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咯咯咯,小哥哥,這麼緊張乾嘛,我又不會吃了你,而且我可不是什麼閣下,我有名字,我叫洛歆甜,這遠古鑰匙,我也很感興趣呢。”

黃裙少女古靈精怪,此時說著,大眼睛一眨一眨,倒像是無比的純真和柔弱。

但江玄眼中卻是十分警惕。

要知道,他可是一位天階神念師啊。

這黃裙少女,顯然是剛纔跟著自己,從那傳送靈陣中傳送到這一片地域的,神不知鬼不覺的。

即便是小黑這個遠古強者,都冇有發覺。

可見,這神秘的黃裙少女,究竟有多麼神秘和強大。

她絕對冇有表麵看上去那麼簡單,說不定在這單純的外表下,隱藏著的是一個萬年老妖婆。

“地階聖皇強者。”

小黑趴在江玄肩頭,小聲說道。

不知為何,小黑有些沉默。

要是一般人,小黑肯定早就痛罵當場了。

但麵對這黃裙少女,小黑一雙狗眼中,似乎是帶著一份奇異之色,像是發現了什麼。

江玄看出來了,但冇有多問。

他知道,要是小黑想說,會告訴他的。

“這遠古鑰匙,我勢在必得。”

江玄看向一臉古靈精怪的黃裙少女,冇有被她這天真無邪的外表騙到了,而是冷冷道:“要是你不交出來,彆怪我手下無情。”

“就憑你身邊那個地階聖皇的侍衛?”

黃裙少女眼珠咕嚕嚕一轉,輕笑道。

“你一直在暗中觀察我?”

江玄目光一沉。

“是啊,小哥哥你可是我見過天賦最為強大的天驕了,我向來對這些天賦異稟的天驕很感興趣,自然對你十分的關注。”

黃裙少女笑嘻嘻地道。

隨即,她一雙小手握著那高大骷髏的儲物戒指,就要將其收入懷中。

這黃裙少女的修為很高,根本不懼江玄。

她自認為,已經對江玄的底牌,瞭如指掌。

但黃裙少女不知道的東西,也有許多。

比如,神念師一道。

“神念銀針!”

幾乎就在這一瞬,江玄身後,數道由精神力凝聚的銀針頓時浮現,一股強大的精神殺伐之力,頓時從他身後射出。

哢嚓!哢嚓!像是數道銀色的閃電,無形無蹤,瞬間撕裂長空,直接劈中黃裙少女。

“唔!”

黃裙少女身上似乎有著靈寶守護,她身上猛地散發出一片熾盛的光華。

但如今踏入天階神念師之境,江玄神念銀針的殺伐之力,已經無比強大。

在猝不及防下,黃裙少女一個不穩,手中的儲物戒指立馬掉落在了地上。

“縮地成寸!”

空間之力融入步法,江玄瞬間閃爍到了那黃裙少女身前,直接將落在地上的那儲物戒指給撿了起來。

精神力探查下,江玄頓時發現了儲物戒指之中,存在著一個金色鑄造的鑰匙,正是遠古密藏的鑰匙。

“到手了。”

江玄神色一喜。

雖然暴露了自己的神念師身份,但這遠古鑰匙,終究是到手了。

“竟然是神念師!”

一道驚呼聲陡然從那黃裙少女口中傳出。

她此時站起身,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滿是驚奇之色。

似乎,對於丟失了遠古鑰匙,根本就不關心。

她現在關心的,是江玄。

江玄看著黃裙少女那感興趣的眼神,不由眉頭皺了皺。

看來,這黃裙少女身份絕對不簡單,竟然一瞬間就看出了自己剛纔的手段,是精神力量的攻擊。

因為,要是一般人,說不定會認為剛纔的神念銀針,隻是一種神秘的手段,而不會瞬間聯想到江玄還是一位神念師。

但這黃裙少女,卻是瞬間將他神念師的身份脫口而出。

可見,其見識,絕對不凡。

“你究竟是誰?”

江玄眼神看著這黃裙少女,渾身的氣息,都是調動了起來。

要是這黃裙少女要想對自己動手,江玄絕對會瞬間施展所有的手段,將其鎮殺。

麵對敵人,江玄可從來不會留情。

而也是因為這種鋼鐵般的武道意誌和心性,讓江玄能夠從一個平庸的邊緣之地的少年,成長到如今的聖王境強者。

“咯咯咯,小哥哥,你怎麼又來問我,我剛纔不是說了嗎?

我叫洛歆甜,至於身份……嘻嘻,你猜?”

黃裙少女性格讓人捉摸不透,被搶了遠古鑰匙,她非但冇有氣惱,反而笑嘻嘻地道。

“小哥哥?”

聽著這黃裙少女洛歆甜似乎帶著撒嬌般的稱呼,江玄眼皮子頓時一抽。

不過,他可以確定的是,或許這自稱是洛歆甜的少女,真不會對自己出手吧。

畢竟,要是這洛歆甜想殺自己,剛纔她隱藏在暗處時,距離自己那麼近,早就可以動手殺了自己。

一想到這,江玄態度也是緩和了不少,眼中的冷意,也是散去了幾分。

不過,江玄依舊十分謹慎,道:“遠古鑰匙我得到了,就不可能再將其交出來。”

“既然遠古鑰匙被你奪到手,我也不會搶,小哥哥,你就放心吧。”

神秘的黃裙少女洛歆甜說著,隨即話鋒一轉道:“我要在這片空間逛一逛,你要是不想死在外麵那石棺大殿中的一眾地階聖皇強者手中,可以趁著此時抓緊煉化你奪得的‘劍皇樹’。”

“要知道,劍皇樹一旦被掠奪後,劍意會持續衰竭,你要是再不煉化,可能就冇有足夠的劍意之力,將你的劍道意境,推到劍皇層次了。”

洛歆甜靈動的大眼睛眨了眨,對著江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