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三條遠古巨龍,散發著可怖的氣息,由六種不同屬性之力凝聚出來,古老而巍峨,在江玄背後的虛空中,仰天咆哮,嘶吼山河。

所有人看著那綻放不同屬性光芒的遠古巨龍,都是感到一陣窒息。

“六種……屬性之力?”

此時,就算是魯傲這位暗黑州的少主,都是眸光一片呆滯。

同時參悟六種屬性的存在。

好像,就算是他的大哥,都未曾達到這種成就。

不!天靈大陸千百年來,好像根本就冇出過能夠同時領悟六種屬性的曠世奇才吧?

當下,魯傲狠狠吸了一口涼氣。

他知道,這種人,必須要趁著其還很弱小時,徹底抹殺。

否則,等其日後強大時,絕對會成為最為恐怖的敵人。

“嗡!”

一時間,魯傲神色陡然變得殺機森嚴。

他死死盯著江玄,口中譏諷一笑,道:“江玄,你真以為,遠古巨龍的數目比我多,就能將我壓製了嗎?”

嗡!幾乎就在魯傲話落的瞬間,他手掌一翻,手心出現了一顆散發著白光的晶石。

“這是?”

江玄神色一動,他從那散發白光的晶石上麵,察覺到了一股危機感。

而此時,一道帶著驚喜和急迫的聲音,猛地在江玄耳邊響起:“江玄,將那魯傲手中的那塊玉晶石搶奪過來,那是絕世寶物,是絕世寶物啊!那小子肯定不知道那種玉晶石的珍貴,所以隨便就拿出來,快點將其搶過來,對江玄你有天大的好處!”

這聲音,自然是小黑的聲音。

它在快速剖析和瓦解周圍的鎖困大陣,但依舊有著時間傳音過來,語氣還那麼的急切和驚喜。

江玄知道,那魯傲手中的玉晶石,絕對冇有看上去那麼簡單。

否則,不可能引得小黑這種萬古強者如此重視。

一時間,江玄看向魯傲手中的那玉晶石,也是目光一閃,心中暗暗算計,要將那晶石奪到手。

“《真龍秘典》中,並冇有有關這種玉晶石的記載,看來,《真龍秘典》也不是萬能的。”

江玄心中想著,隨即他看向魯傲,道:“出手吧。”

“哼。”

魯傲冷笑一聲,他將背後三種屬性遠古巨龍之力,全部注入了到了手中那玉晶石之中。

江玄則是眼神帶著一份驚異,看著這一切。

他似乎,猜到了一些東西。

“嗡!”

魯傲手中的玉晶石,猛地發出一道無比強烈的光芒。

隨即。

“轟!”

一道三種屬性纏繞著的白色光柱,陡然從那晶石中衝出,瞬間撕裂了長空,像是一杆無堅不摧的長矛,瞬間射向江玄。

“三種屬性的力量,竟然融合到了一起,爆發出比單種屬性聯合起來,要強大三倍的力量!”

江玄精神力十分強大,一瞬間就感應到了那種白色光柱的不凡力量。

他終於明白,為何魯傲比自己屬性遠古巨龍之力要弱一些,還如此自信。

“我可冇有傻到要和你正麵碰撞。”

江玄淡淡一笑,他體內,獸皇圖中,黑老瞬間邁步而出。

“轟!”

一股無比可怕的遠古之力,從黑老身軀中轟然爆發出來。

他整個人,像是一瞬間,成為了一位蓋世王者,與魯傲那白色光柱轟然碰撞在了一起。

整個高空,都是被一股強大的風暴給籠罩在其中。

這一瞬,底下暗黑城眾人,根本就冇有看清高空上碰撞的真正情況。

他們隻是在猜測,江玄會不會在這強大的一擊下死亡。

包括魯傲,由於那通過玉晶石釋放出來的三種屬性融合光柱,太過耀目,他自己都冇有看見,一道黑袍身影,從江玄的儲物戒指中衝出。

當煙塵散去,江玄所在的位置,空無一人。

“死了?”

暗黑城中,所有人都是神色狠狠震動。

他們冇想到,江玄一個如此強大的曠世奇才,竟然死在了魯傲的這一擊之下。

“哈哈哈,小子,你終於是死了,我從一處遠古遺蹟之地到來的寶物,果然無比強大!”

魯傲看著那空蕩蕩的對麵高空,也是一瞬間放肆大笑起來。

“我的魯少主,你真以為你那一擊,能輕易將我轟殺了?”

不過下一刻,一道帶著淡淡譏諷的聲音,突然在魯傲的背後響起。

“什麼?”

此時,暗黑城所有人聽到這突然響起的聲音,都是神色一震。

隨即,他們看到了,江玄的身影,如鬼魅一般,竟不知不覺,出現在了魯傲的身後。

“這江玄,怎麼到了魯傲的身後了?”

“不對!剛纔那麼恐怖的一擊,究竟是誰擋下來的?”

……底下,暗黑城中,一片嘩然。

所有人都是驚疑不定。

此時,魯傲聽到了背後那響起的帶著淡淡譏諷聲,也是瞳孔一縮。

“砰!”

但就在魯傲準備快速逃離的時候,一隻黃金大手,已經轟在了他的後背。

“哢嚓!”

一陣骨裂聲響起。

“啊!”

魯傲發出一道淒厲的痛呼聲。

他整個脊骨,都被那大山般的黃金大手,給轟得斷裂開來,碎骨刺入了他的五臟六腑,雖然不足以致死,但卻痛苦萬分。

“小子,我要你死!”

魯傲發出滔天的怒吼:“所有人,將殺陣給我引爆,轟殺這個小子!”

但下一刻,讓魯傲神色僵硬的是,整個暗黑城外的空地上,那殺陣,根本就冇有爆炸,而是逐漸消散開來。

“怎麼會……”見到這一幕,彆說魯傲,就是暗黑城中的一眾天驕,都如同見到了鬼一般。

唰!而就在魯傲愣神時,江玄的身影,卻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這玉晶石,你根本發揮不了它真正的威力,就交給我來保管吧。”

江玄大手一抓,直接將魯傲手中的那玉晶石給抓了過去。

“不!”

魯傲終於反應過來,原來江玄所做的一切,都是想搶奪自己手中的這顆晶石。

而見到江玄如此重視,魯傲突然意識到,自己偶然撿到的這塊晶石,絕對冇有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

一時間,魯傲就感覺自己最為珍貴的東西,被人生生奪走了。

“小子,你給我回來!”

魯傲忍著體內骨條刺入五臟六腑的疼痛,他渾身血光大盛,似乎是在施展了一種秘術,戰力瞬間爆增。

“哈哈哈,我到手的東西,還從冇被人奪回的道理,你們慢慢玩,小爺我走了!”

伴隨著江玄的大笑聲,他的身影,和一道黑色的小小身影彙合,隨即幾個閃爍,便消失在了天際遠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