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隆隆!此時,整個巨大的冰川冰原,都是在劇烈震動,就像是發生了大地震一般。

這種可怕的景象,讓在場的所有暗黑州弟子,都是心生寒意。

他們雖然是威震一方的暗黑州強者。

但大多數,都還極其年輕,何曾見過這種天崩地裂般的場景。

此時,除了蘇鴻陽和景軒這兩個地階聖皇強者,所有人都是麵容一瞬間變得無比蒼白。

而此時,整座巨大的冰川高空之上,江玄邁步在那裡。

小黑也待在旁邊。

它的爪子上握著一塊靈獸肉正在吃著,一雙狗眼帶著一份得意之色,看著底下自己的傑作,冷冷一笑,道:“本座半個月的努力,足夠這些暗黑州的小子喝一壺的了。”

江玄見此,也是點了點頭。

此時,他想到了當年自己還是一個個小小偏僻之地的武者的時候。

曾經,也是和一條不知來曆的大野豬,聯合佈置一座劍陣,獵殺過一位強大的武者。

這一幕,何曾相似。

“轟隆!”

“轟隆!”

“轟隆!”

而此時,小黑似乎嫌陣法的威能不夠,它爪子上出現了一塊塊元晶石雕琢出來的陣盤,將其一個個按在了底下的虛空之中,給陣法注入新的力量。

一瞬間,籠罩整座冰川的陣法上空,出現了一道道恐怖的雷霆。

一道道碗口粗大的雷霆,如刀子般,轟然落下,劈在了一個個暗黑州的弟子身上。

“啊!”

“啊!”

……頓時,整座冰川之上,傳來了一個個暗黑州弟子的慘嚎聲。

這些暗黑州來此的弟子,除了蘇鴻陽和景軒這兩個強大的地階聖皇七重巔峰強者。

剩下的,每一個都是地階聖皇五重的強者。

要是正麵對抗,江玄很清楚,就算是自己和黑老聯合,恐怕都對抗不了。

但如今,江玄卻是神色帶著淡淡的笑意,頗為輕鬆,看著底下的這一出“好戲”。

“江玄小子,你有種,就當麵和我一戰!用這種卑劣的手段,算什麼英雄好漢?”

殺陣中,被雷霆劈得渾身焦黑的蘇鴻陽發出憤怒的大吼聲。

江玄聞言,隻是撇了撇嘴,道:“我何時說過,我是英雄好漢?”

“你!”

蘇鴻陽的話,頓時卡在了喉嚨中。

他原本準備用激將法,將江玄騙到殺陣中,那樣的話,隻要他和景軒聯手,便可以輕鬆將江玄鎮殺。

但他千算萬算,卻冇有算到,江玄竟然不為所動。

這讓蘇鴻陽麵色漲紅,一時間,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而此時,景軒也是一臉的陰沉之色。

本來,他以為不就捕殺一個聖王境巔峰小子嗎?

簡直可以說是手到擒來。

但他怎麼也冇想到,這小子,竟然這麼狡猾。

竟然提前佈置好一座殺陣,就等著他們暗黑州的強者自投羅網,將他們所有人都坑了。

獵人與獵物的身份,在殺陣出現的瞬間,徹底出現了轉變。

如今,江玄這個獵物,搖身一變,成為了獵人。

而暗黑州一眾豪華陣容的強者,卻變成了獵物,隻能做困獸之鬥。

“啊啊啊!”

景軒乃是一位強大的靈獸族強者,此時被那一道道雷霆劈得灰頭土臉,頓感顏麵儘失,當下不由發出暴怒的咆哮聲。

“小子,這些雷霆,根本對本座冇有任何傷害,等這殺陣的力量耗儘,就是你小子的隕落之時!”

景軒那充滿凶殘的藍色瞳孔盯著高空上一臉看好戲的江玄,冷厲說道,言語間,充滿了冰冷的殺意。

不過此時,江玄隻是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意。

他看著底下那咆哮的景軒,突然開口道:“不得不說,靈獸族修行者,雖然天生強大,但感知力,卻低得可憐。”

“感知力?”

聽到江玄那若有所指的話,景軒神色猛地一變。

他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突然閉上了雙目,在感應著周圍的一切。

此時,蘇鴻陽等一眾暗黑州的弟子,神色也是紛紛一變。

他們的感知力,比景軒要強大。

“這……我們的力量……竟然在慢慢流逝!”

突然,蘇鴻陽發出驚怒交加的聲音。

“我也感受到了,這座殺陣好詭異。”

“我也察覺到了,我根本冇有動用任何力量,但體內的靈力,竟然已經消耗了一大半,這是怎麼回事?”

……此時,一個個暗黑州弟子,神色紛紛大變道。

而此時,景軒也是終於感受到了這一切。

他睜開凶殘的雙眸,眼神變得凝重無比,道:“這不是殺陣的力量,殺陣,威能不強,殺不死我們。”

“景師兄的意思是……”蘇鴻陽顯然也猜到了什麼,神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道:“這座看似聲勢浩大的殺陣,隻是掩護,而真正的陷阱,是這殺陣中瀰漫的那種詭異的力量,那是一種……能夠無形中讓我們的力量流失,或者說,在慢慢吞噬我們一身功力的強大力量……”“嘶!”

聽到蘇鴻陽的話語,在場的十幾個地階聖皇暗黑州強者,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們感受著體內不知道何時,已經流失了大半的靈力,聖心中都是升起了一股寒意。

他們看著周圍聲勢浩大的殺陣,似乎見到了有一頭無形的惡獸,隱藏在這殺陣的暗處,暗中吞噬著他們一身的靈力。

“啊!”

一個暗黑州弟子忍受不了這種恐懼,立馬朝著殺陣邊緣衝去。

“我不想死,我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他發出恐懼的大吼。

但下一刻。

“哢嚓!”

一道水桶粗壯的雷霆,從天穹劈落下來,直接擊中了這暗黑州弟子。

恐懼,讓這位暗黑州弟子,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直接轟成了一片虛無。

“該死!”

見到這一幕,蘇鴻陽和景軒都是怒吼一聲。

他們原本氣勢洶洶而來,但如今,卻弄得這般狼狽,甚至還感到一絲惶恐。

冇錯,就是惶恐。

因為,未知,纔是最可怕的。

而那種無時無刻都在吞噬著他們一身靈力的詭異力量,充滿未知的恐怖,無法解釋,讓他們兩個地階聖皇七重巔峰的強者,都是感到了一陣恐懼。

恐懼,此時在殺陣中每個人心中開始蔓延。

他們都冇有看到的是,在這殺陣周圍的黑暗空間,一個漆黑,宛若黑洞般的吞噬旋渦,環繞著整個殺陣,正在緩緩吞噬他們的靈力。

江玄邁步在高空之上,此時看著底下一片慌亂的眾人,嘴角不由勾起一抹笑意,喃喃一聲,“吞噬領域,和表麵聲勢浩大的殺陣配合,簡直是對付人海戰術的最佳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