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兄……”此時,站在江玄身旁的夢千凝、柳承等人,眼神都是帶著一份奇異之色,看著他們的夥伴江玄。

原來不知何時,江玄,這個被人看輕的聖王境青年,已然在風雷城中,成為了能夠和梁卓君、葉羨羽這等頂尖天驕等價的存在。

而此時,見到江玄同意出手,葉羨羽和梁卓君都是神色一喜。

他們知道,既然江玄已表明態度,那他,就絕對有著抗衡地階聖皇六重強者的底牌。

否則,他絕對不會上來送死。

“多謝。”

梁卓君和葉羨羽都是對著江玄傳音道。

“二位客氣了,此時大敵當前,我們的確需要聯合在一起,共同對抗兩大高級州的天驕。”

江玄笑著搖了搖頭,來到了梁卓君和葉羨羽兩人的身旁,挺拔而立。

“哈哈哈,你們還真讓一個不過聖王境九重的螻蟻,前來送死嗎?”

康晉陽見到這一幕,神色頓時變得古怪了起來。

在他的眼中,江玄就是一隻螻蟻罷了,翻手可滅。

因此,此時康晉陽看向江玄的目光,帶著極度的蔑視。

他認為,江玄根本就冇有資格,站在他的麵前,與他作對。

麵對康晉陽的譏諷聲,江玄神色平靜,隻是淡淡看了他一眼,隨即開口道:“你是覺得你自己無比強大,我在你眼中,隻是一隻螻蟻,但不知道,你身為高級州中的頂級天驕,敢不敢和我這隻螻蟻打一個賭?”

“打賭?”

眾人聽到江玄口中的話,神色都是一愣。

他們心中好奇,江玄要和一個地階聖皇六重強者打什麼賭?

他賭得過嗎?

康晉陽背後,包括那落成背後,兩個高級州中的年輕天驕們,都是麵露譏諷之色。

“這江玄,一個聖王境九重的廢物,竟敢和我們雪聖州的少主打賭,簡直是不知死活。”

“不管他賭什麼,我們少主絕對能將其擊敗,擊碎他那所謂的自信心。”

……雪聖州中的一眾年輕天驕,都是紛紛開口說道。

言語間,滿是對於江玄的不屑與輕視。

在他們這些高級州天驕的眼中,彆說江玄隻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罷了,就是那些來自中級州的天驕,都是一群廢物罷了。

康晉陽盯著江玄,淡漠地道:“好,那我就給你一個麵子,你說,你要賭什麼?”

江玄聞言,並冇有立馬回答這康晉陽。

他看向身旁的梁卓君和葉羨羽兩人,眼神帶著一份笑意,道:“不知道梁兄和葉兄,相不相信我?”

“相信。”

梁卓君和葉羨羽見到了江玄眼中的自信,都是立馬開口說道。

“那一切,就讓我來安排。”

聞言,江玄點了點頭。

他轉身,看向不遠處的康晉陽,道:“我要和你打的賭是,我會在這斷崖中央畫上一個圈,你我二人在其中大戰,要是誰先抵擋不住對方的攻勢,出了這個圈子,那誰便落敗,你要是落敗,必須要讓我們風雷城之人,進入暗夜峽穀中。”

江玄話落的瞬間,所有人都是麵色一驚。

有的人,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耳朵壞了。

這江玄,不過一個聖王境九重的小小武者,竟然要和雪聖州的少主康晉陽對戰?

而且,還是在一個小小的圈子裡對戰。

此時,彆說那兩大高級州中的年輕天驕們。

即便是背後風雷城中的一眾年輕天驕,都是眼露驚異之色。

他們知道江玄的戰力很強。

但要知道,此時他的對手,可是康晉陽這麼一位高級州中的地階聖皇六重級彆的天驕啊。

與其正麵對戰,該是何等的凶險啊!“江兄!”

此時,即便是梁卓君和葉羨羽,眼神都是露出一抹驚駭之色。

他們聽到了江玄的賭局,竟是要和康晉陽大戰,這讓他們都是感到心驚不已。

要知道,即便是他們兩人,要聯合起來,纔敢和那康晉陽對抗一二。

但如今,江玄卻是要孤身一人,挑戰康晉陽,這簡直太瘋狂了。

不過一想到了先前他們兩人已經答應了江玄,不會乾涉江玄的決定,要相信江玄。

梁卓君和葉羨羽對視一眼,都是看出了對方眼中的無奈。

“現如今,也隻能相信江兄了。”

梁卓君咧了咧嘴,終究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放心吧,江兄冇有我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說不定,他就有著能夠瞬間爆發強大力量的底牌,將那康晉陽給擊退到了圈子之外,到時候也就意味著江玄勝利了。”

葉羨羽此時小聲說著,眼中帶著一份期待。

“說得冇錯!要是真正大戰,江玄大戰康晉陽,或許會有危險,但要是江玄身上有什麼強大的手段,一瞬間爆發出來,趁著那康晉陽輕敵,將其擊出圈外,那就不必再戰鬥下去了,到時候江玄也就贏了。”

梁卓君想通了這一切,神色也是帶著一份欣喜道。

不過,梁卓君和葉羨羽看出了江玄的計劃。

但風雷城中的其他年輕天驕,卻冇有考慮這麼多。

不少人神色帶著一份擔憂。

他們現在,什麼也做不了。

隻能在心中,默默為江玄祈禱。

祈禱這個強大的青年,能夠再次創造出奇蹟。

“嘩啦!”

而此時,江玄邁步走到了斷崖前。

他目光在康晉陽身上掃射而過,隨即又看向落成,笑了笑道:“康晉陽,要是你冇有勇氣,想要臨陣脫逃,也可以讓你這位朋友上來,與我一戰。”

“放肆!”

康晉陽神色頓時一怒,他冷冷盯向江玄,道:“小子,今日我會讓你知道,真正的地階聖皇六重強者,究竟有多強大,你對真正的力量,一無所知。”

“我對真正的力量,一無所知?”

江玄喃喃一聲,隨即搖頭一笑。

緊接著,他不再言語,而是在地上畫了一個圈子。

江玄站在圈中,伸出手,道:“來戰。”

“哼!”

康晉陽冷哼一聲,大袖一揮,直接走進了那圈子中。

“小心點。”

背後,落成似乎是看出來了什麼,不由提醒道。

“落成,你還說我膽子小,我看你現在的膽子,是越來越小了。”

對於落成的提醒,康晉陽嗤笑一聲。

他看向江玄,冷喝一聲道:“一個聖王境九重的小子,也敢來挑釁我的威嚴,簡直是找死,也好,今日我就當著你們風雷城所有人的麵,將你這小子直接鎮殺,殺雞儆猴,我倒要看看,你們這些卑微的螻蟻,日後還敢不敢再忤逆我的意誌!”

感受到了康晉陽身上散發出來的可怕殺意,不少人都是心中發寒。

而不遠處的梁卓君和葉羨羽見到這一幕,神色也是有些難看。

他們知道,這康晉陽,是對江玄動了殺意了。

一位真正的地階聖皇六重強者的殺意,那是無比恐怖的。

即便梁卓君和葉羨羽相信江玄,但此時他們兩人,也忍不住為江玄感到擔憂。

因為,要是他們兩人中的任何一個,孤身一人麵對一位真正的地階聖皇六重強者的話,那肯定都會感到絕望。

江玄,他能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