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瞬,康晉陽和落成,都是很默契地站在了一起,雙方的人馬,也都合併在了一起,準備共同對抗那突然出現的眾多地階聖皇後期級彆的白銀傀儡。

“全部……都是……地階聖皇後期級彆的傀儡戰士……”此時,梁卓君和葉羨羽開口說著,他們隻覺得手腳有些發軟。

他們何曾見過如此之多的地階聖皇後期傀儡,一同出現,實在是太震撼了。

“你們二人守住,我去解決這個危機。”

江玄說了一句,隨即在梁卓君和葉羨羽兩人震撼的目光中,竟不是瘋狂後退,反而直接朝著這石棺大殿中央衝去。

那裡,正是眾多白銀傀儡聚集的地方啊。

“江兄這是要乾什麼?”

梁卓君和葉羨羽都是大驚失色。

要不是他們瞭解江玄,知道江玄並不是一個貪功冒進之人,肯定會認為江玄是瘋了。

“江玄,你剛纔說,你看到了那中央白銀傀儡手中捧著的金盒中,有一塊陣盤,而非鑰匙?”

小黑開口說道。

江玄點了點頭,道:“冇錯,我懷疑,那陣盤,絕對和遠古鑰匙有關,我剛剛精神力散發,能夠感應到,那金盒之中的陣盤,散發著空間的波動,說不定……”“說不定和傳送陣有關。”

小黑眼神一亮道。

“冇錯。”

江玄點了點頭。

他本身就是時空神念師,對空間的波動,十分敏感。

因此,江玄猜測,這石棺大殿,隻是隱藏那遠古鑰匙的一個過渡點。

那遠古鑰匙所在真正區域,說不定在另外一片神秘的空間。

至於如何進入那神秘空間,絕對和那金盒中的陣盤有關。

唰!因此,江玄為了驗證心中的猜測,他施展縮地成寸,朝著中央金盒的所在地衝去。

這一幕,在場的眾人都看到了。

不少人暗中譏諷江玄定是瘋了。

但此時,見到江玄徑直朝著中央金盒的方向衝去,一副不要命的樣子。

暗黑州的兩位地階聖皇後期強者,還有雪聖州、烈火州的康晉陽和落成,似察覺到了什麼。

“攔住那小子!”

四人紛紛爆喝一聲。

“哢嚓!”

但一切都晚了。

江玄已經來到了那金盒身前,大手一抓,直接將那金盒捏碎。

隨即,一塊陣盤顯現出來。

“嗡!”

江玄以精神力溝通手中的陣盤。

轟!瞬間,他腳下的大地,猛地陡然升起一座綻放璀璨光芒的大陣,將江玄籠罩在其中。

不過,冇有人發現的是,就在這傳送大陣出現的刹那,一道小巧的淡黃裙少女身影,在不遠處的虛空中顯現出現,以肉眼難以察覺的速度竄入了這靈陣中。

隨即,啪的一聲,一塊陣盤掉落在了地上。

原地,江玄的身影,則是完全消失在了這石棺大殿中。

“該死的小子!”

這一幕,讓剛剛衝過來的四大地階聖皇後期強者,都是發出了怒吼。

他們現在終於明白了一切,但,已為時已晚…“所有人都守在這石棺大殿中,隻要那小子一出來,就將其徹底鎮殺!”

暗黑州的那位快要踏入地階聖皇八重的男子發出陰厲的大喝聲,聲音中,充滿了一股冰冷刺骨的殺意。

…………暈!極致的眩暈!從冇有一次,感覺如此眩暈。

江玄心中明白,此次自己被傳送的神秘空間,絕對距離那石棺大殿,十分遙遠。

甚至,這裡,已不在暗夜峽穀之中。

“呼!”

過了許久,江玄終於睜開了雙目。

他看到了,自己所在之地,已不再是先前那石棺大殿,而是一座略顯陰暗的密室之中。

這座密室,岩石壁上,雕刻著不少強大凶獸,和先前在石棺大殿內部空間出現的地階聖皇後期白銀傀儡極為相似。

整個密室,透著一股古老滄桑的氣息。

江玄能夠感應到,這密室存在的曆史,絕對十分久遠。

可能,真的是從遠古世代流傳下來的遠古遺蹟。

“江玄,快看那。”

此時,趴在肩頭的小黑突然開口。

它指向不遠處一個方向。

江玄看過去,頓時瞳孔一縮。

一具高大的骷髏,身穿早已腐爛得不成樣子的黃金衣袍,頭戴皇冠,正端坐在密室中央上方的一個黃金座椅之上。

即便死去無數歲月,但這一具高大骷髏的威勢,依舊存在。

江玄能夠察覺到一股極其強烈的壓迫感。

“看來,這暗夜峽穀,就是此人鑄造的。”

江玄看著那高大的骷髏,口中不由喃喃一聲。

嗡!強大的精神力,散發開來。

自從江玄踏入天階神念師後,便感到自己的感知力,變得越發強大。

隻一瞬間,江玄便是發現了一些異常。

那端坐在黃金座椅上的高大骷髏,一隻骨掌上,戴著一枚儲物戒指。

那儲物戒指之中,有著極其隱秘的氣息。

“難道,那遠古鑰匙,就在這高大骷髏的儲物戒指之中?”

江玄神色露出一抹喜色。

他立馬邁步,朝著那高大骷髏走去。

但就在江玄剛剛動身的刹那。

唰!一道淡黃裙少女身影,猛地出現在了那高大骷髏的身旁。

一雙玉手伸出,直接將那手骨上的儲物戒指,給取了下來。

“什麼?”

見到這一幕的江玄,目光頓時一沉。

他看著那突然出現的詭異淡黃裙少女,道:“閣下是誰?”

江玄心中帶著一份震動。

這麼一個淡黃裙少女,竟然神不知鬼不覺來到自己身旁,而且直接坐收漁翁之利,這實在太狡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