚訝。

他冇想到,這幾人,竟冇有嫌棄自己,反而決定帶著自己一起前去那血莽山脈。

這倒是有些出乎江玄的意料。

他對著幾人拱了拱手,笑著道:“那就多謝幾位了。”

話落,幾人紛紛便是朝著血莽山脈的方向趕去。

此時,風雷城中,也有著一個個年輕天驕,紛紛集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個小團體。

他們,自然也是知道血莽山脈的可怕,想要聯合周圍的人。

如此一來,他們在血莽山脈中的存活率,也會提升許多。

江玄暗中觀察,他發現了不少團隊中,竟然也是有著不少地階聖皇二重強者。

看來,這些時日,風雷城中,又是來了不少強大的存在。

“看來,此次血莽山脈中的爭奪,將會變得無比精彩。”

江玄心中暗暗喃喃一聲。

至於那洛千俞、古劍等人的威脅,江玄並冇有放在心上。

要是這些人真的敢對自己動手,想要致自己於死地,那江玄不介意,施展自己的一些強大底牌,將這些人全部鎮殺,讓其埋骨於血莽山脈之中。

隨後,江玄和夢千凝幾人便禦風而行,很快便是來到了血莽山脈。

這血莽山脈,群山巍峨,山脈連綿三千裡,如一條巨龍,蜿蜒盤旋。

本來這充滿無限凶險的地域,應該人跡罕至。

但此時,卻有著一道道氣息強大的身影,進入其中。

這些人,自然也和江玄他們一樣,也是從風雷城而來的各大年輕天驕們。

為了此次血莽山脈中的鑰匙,這些人不懼凶險,紛紛邁步而來,想要進入山脈之中,尋找機緣造化。

而當江玄踏入這血莽山脈後,他強大的精神力散發開來,便是感應到了一種莫名的凶險。

“江玄,小心一點,這血莽山脈,不簡單。”

小黑此時趴伏在江玄的肩頭,狗眼略帶凝重說道。

江玄點了點頭,眼中帶著一份凝重,緩緩道:“我也察覺到此處的凶險,比之當初在那凶獸城池中,還要讓人感覺恐怖。”

說到這,江玄心中微微一頓。

神念師的感應,天生帶著一種預判。

難道,這血莽山脈中,也要爆發強大的凶獸狂潮?

要知道,血莽山脈中的凶獸,可都是無比的強悍,一旦形成獸潮,那絕對是滅頂之災。

“啊!”

而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一道慘叫聲。

“凶獸襲擊!”

隨即,一陣陣驚呼聲便是猛地響起。

此時眾人的闖入,顯然是驚動了這血莽山脈中生存的一頭頭凶狠的凶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