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九星神龍訣 >   第103章:偷襲

-

隨後,江玄還發現此次第二輪獲得勝利的強者,大多人都有著真元境四重巔峰的實力,甚至是在這之中,江玄還發現了幾個真元境五重巔峰的存在,他們的實力都是無比的強悍,許多弟子當見到他們時,都是直接選擇了投降。

隨後,在接下來的幾輪戰鬥中,江玄都是強勢碾壓了那些對手,他甚至都冇有使用過“隱雪”神槍,便將那麵前的一個個對手直接擊敗。

這讓高台上的一眾擎天宗府的高層們一個個目光火熱,他們都暗自決定等比賽結束後,一定要將江玄收入門下,好好培養。

至於那牧延泰,他的臉色卻是顯得越發的難看,因為在剛剛的時候,他還揚言若是後麵的強者知曉了江玄身法上的厲害,一定會將其避開,到時候江玄必輸無疑。

然而結果,江玄這個小子的手段層出不窮,讓人防不勝防,幾場戰鬥下來,都是直接強勢碾壓了對手,讓這位擎天宗府的長老隻覺得臉上一陣火辣辣的。

而經過了幾輪戰鬥之後,江玄也是成功從那數千名的弟子中脫穎而出,衝入了此次內門弟子選拔中的前十名。

此時,那名裁判長老再次來到了高台上,望向下方的弟子朗聲道:“下麵的比賽你們將會以抽簽的形式與內門弟子直接戰鬥。”

“嘩!”

聞言,場下剩餘的十名外門弟子除了江玄以外,一個個的麵色陡然間劇變。

要知道每一個內門弟子可都是有著真元境五重的實力,甚至就算連真元境六重的存在都是有可能碰到的,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怎麼可能戰勝得了。

而似乎是看到了眾人眼中的顧慮,那名裁判長老嗬嗬的笑道:“這一次的戰鬥,並不要求你們能夠戰勝得了他們,隻看你們能夠在他們的手中堅持多長的時間,到時候我會根據他們的實力以及你們在他手中堅持的時間長短為你們評出此次大賽的排名。”

聽到這話,眾人這才緩緩的鬆了一口氣,在剛剛他們還真以為要讓他們戰勝內門中的那些強者呢。

緊接著,他們再次抽了一次簽,這次江玄抽中的是位於演武場中央的第一座比試台。

當他來到這時,就見一道身穿黑衣的年輕身影已經站在了那裡,似乎早已等候他多時了。

“江玄,你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冇想到你竟然一步步的走到了這裡。”

隻見那是一個麵色冷冽的少年,他冷冷的笑道:“不過,你的不敗神話也就到此為止,今天我會將你徹底的廢了,為我弟弟報仇。”

雖說,此次的大賽並不允許內門弟子殺人,但若是在這戰鬥的過程中,一不小心失了手,將江玄給廢了,那恐怕即便是那些擎天宗府的高層們,也不好多說什麼吧。

“你是武鋒的那個哥哥,武蠻?”

一時間,江玄立即就判斷出了眼前這名冷冽少年的身份。

“你說的冇錯。

既然知道了,那麼你就去死吧!”

武蠻冷厲一笑。

轟!話落,武蠻還不待裁判長老喊開始,他的身軀就已然衝了出去,在他的手中一把金色的大刀忽然閃現,隨即一道淩厲無匹的刀芒瞬間劃破了長空,席捲向了江玄。

原來,武蠻也是觀看了之前的戰鬥,他知道江玄此人的厲害,所以想要趁其不備,直接廢了江玄。

依照他在內門中的地位,即便最後被追究起來,也不是什麼大事。

不過,很顯然武蠻還是低估了江玄。

“哼!果然兄弟兩個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江玄冷哼一聲。

其實,就在他發現比試台上武蠻那道冷冽的目光時,江玄就已經在防備著他,而且江玄還是神念師,武蠻身上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他的雙眼。

當下,江玄麵色平靜,體內的力量猛然爆發,隨即拔出了那揹負身後的隱雪神槍。

天辰斬星訣!星辰隕!“轟!”

“轟!”

“轟!”

一時間,三顆星辰瞬間出現,直接融入了江玄手中的冰藍色長槍之內。

自從上次突破之後,江玄對於天辰斬星訣的領悟也是越發的深,已然能夠凝聚出三顆星辰了。

嗡!當下,江玄攜帶著星辰之光,一槍刺下。

當!兩者碰撞,瞬間摩擦出了一片巨大的火花。

“你們快看,比賽還冇開始,這江玄怎麼和武蠻打起來了!”

“是啊,而且這江玄的長槍威力好強啊,即便是相隔這麼遠,我都感覺到那股力量的強橫。”

“不過,這武蠻的實力頗為強橫,即便江玄是這一次大賽中一名最大的黑馬,恐怕在武蠻的手中也堅持不了多長的時間。”

周圍,一眾擎天宗府的弟子們也是注意了那中央比試台上的戰鬥,當下一個個的目光都是齊刷刷的望向了那邊。

“鐺!”

兩者碰撞,雙方都是朝著後方都是朝著後方倒退了數步。

不過江玄隻是僅僅退後了三步,反觀那武蠻,卻是連連退後了七步,這才穩穩的停了下來。

這讓武蠻麵色有些陰沉,他剛剛偷襲在先,本想著這一次一定能夠一舉定輸贏,徹底廢了江玄。

然而冇有想到的是,不僅冇有能如他所想的那般,在這一次的對決中他竟然還隱隱落得了下風。

這江玄,一個新人,竟然如此強大嗎?

“好可怕的力量!”

周圍,無數的弟子也是紛紛驚撥出聲,顯然誰也冇有料到這一次的對決,竟然是江玄占據了上風。

“看來,你也就這點本事,內門中的強者似乎也不過如此!”

江玄譏諷的一笑。

“小子,剛剛是我大意了,你可不要得意忘形!”

武蠻神色很是難看,江玄的話簡直就是對他的侮辱。

“哼!偷襲不成,反而落得下風,我說的難道有錯嗎?”

江玄冷笑一聲,根本冇有去理會那麵色越發陰沉的武蠻。

“該死的小子!”

武蠻麵色憤怒,咬牙切齒的:“既然你如此放肆,今日我就將你廢除當場,看你還能不能這般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