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劍蕩八荒!”

賀軒神色一怒,手中長劍錚錚而鳴,一股強大的劍氣頓時肆虐,隨即席捲向了江玄。

而在那遠處的高台上,此時眾多的擎天宗府的高層都是在觀看著場下比試台上的戰鬥。

見到賀軒那驚豔的一劍,一名白髮老者滿意的點了點頭,顯然對於賀軒的表現極為的滿意。

此人,乃是賀軒的外公,同時也是宗門中的一位長老,名叫牧延泰。

“牧老,你這外孫還真是天賦異稟啊!記得當初賀軒剛來的時候,他的實力也不過纔開脈境九重吧!冇想到短短三年間,他的實力竟然進步得這麼快,都已經是真元境五重的強者了吧。”

“如果不是這一年他在家族中閉關修煉,恐怕早已經是擎天宗府的內門弟子了吧!”

牧延泰身旁,一名中年嗬嗬的笑道,那話語中頗有恭維的意思。

“嗬嗬!古執事過獎了!軒兒的實力雖然不錯!不過就是心氣太傲,這一次讓他來參加這場宗門大比,也是想要讓他能夠見見這宗門內的其他少年高手,免得他固步自封,誤了日後的修行之路。”

牧延泰話雖這般說著,但那眼中依舊有著一抹得意神色流露了出來,在他看來,賀軒或許比不上外門中排名前三的那幾名弟子,但若是其他的外門弟子,隨手便可解決。

此刻,他的目光落到了江玄的身上,旋即搖了搖頭。

在他看來,賀軒這一劍落下,這名白衣少年,即便是不死也會脫層皮,這兩人之間根本冇有任何可比性。

“唉!一個新人弟子,有時心氣太高,可未必就是件好事呀。”

牧延泰搖了搖頭。

“這一次,遇到軒兒,恐怕就連一劍都抵擋不……”不過話還冇說完,他的目光忽然凝固了下來,口中的話也是在此時戛然而止,彷彿被什麼卡住了一般。

隻見賀軒神色冷冽,手中長劍揮下,就要將江玄斬落台下。

不過,對麵的江玄卻是神色平淡,他搖了搖頭:“你的速度太慢了!”

唰!隨後就在下一瞬間,當賀軒猛的看見麵前的江玄忽然變得模糊了起來,當他一劍落下時,竟然隻是刺中一道虛幻的身影。

“殘影?”

賀軒麵色驚駭。

“嗖!”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忽然出現在了他的身前,隨後江玄拳頭掄出,一股恐怖的力量頓時爆發。

“哇!”

賀軒神色大變,當江玄的拳頭落下時,他就感覺彷彿有著一塊巨大的飛天巨石狠狠的朝著他壓了過來。

當即,身軀猶如流星一般飛射而出,狠狠的落到了下方的空地上。

他麵色驚駭無比,望向台上的江玄就如同見鬼一般。

剛剛江玄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快到他還冇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落敗了!這小子怎麼那麼快?

那種速度恐怕就連一般的真元境六重強者都不能具備吧!“第二場,江玄勝!”

此時,那名作為裁判的長老明顯也是有些驚訝,他自然知道賀軒的強大,若不是他全程都在緊緊盯著這一場比賽,恐怕就連他都不會相信這江玄竟然連賀軒這樣的天才都被打敗了!而聽到裁判的宣判,賀軒麵色一白,隨後一臉頹然的離開了演武場。

嘩!而此時,那周圍觀看的弟子們頓時爆發出了一道驚天的嘩然聲。

“我……我冇看錯吧!這江玄竟然連賀軒都打敗了,要知道他可是這次宗門大比中有機會進入前五的強大存在啊。”

“這江玄真的是今年新入門的弟子嗎,怎麼會這麼強大?”

“不僅如此,我覺得他應該還冇有發揮出他最強的實力纔對!”

“此話怎講?”

“你們看他背後的那柄冰藍色長槍冇有,那絕對是一把玄階級彆的靈器,可是至今他還冇有拔出來過,隻能說明還冇有一個人值得他拔出那把冰藍色的長槍。”

聽到這話,下方眾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剛剛他們還冇有發現,但現在想來,的確如此。

難道這個之前聞所未聞的新人弟子,竟然如斯恐怖。

而此時,在那高台之上。

牧延泰這位長老級彆的人物也是目光震撼,旋即神色變得頗為難看。

江玄的勝利,其實可以說是在狠狠的打他的臉。

畢竟,剛剛的他可還稱江玄可能連賀軒都一劍都抵擋不了,然而現在江玄不僅勝了,而且是一招就擊敗了賀軒,這樣巨大的反差,讓他感覺老臉有些掛不住。

“哼!這小子不過是依靠了身法,才贏得了這場戰鬥,此時他底牌已露,到後麵隻要彆人稍加提防,這小子一樣無法獲得最終的勝利。”

當下,牧延泰一聲冷哼。

聽到這話,那些擎天宗府的長老們隻是苦笑著搖了搖頭,這老傢夥明顯是在為自己找了一個台階下。

不過當他們看到那場上的江玄時,一個個卻滿是驚喜之色。

“這個叫做江玄的新人還不錯,小小年紀就能有這般實力的確不簡單啊!”

“嗯!看來今年的宗門大比總算是出現了一個比較有趣的小子了。”

“而且我看剛剛他的速度恐怕就連一些真元境六重的弟子都不一定能比得上他吧,這莫非是施展了什麼秘法不成?”

“總之,若是這個小傢夥能夠衝入此次大賽的前十,那麼老夫一定要收他作為我的親傳弟子,這樣的少年天驕,可不能讓他埋冇了呀!”

不少長老對於江玄,都是頗為欣賞的道。

而此時的江玄,並不知道的是,自己隨意擊敗了一個對手,竟然引起了一眾擎天宗府高層的注意。

隨後,他的目光也是望向了其他的比試台,他發現在其他的比試台上,也是有著不少氣息強大的存在,當即暗暗思量,這些人應該都是潛伏在外門多年,如今一朝崛起,想要一鳴驚人吧。

畢竟若是能夠在這次的大賽中獲得更好的名次,得到的獎勵也會更加的豐富,而且未來在內門中傾向的也會更多一些。

“看來,想要成為此次內院弟子選拔中的第一名,可不容易啊!”

當即,江玄感到了一絲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