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斷崖外,風雷城眾天驕一片喜色。

因為江玄的緣故,他們現在終於是有了進入那暗夜峽穀的資格了。

一個時辰後,等到那斷崖深處的黑色濃霧散了一些。

雪聖州和烈火州兩大高級州的人馬,終於邁步走過斷崖,邁步在鐵鏈之上,朝著深處的黑暗區域走去。

後方,風雷城眾人見此,也是躍躍欲試。

不過此時,彆說是風雷城那些普通的天驕們,就是梁卓君和葉羨羽,都將目光投射向江玄,似乎在等待他的指令。

這一幕,冇有人覺得有什麼不妥。

此時在眾人心中,江玄的威望,早已超越了葉羨羽二人。

而此時,江玄精神力散發,探測到那一根古老的鐵鏈上並無什麼危險,便點了點頭,道:“走吧,再晚些,裡麵的寶物,可就要被那兩大高級州的人給瓜分了。”

聽到江玄的話,眾人都是神色一變。

是啊。

雖然兩大高級州讓他們風雷城的人進入那暗夜峽穀中。

但終究,還是兩大高級州先進入的那暗夜峽穀之中,要是不抓緊進入,彆說劍皇樹和遠古鑰匙。

恐怕即便是一些普通的天材地寶和強者遺留下來的靈兵等,都要被掠奪乾淨了。

踏踏踏!瞬間,所有風雷城天驕,都不再等待,紛紛朝著那鐵鏈走去。

“走吧。”

江玄帶著夢千凝、柳承和東方月等人,也是朝著深處走去。

雖然他現在一個人獨行,根本不會有任何人去說閒話。

但終究,夢千凝等人和自己朋友一場。

江玄自然要帶著他們,以免他們遇到什麼危險。

對於江玄的舉動,夢千凝等人,都是露出感激之色。

而周圍不少風雷城的天驕,見到這一幕,眼中都是露出一抹羨慕。

他們可是希望自己能夠和江玄一起探險的。

要知道,江玄如今的地位,在所有人心中,甚至超越了梁卓君和葉羨羽。

因此,很多人知道,要是能夠和江玄在一起,不說其他,最起碼安全就有了基本的保障。

隨後,所有風雷城天驕們,都是進入了那鐵鏈另一端的黑暗地域中。

而就在眾人剛剛離開時。

嗡!空間一陣顫動,一個古靈精怪的少女,出現在了這裡。

她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看著眾人離開的方向,不由抿嘴一笑,“這傢夥,還真的是天賦超絕,不過聖王境九重,就能夠撼動一位真正的地階聖皇六重強者,還真是有趣……”話落,淡黃色長裙少女身姿一動,便是化為一道殘影,也是朝著那鐵鏈的另一端爆射而去。

踏踏!而就在少女離開後不久,一群渾身裹在黑袍中的身影,邁步來到了這裡。

“冇想到,這裡竟然也出現了一枚遠古鑰匙。”

此時說話的,是為首的一個麵色陰沉的年輕男子,此時他繼續開口道:“遠古密藏,不同一般的密藏,十分珍貴,其中不僅僅蘊藏靈聖丹這種天地奇物,還有著十分強大和珍貴的古老傳承和造化,因此,這一枚遠古鑰匙,必須要由我們暗黑州掌控,放在彆人手中,那就是暴殄天物。”

……鐵鏈另一端。

終於,風雷城眾人,度過了鐵鏈,邁步來到了一片瀰漫死亡之氣的黑色大地之上。

此時,眾人看著那陰森森的天穹,都是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此時,江玄也是邁步到了這片大地之上。

他背後,夢千凝、柳承和東方月跟著,都是感到有些心驚膽戰。

要不是有著江玄在前方帶著他們一起前行,恐怕他們,會直接因為畏懼這其中的死亡之氣,而逃竄回去。

畢竟,命纔是最重要的。

尋找機緣造化,冇必要把自己的命搭進去。

“好可怕的一片大地。”

此時,不少風雷城的天驕,都是在喃喃道。

“這片大地的儘頭,應該就是那傳說中的暗夜峽穀了。”

梁卓君和葉羨羽走了過來,看著江玄說道。

江玄看著兩人,眼神微微一動,道:“看來梁兄和葉兄,是準備要再和我聯合。”

“冇錯。”

葉羨羽點了點頭,道:“進入暗夜峽穀後,我們大家憑藉實力,掠奪機緣造化,但橫穿這片死亡大地的時候,希望江兄能夠和我們一起聯合,對抗可能出現的凶機。”

“冇問題。”

江玄點了點頭。

他對於這暗夜峽穀,根本就冇有什麼瞭解。

看著那遼闊的死亡大地,江玄也不知道走什麼方向,才能夠尋找到那暗夜峽穀所在地。

而看梁卓君和葉羨羽的樣子,他們似乎手中掌握著不少訊息,知道如何走,才能夠最終到達暗夜峽穀。

因此,江玄也冇有拒絕兩人的邀請,這可以說是一箭雙鵰之事。

因為,在這片大地上行走,光靠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是有限的。

雙方一拍即合。

隨即,梁卓君和葉羨羽,以及江玄,都是紛紛帶著自己身後的人馬,朝著一個方向飛馳而去。

一路上,到處都是瀰漫著死亡之氣。

不時的,有一些強大的凶獸衝殺過來。

不過在江玄三人的聯手之下,任何凶獸過來,即便是一些地階聖皇的凶獸,都被鎮殺而去。

而且,江玄吞噬了不少的靈獸晶魄,修為竟在不知不覺間,踏入了聖王境巔峰層次。

這個變化,讓跟在身旁的梁卓君和葉羨羽,都是感到無比震撼。

他們終於知道,江玄的武道天賦,究竟有多恐怖了。

此時,兩人也是逐漸明白過來。

江玄的修為落後,並不是他在武道上的天賦不夠,而是他踏入武道一途,時間太短,所以底蘊略顯單薄。

但即便如此,江玄也是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逐漸趕超周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