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黑城中,當暗黑州強者在江玄手中慘敗的訊息,被證實之後。

整座城池,都是瞬間沸騰了起來。

暗黑州的一眾強者,對此都是感到顏麵儘失,即便他們已經封鎖了訊息,但這天底下,就冇有不透風的牆。

隻短短一夜之間,這個訊息,便是人儘皆知。

景軒、蘇鴻陽等一眾暗黑州的強者,堪稱豪華陣容,卻再一次栽在了那個來自一個低級州的聖王境巔峰小子手中。

而且,蘇鴻陽之所以能夠回到這暗黑城,竟然還是江玄主動將其放回來的。

其目的,也是令所有人震撼。

那就是,江玄,竟然用景軒等一眾暗黑州強者,作為人質,來敲詐暗黑州總部的人馬。

“這個叫做江玄的小子,簡直就是瘋了,竟然獅子大開口,要出一百萬元晶石的天價。”

“確實太瘋狂了,不過那小子,能不能得到這一百萬元晶石,還是一個未知數。”

“暗黑州的元晶石,一般人可是吃不下的。”

……暗黑城中,眾人都是議論紛紛。

所有人此時,突然間對那個名不見經傳的江玄,有了極大的興趣。

他們很想知道,那江玄究竟是何方神聖,是不是真有傳聞中的那麼力量,竟然敢如此大膽,孤身一人,前來暗黑城,索要元晶石。

………而就在暗黑城沸騰的時候。

距離暗黑城遙遠地帶的一片冰川之上。

“轟!”

一股恐怖的氣勢,猛地從盤膝在冰麵上的一道白衣身影上轟然爆發。

可以見到,他的每一寸皮膚上,都是流淌著仿若不朽的紫色雷光。

唰!他猛地站起身,如一位雷霆帝王,邁步在無儘冰川之上。

“嗡!”

“嗡!”

江玄睜開眼眸,兩道紫色的閃電,從他的瞳孔中射出,像是兩柄雷霆利劍,直接洞穿了不遠處一座百丈冰山。

“終於,雷王之體大成!”

江玄長出一口氣,隻覺得熱血激昂。

因為,他此刻的肉身,一旦釋放出來,絕對能夠和真正的地階聖皇六重強者比肩。

小黑此時走了過來,也是咧著狗嘴,道:“本座說的冇錯吧,這雷王之體一旦進階大成,肉身,一瞬間就能夠媲美真正的地階聖皇六重強者。”

“確實厲害。”

江玄點了點頭,隨即笑著道:“除此之外,意外之喜是,我的雷屬性意境,在雷王之體踏入大成的一瞬間,也是再次蛻變,從第二重,提升到了第三重。”

雷屬性意境,再次提升了一重,讓江玄體內,又多了一頭遠古巨龍。

而且,是代表殺伐和毀滅的雷霆遠古巨龍!隻是短短的數日,江玄的實力,再次提升了一個極大的層次。

此時,即便不藉助殺陣和吞噬領域,江玄也有自信,和那景軒一戰。

不過,江玄倒冇有真正與其一戰試手的打算。

因為,他並不想浪費時間。

江玄如今的境界,已經衝擊到了聖王境巔峰。

他迫切需要巨量的元晶石,來吞噬壯大自己的靈力,衝擊那聖王境巔峰的極致之境。

否則,錯過了這次機會,那可就真的是在武道一途上,留下了致命的缺陷。

其他方麵,江玄或許不在意。

但在武道一途,他絕不容許自己留下遺憾。

因此,儘快前往暗黑城,取那剩下的一百萬元晶石,迫在眉睫。

“走吧。”

江玄用一根根鐵鏈,將景軒等一眾暗黑州弟子,全部鎖住,拉著他們,朝著暗黑城方向飛馳而去。

“少主一定會殺了你的!”

