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明白。”

江玄點了點頭,隨即略帶唏噓道:“此次遠古密藏之爭,其實要注意的,不僅僅是暗黑州、淩風州和元滄州三個東域的高級大州,除了這三方強大勢力,那些隱藏在暗中的強大天驕,其實纔是最為難纏的。”

“就比如像你這樣的存在?”

小黑咧嘴一笑道。

江玄搖了搖頭,道:“低級州中,能出我這樣級彆的存在,極少極少了,我們要留意的,是那些可能來到這東域的頂級州中的強者……”“不過,要是能夠在這遠古密藏中獲得巨大好處,強勢崛起,說不定,能夠成為天麟學府強者看中的種子弟子。”

江玄很清楚,雖然說最後能夠進入天麟學府,要看半年後的萬州大戰。

但要是誰能夠在萬州大戰之前,闖出一番名氣,那對進入天麟學府,也是有著極大的好處的。

“還是要儘快找到足夠的靈聖丹,突破到地階聖皇三重才行。”

江玄喃喃一聲。

雖然他早就可以一舉衝破到地階聖皇二重,甚至三重。

但江玄始終壓製著自己的修為。

因為江玄不想成為平庸之輩,他要尋找到百萬靈聖丹,吸收之後,突破到地階聖皇三重。

屆時,他的實力,將會有一個巨大的提升。

而此時,就在整個城池中,各方勢力,亦或是獨行俠,都在摩拳擦掌,準備大乾一場時。

夜幕下,高空中。

一座漂浮在空中的黃金車輦上,站著幾道身影。

此時,他們看著底下的一個個古老的城池,似乎在議論著什麼。

“這暗黑州,真是一群廢物,堂堂一個排名前列的高級州,結果卻栽在了一個低級州小子的手中。”

幾道身影中,其中一人開口說道,語氣帶著一份不屑。

“那叫做江玄的小子,雖然隻是小小的地階聖皇一重,但其手段,卻值得我們慎重對待。”

幾人中,站在中央的一個藍衣男子淡淡說道。

他揹負一柄長劍,渾身上下時刻透發著一股鋒銳的氣息,讓人不敢直視。

“孟兄說的不錯。”

又一個器宇軒昂的青年男子開口了,他神色帶著一份凝重,道:“在戰場北域,前段時間突然出現了一個似乎叫做武承風的傢夥,他不知從哪得來的訊息,竟然獨自一人,尋找到了一個魔元大陸古勢力傳承,結果一飛沖天,風頭甚至蓋壓了北域的幾大高級州中的強大天驕,比這江玄,還要恐怖。”

“這武承風,似乎也來自一個低級州。”

揹負長劍的藍衣男子再次開口了,道:“所以,在這遠古戰場之中,有強大機緣者,太多太多了,無數平庸之輩,得到了某個強大造化,一朝崛起,魚躍龍門,所以,我們不能小看任何人。”

“咯咯咯,孟峰,什麼時候,你的膽子,竟然變得這麼小了?”

突然,一道銀鈴般的笑聲,猛地在這片夜空響起。

隨即,一個古靈精怪的淡黃裙少女,從遠處邁步而來。

淡黃裙少女古靈精怪,此時她邁步而來,那車輦上站著的幾道身影,都是露出了一抹深深的忌憚。

至於那叫做孟峰的藍衣男子,看到那淡黃裙少女,眼中也是露出一絲詫異。

隨即,孟峰笑著道:“冇想到,洛歆甜你也來了,看來,那些傢夥,也打起了這東域遠古密藏的主意。”

“遠古密藏,可不同於其他的普通傳承之地,自然是吸引來一些難纏的傢夥。”

洛歆甜大眼珠轉了轉,隨即笑道:“不過你放心,我這一次來這東域遠古密藏,不是為了你們而來,我來,是為了我一個朋友。”

“哦?

我們的洛大小姐,竟然還有朋友?

這可真是稀罕事!”

孟峰笑了笑,有些好奇道:“隻是不知道洛歆甜你口中的朋友,是誰?

存在於這底下的城池之中?”

“咯咯咯,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洛歆甜笑嘻嘻地道,隨即嬌小的身軀一動,直接消失在了夜幕中。

“孟兄,這洛歆甜欺人太甚,竟然敢無視我們,無視孟兄你。”

車輦上,孟峰背後的一個青年男子神色一怒,不由開口道。

孟峰搖了搖頭,道:“此女,你們最好還是彆惹,她真正的身份,遠遠不是你們瞭解的那樣,我們誰都惹不起。”

“這麼恐怖的嗎?”

聽到孟峰那凝重的語氣,車輦上眾人都是忍不住開口道。

………時光飛逝,轉眼半個月的時間,已經過去了。

終於,這片區域的天驕,都開始蠢蠢欲動。

因為今日,就是遠古密藏開啟的日子。

整個古城池地帶,來自各大州的天驕強者,整個東域的勢力,都聚集到了這裡。

當江玄從客棧中走出時,也是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隻見入眼處,一片人頭湧動,黑壓壓的一片,看不到儘頭。

江玄甚至連客棧的門,都出不了。

因為,他所在的這處客棧,距離那千丈古碑十分接近,周圍無數天驕,都是擠到了這裡,就等著遠古密藏開啟。

此時,江玄也明白過來。

看來,四枚遠古鑰匙在誰的手中,其實都是一樣的。

因為,遠古密藏開啟後,大門,會一直開啟,後續的人,都能進入,尋找機緣造化。

但江玄相信,那麼多人,對遠古鑰匙有著極大的渴望,肯定這四枚遠古鑰匙,還有著其他的作用,隻是自己如今還冇有發現罷了。

“轟隆隆!”

而就在此時,遠處那拔地而起、像是一柄巨劍的千丈古碑,突然動彈了起來,像是具有生命一般。

“古碑動了!密藏之門要開啟了!”

眾人望著遠處那顫動的千丈古碑,神色都是露出一抹興奮之色。

畢竟,像這種古老的密藏中,說不定有著能夠改變自身命運軌跡的機緣造化,所以,這些天驕們自然都是感到無比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