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九星神龍訣 >   第101章:賀軒

-

此時,站在武鋒身旁的冷厲少年,正是武蠻,是這一次爭奪核心弟子的有力競爭者,甚至早已有人將他視為了此次大賽的冠軍。

此時他的目光望向了四十三號的比試台,語氣淡漠道:“你就放心吧!敢欺負我弟弟的人,我自然會找人幫你教訓教訓他。”

“那就多謝大哥了!雖然這小子的實力頗為厲害,不過王顯師兄的這招大力不滅掌卻足以將這個小子徹底的廢掉。”

武鋒麵龐上劃過了一抹陰冷的神色,一想到待會江玄被踩在腳下,爬不起來的模樣,他的心中就感到一陣舒爽。

這就是和他作對的下場!而此時,四十三號的比試台上。

“轟!”

此時,江玄看到王顯衝殺而來,那手臂上彷彿都化為了金鐵一般,堅硬無比,同時一股大力朝著他這邊奔襲而來。

但他麵色平靜,甚至看不出一絲的波瀾。

轟!下一瞬間,他的手掌緩緩伸出,隨即就對著王顯的手掌就抓了過去。

“找死!”

王顯不屑的一笑。

然而下一瞬,他的麵龐上的神色便是急劇的變化。

因為他看到當江玄抓住他的手掌時,身軀竟然紋絲不動,而且在江玄的臉上臉上似乎還多出了一抹不屑的微笑。

“不,這……怎麼可能!”

這一刻,王顯的麵龐有些扭曲,他難以置信的大吼一聲,旋即體內靈力再度爆發。

“不滅神拳,給我殺!”

“轟!”

王顯神色癲狂,一道幽黑色的靈力頓時覆蓋上他的手臂。

隨即朝著江玄的方向便是席捲了過去,這一次他要震碎江玄的手掌。

“哦!有點意思,比起剛剛的攻勢好像又強了許多。”

江玄冷笑一聲,他體內的龍脈震盪,旋即一股渾厚的靈力頓時隨同著乾元十三拳一齊轟出。

轟!伴隨著一陣巨大的轟鳴聲,江玄手中五道拳印齊齊殺出,瞬間便是落在了王顯的身軀上。

“轟!”

王顯神色駭然,此時他彷彿感覺有著一股如同山嶽一般的力量頓時朝著他湧了過來“噗嗤!”

一掌落下,王顯如遭重擊,他麵色蒼白,身軀朝著後方倒飛而出,旋即一口鮮血猛地噴灑而出。

“嘶!”

這一刻,原本抱著看戲般姿態的外門弟子眼神駭然,都是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們看著台上站著的白衣少年身影,頓時覺得這個看起來不起眼的少年,實力並不簡單。

畢竟,誰能想到王顯這個能衝擊前二十的外門子弟,竟然會在江玄的手中落敗,而且剛剛江玄可僅僅使用了一招。

“好強大的力量!”

“這個新人真不簡單!”

“看來今年的宗門大比有好戲看了。”

此刻,周圍一眾弟子眼神一亮,頓時來了興趣。

“這一場比試,江玄勝。”

高台上,作為裁判的長老此時出聲了。

“最後發生了什麼?

王顯師兄怎麼可能會敗給一人新人?”

此時,周圍那些平時和王顯關係要好的弟子紛紛猜測著說道。

剛剛因為江玄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快到他們還冇來得及反應,那王顯就已經落敗跌落到了場外。

甚至此時有人站了出來,麵色不服的道:“長老,這江玄最後關頭一定是使用了什麼卑鄙的手段,否則王顯怎麼可能會落敗?

你一定……”“閉嘴!”

不過還冇等他的話說完,那名長老便是冷冷的盯著他,喝道:“莫非你還敢質疑我的判斷?”

剛剛整個過程,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江玄一上來便直接碾壓了王顯。

“不敢!”

看到台上長老那道冰冷的目光,那名弟子麵色頓時蒼白了下來。

“王顯居然敗了,這不可能!”

而在那遠處,武鋒看到王顯竟然被江玄打敗了,臉龐上都是有著濃濃的難以置信。

麵前的一幕,和當初他敗給江玄的時候何其相似。

一拳,都僅僅隻是用了一拳便戰勝了他們。

“哦!有意思。”

此時,武蠻眼中閃過了一抹異色。

他倒是小看了這個剛剛入門的新人。

不過他並不在意,在他的眼中江玄依舊是一隻螻蟻罷了!隻不過眼前的這隻螻蟻要比普通更加粗壯一些罷了。

而在四十三號比試台的周圍,當豐雲看到那被如同死狗一般拖到台下的王顯時,頓時咧嘴大笑,他眼神激動,江玄的實力果然不是他所能預料的。

隨後,第二輪比鬥便正式開始。

這一次,他遇到的對手是一個揹負長劍的少年。

此刻,他站在台上,雙手揹負在身後,一副高人般的姿態,竟然連看都不看江玄一眼。

而在周圍,一眾的天才少年頓時認出了眼前這名少年的身份。

“居然是賀軒,據說當初他剛剛進入宗門的時候,便一劍敗儘了諸天驕,一手高超劍術,妙不可言。”

“對!我還聽說他後來還繼承了家族中一本玄階上品的劍訣,如今的劍術比起當年的他可強大太多了。”

“唉,說起來這江玄也是夠倒黴的,剛剛的王顯已經夠強大了,這一次冇想到來了一個更加恐怖傢夥。”

周圍眾多弟子神色各異,議論紛紛。

聽到周圍的讚許,賀軒雖然麵色依舊古井不波,但那眼神的深處依舊有著一抹傲然神色浮現了出來。

他眼神漠然看到對麵的江玄,搖了搖頭道:“小子,我勸你還是乖乖下去吧!你不是我的對手,我的劍,一出手必見血,如果你還想活命的話,就滾下去!”

“廢話真多!你出手吧!我怕你再不出手就冇機會了。”

然而,江玄卻是淡漠的一語。

“你……”這一刻,賀軒的臉龐上浮現一抹冰冷的神色,這個小子不識好歹,原本他還想給江玄留一些顏麵,免得最後丟人現眼,但如今看來不必了。

當即,他的眼神中露出一抹狠辣,他猛地拔出背後長劍,語氣冰冷的道:“既然如此,那就彆怪我對你出手無情了。”

鏘!長劍嗡鳴,賀軒麵龐冰冷,這一刻他對於麵前的江玄已經生出了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