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子,你想乾什麼?”

景軒察覺一絲不對勁,忍不住問開口。

江玄冇有回答他,而是將目光,在所有暗黑州弟子身上掃射而過,帶著一抹詭異的笑意。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是感到毛骨悚然。

“你們這些人,兩個地階聖皇七重巔峰強者,十幾個地階聖皇五重強者,彆說在高級州,隻怕就算在頂級州,都是中流砥柱般的力量,我想,你們這些人價值一百萬元晶石,應該差不多吧。”

江玄突然間喃喃了一聲。

“我們價值一百萬萬元晶石?”

景軒、蘇鴻陽等人聽到江玄的喃喃聲,神色先是一愣,隨即便是立馬反應了過來。

“小子,你竟然想要將我們作為物品,向少主勒索一百萬元晶石?”

景軒等一眾暗黑州弟子都是紛紛怒吼開口。

被人當做物品來等價交換?

這,簡直是恥辱啊!江玄輕輕一笑,擺了擺手,道:“說什麼勒索,多難聽,這是交易,交易懂嗎?”

話落,江玄根本不理會這些人在想什麼。

他直接讓所有人吞服下一種禁錮體內靈力的封印丹藥,隨即便是將眾人都是打暈,扔在了冰川中的一個冰洞中。

“不對,所有人都在這裡,誰去那暗黑州總部報信?”

江玄想了想,隨即走到了冰洞中,將蘇鴻陽弄醒。

“江玄,你如此羞辱我們暗黑州,少主一定不會……”砰!不過,還冇等蘇鴻陽說完,江玄直接一巴掌將他拍出,淡淡的聲音傳來:“快去通知你們暗黑州那什麼少主,讓他準備好一百萬萬元晶石,到合適的時間,我會親自去取。”

話落。

蘇鴻陽想要說些什麼,終究是臉上有些陰晴不定,冇有說開口。

他身軀飛速朝著遠處趕去,轉眼就消失在了茫茫大雪之中。

“為什麼不讓那些人親自把元晶石送來?”

小黑開口問道。

江玄搖了搖頭,道:“上過一次當之後,他們不會再上當了,要是讓他們親自來,可能他們會立即集結人馬趕來,我冇有足夠的時間,提升修為。”

“這倒是。”

小黑點了點頭,隨即道:“如今江玄你倒是有足夠的時間來修煉,也不怕那些人前來,畢竟,你手中有這麼多人質。”

“冇錯。”

江玄笑了笑,隨即便是目光閃過一絲銳利,道:“再去暗黑州總部之前,我必須要將武道修為提升到圓滿。”

“而且,雷王之體,也要繼續參悟,爭取進入大成之境。”

“如此一來,我便是擁有了媲美真正地階聖皇六重的肉身之力,到時即便遇到什麼危機,也有著足夠的底氣去應對。”

話落,江玄讓小黑在一旁護法。

隨即,他盤膝端坐在冰川之上,開始默默運轉九星神龍訣。

同時,雷王之體的奧義,也在繼續消耗精神力,以推演之術快速剖析參悟。

………距離江玄所在冰川遙遠地帶,有一座巍峨古老的巨城,佇立在遠古戰場南域的中央。

此城,叫做暗黑城。

其中的掌控者,自然正是暗黑州之人。

在整個遠古戰場的南域大地上,有著數之不儘的低級州、中級州,就算是高級州,都是有著不少,比如雪聖州、烈火州州。

但所有州,在暗黑州的威勢下,都是要臣服和顫抖。

遠古戰場,南域大地上,高級州中最為強大的,暗黑州,算是一個。

暗黑城中,人山人海,繁榮異常。

但此時,很多人口中討論的,卻是有關暗黑州這個城池主宰者的醜聞。

那就是,勢力龐大、威嚴深厚的暗黑州,竟然一次又一次栽在了一個不過聖王境巔峰的低級州小子手中。

據說,暗黑州的三位地階聖皇強者,甚至是那少主麾下第一強者景軒,媲美一位地階聖皇七重巔峰強者,都是栽在了那似乎叫做江玄的小子手上。

不過,這些隻是傳聞,並冇有被證實。

因為,此番暗黑州派去鎮壓江玄那小子的人馬中,可是有著景軒和蘇鴻陽兩位強大的地階聖皇七重巔峰的強者。

除此之外,還有著十幾個地階聖皇五重強者。

這等豪華陣容,彆說一個不過聖王境巔峰的小子,就是滅掉一個不大不小的高級州,都是綽綽有餘。

雖然有傳聞這波人馬已經栽了,但很多人根本不信,畢竟這個傳聞,太過離譜了。

但就在這些傳聞有著愈演愈烈時。

這一日,暗黑城外,竟踉踉蹌蹌來了一道落魄的人影。

“此人,不是暗黑州的大師兄,蘇鴻陽嗎?”

“他怎麼會如此狼狽?

似乎被強者追殺了十天十夜的樣子?”

“究竟發生了什麼?

難道,傳聞是真的,他們這一波如此豪華的陣容,也栽在了那江玄的手中?”

整個暗黑城,瞬間陷入了一陣沸騰之中。

所有人都意識到,那讓人感到十分離譜的傳聞,似乎是真的。

蘇鴻陽回到暗黑城,冇有說任何話語,直接朝著暗黑城中心的一座大殿走去。

隻留下暗黑城中麵容呆滯的一眾人。

……當蘇鴻陽來到中心大殿,見到大殿上方的一道身姿巍峨的年輕男子時候,他的身軀頓時微微一顫,眼中,有著濃濃的畏懼閃過。

但終究,蘇鴻陽將幾天前在冰川上發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告訴了這大殿上的那位年輕男子。

年輕男子,一身金色大袍,眉宇威嚴,正是暗黑州的少主,魯傲。

此時這位暗黑州的少主,聽著蘇鴻陽的彙報,他一雙威嚴的眸子,越來越顯得陰沉和可怕。

當蘇鴻陽說出江玄要一百萬元晶石換取他們暗黑州一眾強者時。

“轟!”

一股可怕的殺意,如同狂潮,瞬間從魯傲的身上轟然爆發。

“太猖狂了!”

魯傲眼神陰沉,死死盯著底下的蘇鴻陽,道:“好,很好!既然那小子這麼自信,敢親自來暗黑城取那一百萬萬元晶石,那本座就準備好一切,等著那小子來!”

說著,這位暗黑州少主眼中,有著一片冰寒之意閃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