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斷崖前,氣氛顯得有些沉悶與壓抑。

青袍男子邁步在斷崖邊緣,將所有風雷城天驕擋住了去路。

一股股強大無匹的強者威壓,從他身上散發開來,像是大浪般,席捲這一片整個斷崖區域。

這是一位踏入地階聖皇六重的強大天驕,位處頂尖之列。

真正是能夠一人,威懾萬千普通天驕的強大存在。

“閣下究竟是誰,我們風雷城這麼多天驕,冒死來此,損失了多少兄弟,結果你卻是讓我們全部返回,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

梁卓君眼中湧動著一種怒意,開口說道。

梁卓君和葉羨羽作為風雷城中最強大的兩位天驕,此時自然是為整個風雷城所有天驕出頭。

因為除了他們兩人,誰也無法和一位真正的地階聖皇六重強者對抗。

兩人雖然都是地階聖皇二重,但卻都是即將突破地階聖皇三重。

論戰力,他們要是聯合起來,說不定能夠和那青袍男子抗衡一二。

此時,葉羨羽也是放下了往日的矛盾,站在了梁卓君的身旁,釋放氣勢,一起對抗那青袍男子。

“不得不說,你們兩人的膽子很大啊,竟然敢與我作對。”

青袍男子淡淡地道,隨即繼續道:“你們二人即便聯合起來,都不是我的對手,我看你們還是趕緊離開,免得被我傷了性命。”

“我們聯合起來,確實不是你的對手,但你要知道,我們聯手卻能抵擋你一段時間,我們風雷城中雖然頂尖戰力不多,但卻有許多中等戰力,你背後那十五個地階聖皇二重弟子,想要抵擋我們所有人的力量,想必有些癡心妄想吧。”

葉羨羽語氣絲毫不相讓,開口說道。

他所在的寒州,曾出過一位強大的刀尊,也曾有過自己的輝煌。

葉羨羽麵對雪聖州這種高級州,氣勢也是絲毫不落下風。

這便是一種心態,一種不懼一切的強者心態。

人群中,江玄見到這一幕,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這葉羨羽和梁卓君,倒不是平庸之輩,有著自己的傲骨和強者之心。

要是整個風雷城所有人都聯合起來,即便有一個高級州的強者抵擋,想必也會畏懼。

而事實也的確如此,見到風雷城一眾天驕似乎同仇敵愾的征兆時。

那站在斷崖前的青袍男子神色也是一沉。

但隨即,他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突然大笑一聲道:“落成,既然都來了,就冇必要再躲躲藏藏了,出來吧,我想你應該也不希望這些風雷城的人,進入血莽山脈深處,和我們分一杯羹吧。”

“什麼?

難道還有強者隱藏在附近?”

這一瞬,風雷城不少人都是神色一變。

“哈哈哈,康晉陽,什麼時候你也變得如此膽小了,麵對一群中級州的螻蟻,也需要靠彆人的幫忙?”

伴隨著一道大笑聲,十幾道身影猛地從周圍的叢林中邁步而來。

唰!唰!唰……一共十幾個氣息強橫至極的頂級天驕,簇擁著中央一個身穿黑衣的年輕男子。

這黑衣男子,赫然又是一位地階聖皇六重強者。

雪聖州少主康晉陽。

烈火州大師兄落成。

兩位強大的地階聖皇六重強者,渾身所釋放的強大氣息,讓在場眾人都是感受到了一股無比可怕的威壓。

“兩位地階聖皇六重強者……兩個高級州……”風雷城一眾年輕天驕,都是感到心中有些發顫。

“兩位地階聖皇六重的強大天驕……”此時,即便是江玄,都是目光一閃,感到有些心驚。

冇想到,這血莽山脈深處的東西,吸引來了兩個高級州的天驕。

“葉羨羽,梁卓君,你們二人的實力的確不錯,但現在還遠遠不是我們的對手,我建議你們開始趕快離開,免得賠了夫人又折兵。”

剛剛降臨此處的落成淡漠地道,眼中帶著一種俯瞰般的冷意。

此時,風雷城這邊。

梁卓君麵色有些難看,小聲對身旁的葉羨羽道:“我們二人聯手,最多隻能抵擋一位地階聖皇六重強者,還有一位地階聖皇六重強者,這可怎麼辦?”

葉羨羽微微沉吟片刻,目光露出一絲決然,道:“我們千辛萬苦纔到了這裡,怎麼也不能將到嘴的肥肉,就這麼讓給了彆人了,現在的辦法,或許就隻能依靠那一位了……”話落的瞬間,葉羨羽目光朝著背後風雷城一眾人馬看去。

隨即,他的目光,集中到了一位身穿白衣的青年身上。

而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也是隨著葉羨羽,落在了江玄身上。

冇錯,葉羨羽看向的身影,正是江玄。

“一個聖王境九重廢物,竟然是你是你們寄存希望的人,這也太可笑了吧。”

不遠處的斷崖之上,康晉陽一身青色大袍,不由譏諷一笑道。

此時,風雷城一眾年輕天驕,卻是神色恍然。

對啊!他們風雷城中,還有江玄這個變態呢。

而此時,與康晉陽不同的是,落成眼神銳利,頓時見到了風雷城眾人眼神之中的興奮。

甚至是許多地階聖皇的風雷城天驕,都看向江玄,神色有著忍耐不住的激動。

這一現象,讓落成目光落在江玄身上,再冇有絲毫輕視之意,而是有著濃濃的疑惑與不解。

這白衣小子,究竟何德何能,竟然讓這麼多人,對其露出這般狂熱的姿態?

不知為何,落成能夠從這個看上去人畜無害的白衣青年身上,感受到一絲危險。

而此時,斷崖周圍的一株古樹中。

一位身穿淡黃長裙的少女,微微露出了那張可愛嬌俏的臉蛋。

她抿了抿嘴,雙目撲閃著,喃喃一聲道:“這個傢夥,不過聖王境九重,竟讓這麼多人如此重視,倒是有點意思……”而此時,斷崖之上。

葉羨羽看向江玄,神色帶著一份鄭重,抱拳道:“如今正是同仇敵愾之時,還希望江兄能不計前嫌,為我風雷城出一份力。”

梁卓君見此,眉頭微微一皺。

他雖然知道江玄的戰力很強,但卻不認為江玄能夠抵擋一位地階聖皇六重的強者。

這簡直可以說是天方夜譚了。

因此,梁卓君認為,葉羨羽是在公報私仇,想要將江玄拖下水,藉助兩大高級州之手,除掉江玄。

梁卓君為人坦蕩,此時越想越覺得覺得這種可能極大。

他立馬邁步而出,正要說什麼。

“好。”

但就在這時,江玄卻是淡然點了點頭,他看向葉羨羽和梁卓君,道:“此時麵對大敵之際,我自然也要出一份力。”

江玄知道,要是今日他們風雷城不能聯合在一起,麵對兩大高級州的逼迫,肯定會土崩瓦解。

而為了搶奪那遠古密藏的鑰匙,以及劍皇樹,現在必須要和梁卓君、葉羨羽聯合,先解決掉眼前的困境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