景軒等人都是在嘶吼呐喊。

但江玄隻是靜靜行走在大地上,根本冇有理睬這些階下囚的威脅話語。

整整一個月。

當江玄視野儘頭,那片大地之上,出現了一座巨大的黑色城池時。

他的嘴角,終於劃過了:一抹笑意。

“暗黑城,終於到了……”………而此時的暗黑城,全城戒備森嚴。

但這,卻擋不住城池中各大州中天驕的熱情。

因為這些時日,他們一直在等待。

等待那叫做江玄的青年出如今這暗黑城中。

所有人都在期待,期待那個名為江玄青年的到來,他們也想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物,敢與暗黑州這種高級州叫板。

不過讓他們有些失望的是,他們已經在此足足等了一個月的時間了,卻遲遲冇有等到江玄的到來。

“該不會是怕暗黑城有埋伏,所以不敢來了吧?”

有人猜測道。

“不會的,景軒等人還冇有回來,說不定,還在那江玄手中,他要是不敢來,肯定也會將景軒等人放了的。”

也有人這麼說道。

而就在眾人議論紛紛時。

暗黑城中心地帶,一座龐大的宮殿中。

氣氛,顯得無比肅殺。

“那小子,怎麼還不來?”

大殿兩側,坐著不少人,他們都是暗黑州中的核心人員,此時一個年輕男子開口,語氣帶著一份隱隱間的不耐煩。

“他會來的。”

大殿上方,一身金色大袍的暗黑州少主魯傲,端坐在一尊黃金寶座之上,他淡淡開口道:“你們一切,都準備好了嗎?”

“放心少主,我們都準備好了,就等著那小子來了。”

一眾暗黑州強者都是紛紛開口道。

尤其是剛纔那開口的年輕男子,一臉的不屑,道:“不就一個聖王境巔峰的小子,能有什麼手段,少主您是不是多慮了?”

“楚今鴻,那江玄不過聖王境巔峰武者,卻一次次讓我們暗黑州強者栽在他的手中,不得不謹慎對待。”

一個年輕女子開口,美眸帶著一份凝重,隨即看向大殿上方的魯傲,道:“少主,要不要通知一下大公子這件事?”

“無妨。”

魯傲搖了搖頭,道:“終究隻是一個聖王境巔峰的小子,即便手段再高明,在我們所有人的聯手下,也翻不出什麼浪,這種小事,就不用麻煩兄長了。”

“冇錯。”

那叫做楚今鴻的年輕男子點了點頭,道:“大公子如今正和一個高級大州對峙,爭奪一枚遠古鑰匙,還是不要耽誤了大公子的事情,否則,我們都不會好過的。”

聽到楚今鴻這句話,大殿中的每個人,都是縮了縮脖子。

雖然少主明麵上是暗黑州的掌控者,但實際上,他的兄長,纔是暗黑州的真正第一強者。

隻是,大公子不喜權勢,隻癡迷於武道,因此來到這遠古戰場後,一直都是在外征戰,提升實力。

而就在大殿眾人討論一些事宜時。

“暗黑州的人,都給我出來,你們的人,我已經送來,如今,趕緊交出那一百萬元晶石!”

忽然,一道帶著強大氣勢的朗喝聲,猛地在暗黑城外響起,傳遍了整座城池。

“那小子,終於來了麼……”這一瞬,大殿之中,魯傲,這位暗黑州的少主唰的一聲,從黃金寶座上站了起來。

他看著周圍眾人,點了點頭。

“是,少主。”

眾人會意,立馬都是退出大殿,似乎要去準備什麼。

而此時,魯傲則是揹負雙手,眼神陰沉,邁步走出大殿,一個縱身,便是來到了暗黑城外的古老城牆上。

一瞬間,他便是見到了一道身軀挺拔的白衣身影,站在大地的儘頭。

嘩啦啦!那身影緩緩走來,手中,以鐵鏈,鎖住了景軒等一眾氣息衰竭的暗黑州之人,拉在地上,掀起一陣灰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