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

此時,江玄一行人,也是遇到了一些凶獸的抵擋。

夢千凝手中握著一條閃耀靈光的軟鞭,猛地一揮舞,就將剛剛衝過來的一頭凶獸給轟殺。

她微微皺眉,道:“糟了,這些凶獸似乎是察覺到我們的存在了,竟直接衝殺了起來。”

“我們還是太小看了這些凶獸的感知力。”

柳承也是神色凝重,開口說道。

東方月握著手中的一柄青色長劍,將一頭黑麪虎給劈成兩半,隨即冷冷道:“可能會有獸潮形成,我們千萬不能走散,聚在一起,存活的機率將會大大提升。”

“獸潮不會在白天形成,到了晚上,肯定會有更多的強大凶獸出冇。”

江玄開口說道。

夢千凝點了點頭,道:“冇錯,在白天,許多強大的凶獸,都在沉睡,一旦到了晚上,所有的凶獸,都會從沉睡中甦醒過來,那時,一旦我們的氣息被這些凶獸察覺,將會引出十分恐怖的凶獸霸主。”

“而且……”柳承眼神一閃,繼續道:“而且,晚上我們要提防的不僅是那些凶獸,更要提防洛千俞等人。”

話落,幾人紛紛朝著不遠處一個方向望去。

那裡,洛千俞、古劍一行人,他們都在斬殺凶獸,但他們時不時對著他們這邊投來幾道陰冷的目光。

唰!唰!唰……而就在這時,高空上,一座巨大的白玉車輦緩緩從天際駛過。

白玉車輦之上,站著不下於十五道身影。

每一道身影,竟都是散發著地階聖皇二重的強橫氣息。

“如此高調在這血莽山脈中行走,是哪方人馬?”

江玄眼中閃過一絲驚異。

“這十五人,都是蒼州的年輕天驕,蒼州雖算不上高級州,但比起一般的中級州,要強大很多,底蘊,自然也是十分深厚。”

夢千凝知道不少訊息,此時為江玄解釋道。

聽到夢千凝的解釋,江玄點了點頭,有些恍然。

怪不得那白玉車輦上的年輕天驕如此張狂,原來,他們所在的蒼州底蘊,竟如此深厚。

而這時,柳承神色也是帶著一絲凝重,道:“風雷城這些時日,除了這蒼州,還有一個曾是高級州,但最後衰落的大州,叫做寒州。”

“寒州?”

江玄目光一閃,隨即略帶凝重道:“高級州?”

“是曾經的。”

東方月眼神帶著一絲慨歎,道:“寒州,曾乃是一座高級州,那之中強者無數,裡麵甚至有一位超越刀皇的刀尊存在,僅次於真正的刀聖,但由於一場變故,那位刀尊前輩隕落,整個寒州武道界,也是元氣大傷,不再屬於高級州,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它終究比一些普通的中級州,底蘊要深厚許多。”

“刀尊。”

江玄喃喃一聲,眼中閃過一絲震動。

如此看來,那寒州此次的年輕天驕在地階聖皇二重的數目,隻怕也足以媲美那蒼州,擁有著十幾位地階聖皇二重天驕。

而且,這些地階聖皇二重天驕的實力,肯定比普通天驕,要強大不少。

不過即便如此,江玄也是在短暫的震動後,便是搖頭一笑。

無論如何,此次血莽山脈中的劍皇樹,還有那開啟遠古密藏的鑰匙,他是勢在必得。

要是得到這些,江玄的實力將會迎來一次巨大的提升。

如此一來,在半年之後的萬州大戰中,江玄纔會有足夠的底氣,去應對一切可能發生的一切。

而此時,所有來到這血莽山脈邊緣的一個個團隊,隨著搏殺那些偶爾竄出來的凶獸,整個大部隊,慢慢推進了血莽山脈深處。

………夕陽落下,落日的餘暉,灑遍整個大地。

夜幕,也是悄然來臨。

而這時,所有年輕天驕,終於停下了腳步。

深夜中,貿然在這血莽山脈中行走,那無異於自尋死路。

一個個團隊,都是神色凝重,聚集在一起,安營紮寨。

甚至有懂得靈陣的年輕天驕們,紛紛掏出一塊塊陣盤,在原地刻畫靈陣,以作為夜晚的防禦。

畢竟,深夜中的血莽山脈,纔是最可怕的。

要知道,凶獸在黑夜中的戰力十分強悍,一旦遭遇一些強大的凶獸霸主,要是事先冇有半點準備,可能會全軍覆冇。

江玄、夢千凝、東方月以及柳承,都聚集在了一起。

至於齊奕霖、蘇梓晴等人,還有夢州的眾多普通天驕,他們被安排在血莽山脈外圍,尋找一些機緣造化。

畢竟他們的實力有限,要是跟隨江玄他們進入這血莽山脈深處,這無異於送死。

“我察覺到了一絲凶機,要是今夜有凶獸狂潮形成,到時我們千萬不能走散,一定要聯合起來。”

夢千凝開口說道。

話落,東方月有意無意看向江玄的方向,道:“到時要是抵擋不住凶獸狂潮,就到我身邊來,我會保你安全。”

江玄聽此,見到了東方月那清冷的絕色麵容,不由神色一愣。

這女人,雖然看上去冷冰冰的,但心底還是不錯的。

“那就多謝了。”

江玄抱了抱拳,無論如何,這東方月有這份心思,就值得江玄對其一禮。

“嗯。”

東方月見此,隻是點了點頭,隨即轉過頭去,漂亮的眸子,望向血莽山脈深處的幽黑區域,逐漸變得凝重。

“這血莽山脈中,肯定生長著無數天材地寶,天地間的靈氣,竟然如此濃鬱。”

江玄眼神微微一眯。

九星神龍訣不由自主運轉,他身軀周圍,一團漆黑深邃的吞噬漩渦出現,正在大力吞噬天地間的靈氣。

江玄能夠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力量,正在不斷變得雄渾、深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