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哼,這小子不過是運氣好罷了,遇到了兩頭弱小的凶獸,聖王境八重的修為,能厲害到哪去?”

不遠處的某處,洛千俞見到這一幕,冷哼一聲,眼中閃過一絲濃濃的嫉妒。

“他身上看來有一套無比強大的煉體功法或秘術。”

洛千俞身旁,古劍陰冷一笑。

不過那笑容中,卻蘊藏著一絲貪婪和陰狠。

洛千俞沉吟片刻,隨即看向身旁的古劍,道:“不知古兄,有什麼辦法,能置那小子於死地,要知道,此時獸潮正是爆發危機時刻,這可是除掉那小子的最好時機。”

古劍聽此,眉頭微微一挑,隨即嘴角露出一絲陰冷的笑意,不急不慢道:“我早年修行過一種秘術,能夠驅使一些凶獸,我要是自損一些修為,說不定能夠引得十幾頭地階聖皇二重的凶獸,前去圍攻那江玄。”

“古兄竟會此等秘術,這真是太好了!”

洛千俞眼神一亮,隨即便是急切道:“要是古兄願意自損一些修為,將這小子給除掉,在下不僅願意將那小子身上所藏的煉體秘術交給古兄,甚至可以答應,讓古兄描摹下我江洲的絕學‘雷王臨世’,給古兄參閱,這對於參悟天地大道中的雷屬性力量,可是有著巨大的功效。”

“洛兄此話當真?”

古劍陡然神色一動。

洛千俞點了點頭,道:“當然。”

“成交。”

古劍眼神之中閃爍著貪婪和狠毒之色,陰沉一笑道:“一切就交給我吧,待會等十幾頭凶獸將那小子撕碎後,洛兄就等著看好戲吧。”

話落的瞬間,古劍口中唸唸有詞,不知施展了什麼秘術,他麵色頓時從紅潤變得蒼白。

“吼!”

而就在這一瞬,古劍一行人周圍的十幾頭地階聖皇二重凶獸,竟然都是發瘋似的,雙目充滿了血液,瘋狂朝著江玄一行人的方向邁步而去。

要知道,這可是十幾頭地階聖皇二重凶獸,此時一起行走大地,自然動靜巨大,一瞬間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目光。

“這些凶獸怎麼了?”

“好像是發瘋了,像是中了某種秘術一般。”

“他們好像朝著那江玄衝去,真是奇了怪了,隻是這下江玄隻怕要斃命了。”

……眾人都是神色大變,紛紛避開來。

“古劍,此時乃是我們萬眾一心,一起抵禦獸潮的時候,你竟敢暗中對我們使絆子,該死!”

此時,夢千凝立馬發現了不對勁,頓時嬌喝一聲道。

柳承和東方月,神色也是猛地一沉。

“洛千俞,古劍,你真敢對我們出手?”

柳承發出驚怒的聲音。

古劍冷冷一笑,道:“我和洛兄早就警告過你們,不要和那小子在一起,可你們不聽,現在也隻能和那小子一起陪葬了。”

此時,洛千俞已經認為自己吃定了江玄,他猙獰一笑,道:“江玄小子,你不是很強大嗎?

那我就再送給你十幾頭地階聖皇二重凶獸,看看你怎麼殺!”

此時,和江玄、夢千凝、東方月、柳承等站在一起的不少年輕天驕,都冇來得及逃走,被那十幾頭強大的地階聖皇二重凶獸給團團圍住了。

所有人都是眼露絕望之色。

這可真是無妄之災。

一時間,所有人都把眼神落在了江玄身上。

因為,此時他們也隻有把希望,寄托在了這位屢屢創造奇蹟的青年身上了。

而此時,江玄也是看向洛千俞和古劍等人,眼神中著一份森寒的冷意。

這幾人,果真對自己的殺意不減。

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要致自己於死地。

“夢千凝,東方月還有柳承兄,你們三人在此繼續堅守陣地,這十幾頭凶獸,我會處理掉。”

江玄快速說道。

隨即,他轉身邁步,朝著遠處飛射而去。

那十幾頭凶獸的目標,自然都是江玄。

因此,此時江玄朝著遠處爆射而去,那十幾頭強大的凶獸,也是跟著江玄朝著遠處飛竄而去。

而這一幕,則是讓在場的眾人目光狠狠地一震。

江玄,竟然孤身一人,將所有人的凶獸,都引開了?

“此等氣魄,要是不死,日後必成大器!”

周圍人群中,有不少人都是暗暗驚呼道。

此時,原地的夢千凝、東方月和柳承,都是身軀狠狠一顫。

江玄,竟然要一人獨對十幾頭恐怖無比的地階聖皇二重凶獸?

“江兄,你要是隕落,我們回到各大州後,必定會發兵江洲和相州,為你討回公道!”

夢千凝等人紛紛不甘地吼道。

在場的不少人看著江玄和十幾頭凶獸消失的背影,都是忍不住搖了搖頭。

他們很清楚,被十幾頭這種強大凶獸圍殺,即便江玄的戰力再強,掀開都隻能隕落,埋骨在這片血莽山脈之中。

“可惜了一位潛能無限的青年。”

不少人都是感歎一聲。

“哈哈哈,還真是狂的可以,竟妄想一人抵抗十幾頭凶獸。”

洛千俞冷厲一笑,他看向夢千凝等人,淡漠道:“你們放心,不到半個時辰,江玄的屍體,隻怕想找都找不到了。”

古劍見到江玄消失的背影,也是冷冷一笑,道:“倒真是情深義重啊!不過,要怪也隻能怪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洛千俞也是將視線投向江玄消失的方向,眼神露出一絲火熱,喃喃一聲:“等到那十幾頭凶獸將你的身軀撕碎,你身上的所有機緣造化,就都是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