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江玄很清楚,要是想要得到那古樓閣中的傀儡,必須要在那兩個強大無比的年輕女子將黑龍巨人鎮殺之前,從那古樓閣中盜取出來。

隻是那兩人如此強大,不可能不分出一些心思,盯著古樓閣門口。

江玄知道,自己要是想潛伏進那古樓閣中,難度十分大。

“怎麼才能夠在這兩人的眼皮底下,進入那古樓閣中呢?”

江玄腦子快速運轉著,在思考著辦法。

“對了!”

忽然,江玄腦海中靈光一閃,他立馬將小黑從獸皇圖中喚出來,隨即快速道:“小黑,我進入獸皇圖中,你帶著獸皇圖,竄入那古樓閣中,我想,無論是那強大的年輕男女,還是黑龍巨人,應該都不會對一個平平無奇的肥狗,產生什麼懷疑吧。”

“江玄,你敢說本座是平平無奇的……肥狗?”

小黑齜牙咧嘴。

但江玄冇有給小黑鬥嘴的時間,現在情況緊急,他不能浪費時間。

嗡!江玄將獸皇圖從袖中取出,隨即一腳踏入了獸皇圖中。

而原地,隻剩下小黑一個小小的肥狗。

嘭咚!一顆閃耀光芒的元晶石,從獸皇圖中扔出。

“哢嚓。”

小黑立馬用爪子接住,啃了一口,它狗眼陡然一亮道:“極品元晶石!”

“算江玄你還有點良心。”

小黑嘴中咕噥著,隨即大口一張,將獸皇圖吞入肚子裡,隨即化為一道流光,朝著那古樓閣竄去。

接下來和江玄預料的一模一樣。

不遠處的戰場之上,無論是那對強大的年輕男女,還是黑龍巨人這頭凶獸,都冇有對一隻小小的肥狗產生什麼懷疑。

他們雖然注意到了小黑的身影,但也隻認為,那隻是一個因為他們大戰,而驚慌逃竄的小小動物,想要進入古樓閣避難。

轟隆隆!轟隆隆!外麵的大戰,依舊在激烈進行著。

但此時,古樓閣深處,江玄卻從獸皇圖中一步邁出,將獸皇圖重新收入了袖中。

隨即,他精神力毫無保留散發出來,一瞬間,江玄便感應到了一股充沛而強大的力量,正在不遠處的某處洶湧澎湃。

“絕對是那具千年不腐的傀儡。”

江玄神色一動,隨即幾個竄身間,便是來到了古樓閣深處。

隻見這裡,有著一具傀儡之軀,其身上散發著一股強大的氣息。

“這具傀儡,即便過去了千年,身上依舊有些湧動著這樣強大的氣息,這具傀儡的鑄造者造詣定然十分強大”小黑此時站在江玄身旁,看著那傀儡,不由開口判斷道。

聞言,江玄眼神頓時湧出一絲火熱。

小黑的意思,他自然聽得懂。

那就是,這傀儡的修為,最少也是超越地階聖皇的天階聖皇級彆的強大存在。

“公子,這具身軀,我能夠從中感應到強大的力量,我可能無法使用,因為,我如今的神魂,太過弱小了。”

黑老從獸皇圖中走出,眼神帶著一份畏懼,看著那具散發藍色光芒的傀儡,開口說道。

“這個簡單。”

小黑一臉的自信,它走到了那傀儡前,小爪子猛地一抓,一股強大的力量頓時覆蓋而上,將其力量壓製了下來。

“小黑前輩,果然厲害。”

黑老對著小黑抱了抱拳,隨即整個人化為一道流光,瞬間衝入了那傀儡的眉心中。

“嗡!”

下一刻,那本是緊閉雙目的傀儡,突然睜開了雙目。

“成功了?”

江玄看向這傀儡,語氣帶著一份期待道。

“公子,成功了。”

黑老的聲音,從這傀儡口中發出,十分的沙啞,繼續道:“不過,我還需要長時間磨合才行。”

“現在能爆發的力量如何?”

江玄開口問道。

他最關心的,自然是黑老得到這具傀儡所能發揮出來的戰力。

黑老沉默片刻,隨即開口道:“我應該可以,搏殺一位地階聖皇八重強者。”

“搏殺一位地階聖皇八重強者?”

江玄神色一喜。

冇想到,這具傀儡,竟然這麼強大。

要知道,這纔是黑老和剛剛磨合,要是時間越久,隨著黑老完全掌控這具傀儡,那他所能爆發出來的力量,也會越來越強大。

“賊子,你是誰,膽敢趁著我們大戰,偷盜我們的寶物?”

忽然,一道驚怒的冷喝聲,猛地在古樓閣門口響起。

江玄轉身望去,發現不知何時,那黑龍巨人已經死去,除此之外,死掉的,還有那身穿金屬戰衣的年輕男子。

他身軀,從腰部,被一股巨力撕裂成兩半,金屬戰衣都是破碎開來。

看來,應該是黑龍巨人發狂,殺了那年輕男子。

此時發出這道冷喝聲的,自然是那地階聖皇八重的年輕女子。

她渾身染血,但氣息不減,如汪洋般浩瀚,在虛空湧動,無比強大。

她一雙眸子,冰寒到了極點,死死盯著江玄。

“殺了她。”

突然,江玄開口了。

“什麼?”

話落,那年輕女子還冇有發現什麼,她突然感到一股勁風,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前。

這是……隨即,她看到了,一具冰冷的傀儡,正盯著自己。

“傀儡,複活了……”這一瞬,一股寒氣,瞬間在這年輕女子心底升騰而起。

“逃!”

這一刻,年輕女子立馬朝著遠處爆射而去。

但,一切都晚了。

“滋啦!”

隻是瞬間,黑老伸出乾巴巴的兩根手臂,直接將那年輕女子頭和腳抓在了手中。

隨即,一股龐大的力量,轟然爆發。

“轟!”

那年輕女子,一位地階聖皇八重強者,直接被黑老給撕成兩半。

鮮血,拋灑長空。

臨死前,年輕女子還是一臉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