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離風雷城五裡之地。

一處莽荒密林中,一行人從中魚貫而出。

為首一人,正是暗黑州的大師兄,也就是白默凡的大師兄,蘇鴻陽。

這,可是一位真正了地階聖皇七重巔峰的恐怖強者。

但此時,他聽著手下傳來的訊息,卻是眉頭一皺,眼中不時閃過一絲陰沉。

許久,蘇鴻陽長出一口氣,對著背後的一眾暗黑州弟子道:“走,不用再尋找那逃竄掉的皓月長洲兩個弟子了,江玄已經找上門,將白默凡殺了。”

話落,在場眾人頓時一片嘩然。

“什麼?

白默凡師兄被殺了?”

“那江玄,不就是個小小的聖王境巔峰武者嗎,怎麼可能這麼強大?”

“難道,是有彆的高級州中的強者,幫助了那小子?”

……周圍不少暗黑州的弟子,聽到這個訊息,都是大驚失色,紛紛議論道。

“人,就是江玄親手所殺。”

蘇鴻陽忍著暴怒,陰沉地道:“因為,那小子,不知道使用了什麼手段,將劍皇樹這種天地奇物給煉化了,如今的他已經成功踏入了劍皇之境!”

“什麼?

劍皇?”

“二十左右的青年劍皇?”

話音落下的瞬間,周圍一眾暗黑州的弟子,都是瞳孔一縮。

他們,眼神有著止不住的驚駭之意。

一個如此年輕的劍皇,簡直聞所未聞,放眼整個天靈大陸,又有幾人能做到。

這種事情,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要不是這句話是從他們尊敬的大師兄蘇鴻陽口中說出來,他們肯定會認為說出這句話的人是個瘋子。

但現在,事實如此,暗黑州弟子雖然心中震撼,但卻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一時間,原本還想斬殺江玄、以此邀功的不少暗黑州弟子,眼中都是露出了畏懼之色。

蘇鴻陽自然是將周圍眾人的表情儘收眼底。

他見到了這些弟子眼中的恐懼,不由冷哼一聲,道:“此事,已經驚動了少主,少主下令,會讓景軒,攜帶一批強者,與我們彙合,共同鎮殺那叫做江玄的該死的小子。”

“景軒?”

“少主麾下第一強者景軒?”

此時,周圍人聽到了‘景軒’這個名號,都是忍不住大吃一驚。

隨即,眾人眼中對江玄成為劍皇這個訊息的畏懼,也是全部散去。

似乎,那景軒,代表著一種無法忤逆的力量。

蘇鴻陽望向天際,陰冷一笑,道:“等我們根據白默凡種下的精神印記,尋找到江玄時,江玄,你殺了我的表弟的仇,我絕對會將你挫骨揚灰……”原來,白默凡和蘇鴻陽,不僅是師兄弟關係,更是表兄弟。

………三日後,一個訊息,震動了整個遠古戰場。

那就是,一個來自低級州的小小聖王境巔峰武者,竟然殺了暗黑州這種僅次於頂級大州的地階聖皇強者。

暗黑州,在高級州中,排在前列,名氣很大,僅次於頂級州。

因此,傳出有來自低級州的武者,殺了暗黑州中的人,而且,殺的還是地階聖皇強者。

整個遠古戰場,都是被震動了一下。

不少人腦子中,都是留下了一個年輕劍皇的傳奇事蹟…………而就在外界風雲湧動之際。

距離風雷城所在的遠古戰場南域地帶。

一片被大雪覆蓋的冰原之中。

呼呼!寒風呼嘯,漫天飄雪。

一座通體由寒水凝結的冰川之巔,一道麵容堅毅、帶著幾分俊朗的白衣青年,正盤膝端坐在其上。

“呼!”

突然,他長出一口氣,睜開了雙目。

白衣青年不是彆人,正是江玄。

他此時,自然是不知道外界因為自己惹怒暗黑州而鬨得沸沸揚揚。

他如今,隻想儘快將體內的精神印記給除掉。

但這幾天來,江玄嘗試了不少辦法,都冇能將其除掉,讓他感到有些頭疼。

小黑此時,從不遠處的冰原中叼了幾塊靈獸肉回來,一邊吃著一邊道:“江玄,其實你根本就不用驅除這個精神印記。”

“什麼意思?”

小黑的話,讓江玄神色一動,看向身旁正在吃魚的黑色肥狗。

小黑抬起頭,狗眼中閃過一絲狡黠,道:“江玄,你如今踏入聖王境巔峰,聚集下一次衝擊聖王境巔峰的極致之境,已經不遠,你需要大量的元晶石和天材地寶,來衝擊極致之境,但你如今,卻依舊是個窮光蛋。”

江玄聞言,嘴角頓時一抽,但隨即他眼神一亮,似乎聽出來了小黑的言外之意,猛地道:“小黑,你的意思是……利用精神印記,吸引那些暗黑州來追殺我的強者,然後……”說到這,江玄眼中也是露出一抹精芒。

“冇錯。”

小黑笑著點了點頭,道:“那些傢夥,來自高級州,身上肯定都富得流油,我們隻要提前佈置好陷阱,利用精神印記,等著他們跳進來就行了。”

“好主意!”

江玄聞言,眼神頓時閃過一絲期待和火熱之色。

不過小黑的話,雖然十分具有誘惑,但江玄也清楚,既然暗黑州已經知道自己殺了一位地階聖皇強者。

他們派來的追殺自己的人,肯定不簡單。

不過江玄能夠猜到,那暗黑州的少主,不太可能親自降臨。

前來追殺自己的人,極有可能就是那大師兄蘇鴻陽,而且說不定還有其他的強者。

“無論怎樣,既然想要對付那些追殺之人,我們就必須要做好萬全的準備。”

江玄開口說道。

小黑點了點頭,道:“自然要做好萬全的準備,放心吧,這些都交給本座來辦,到時候,隻要你協助一下本座就行了。”

話落。

小黑便是讓江玄將黑老和魅女都是從獸皇圖中釋放出來,開始在這處冰川之地,佈置一座無比可怕的陷阱大陣。

見到小黑、黑老以及魅女在冰川之上忙碌的身影,尤其是小黑那肉乎乎狗臉上的陰笑,江玄嘴角、也是微微一抽。

“要是你們栽在了這隻肥狗的手中,也隻能怪你們得罪錯了人。”

江玄心中暗暗想著。

接下來的時間,江玄開始繼續參悟雷王之體。

雖然小黑佈置出了一座殺陣。

但他自己的實力,也必須要儘快再次提升,以備不時之需。

雷王之體,如今江玄已經在小成之境上,停留了太久的時間。

他準備,趁著這段時間,抓緊將雷王之體參悟到大成。

那時,自己就擁有了地階聖皇五重的肉身力量。

屆時,藉助劍皇之境,以及強悍的肉身,江玄自信,能夠和真正的地階聖皇七重巔峰強者對戰而不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