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我不相信!”

魯寒披頭散髮,模樣極其狼狽。

此時他半跪在地上,仰天怒吼,根本不願相信江玄竟然如此強大。

他成功突破到了地階聖皇八重,正是自信心膨脹的時候,但如今,卻被江玄鎮壓得這麼慘,魯寒心中自然是不甘心。

“嗡!”

而此時,江玄眼神充滿了冰冷,他如一位帝王,手持巨大的寒冰戰劍,邁步而來,巨劍斬下,沉重如嶽,像要劈開整個大地。

江玄渾身上下散發著濃鬱的殺意,恐怖的力量和劍芒,再次劈下,有著橫掃八荒、吞吐日月之勢。

“當!”

魯寒發出不甘的大吼聲,身上衝出了一柄柄閃耀璀璨光芒的靈兵,想要抵擋江玄的殺劍。

“鏘”“鏘”……但江玄神色平靜,隻是不停揮動著手中的長劍,像一座座大嶽轟下。

此刻,江玄身披金龍甲,身軀高大,英姿雄偉,黑髮狂舞,每一寸血肉,都是變成了金黃色,還流淌著不朽的雷光,如一位遠古戰尊復甦,眼神鋒銳,具有無匹的戰力,碾壓魯寒。

“咚!”

“咚!”

“咚!”

魯寒被江玄劈得連連後退,氣息衰竭到了極點。

“當!”

當最後一劍劈下後,魯寒仰天咆哮一聲,整個人瞬間被劈成了兩半,血染青天,屍體從高空墜落。

“魯寒,竟然隕落了!”

整個場上,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望著那從天穹墜落的魯寒屍體,所有人都是心頭一震。

他們的心臟,此刻都在劇烈的收縮,神色驚懼到了極點。

江玄,竟然如此強大和可怕,將魯寒這位暗黑州的大公子,硬生生劈成了兩半,血染青天。

“快逃啊!”

而此時,見到這震撼一幕的一些人,比如行刀客和虎女,比如魯傲等一眾暗黑州弟子,都是紛紛朝著遠處逃去。

這些人,已經被江玄嚇破了膽了。

“唰!”

而此時,小黑的身影一閃,黑乎乎的狗爪子上,再次多了一個儲物戒指,正是魯寒屍體上的‘寶庫’。

江玄見此,冇有理會周圍竊竊私語和震撼的眾人,直接邁步遠去。

這裡的九天丹霞,已經被他完全吞噬完畢,已經冇有留下去的必要了。

路上。

小黑清點著安邪雲的乾坤袋和魯寒的儲物戒指,發現了不少好東西。

其中,讓江玄神色一喜的是,兩人的儲物戒指中,竟然有著钜額的元晶石和丹魂石。

其中,元晶石,江玄暫時用不上。

但丹魂石,他卻是急需。

因為,隨著武道修為的提升,江玄發現,自己精神力要是跟不上,可能會影響自己的武道根基,讓其變得不穩。

因此,江玄離開這片九天丹霞之地後,便是尋找到了一個偏僻的山脈,直接進入其中,開始煉化那從兩人身上掠奪而來的一塊塊丹魂石。

一共三十萬數目的丹魂石,這可是一筆钜額的財富。

但隻是短短的十天,江玄便將三十萬丹魂石全部吞噬用掉了。

他的精神力,也瞬間提升了一大截,直接從三十階,猛地提升到了三十三階。

距離三十五階的天階神念師中期,已然不遠。

隨著精神力的提升,江玄發現,無論是自己的神念師手段,還是歲月大帝的傳承,都增強了不少,尤其是空間裂縫。

原來,江玄一下隻能瞬間撕裂出兩道空間裂縫,但如今,卻能一瞬間撕裂開來五道空間裂縫。

除此之外,江玄還能將空間撕裂出來裂縫距離,變得更加遙遠。

武道和精神力一道,都在快速提升之中。

三日後。

江玄朝著遠古密藏空間深處的方向走去。

雖然這一次來到這遠古密藏中的最主要目的,就是突破到地階聖皇,已經完成了。

但是,這遠古密藏中,有著無數古老勢力留下來的傳承。

江玄,如今實力大增,自然要前往深處,爭一爭造化機緣。

除此之外,小黑想要提升實力,壯大神魂,也需要一些強大的天材地寶來吞噬。

因此,無論如何,要是不進入這密藏真正的深處搜查探尋一下,江玄,或是小黑,都不甘心。

此時,黑老已經重新進入了獸皇圖中。

這段時間他一直在外麵為江玄保駕護航,也該時候回獸皇圖鞏固一下修為,磨合那具千年不朽的傀儡之身了。

隨著磨合的程度越來越高,黑老爆發出來的力量,也將會越來越強。

而且,最讓江玄看好的是。

以後,隻要不斷有越來越強大的傀儡,給黑老使用,他的實力,將會越來越恐怖。

可以說,黑老根本就不需要用多少修行資源去培養,隻需要,不斷找尋強大的傀儡之身,便可讓黑老越來越強橫。

在前往密藏空間深處的路上,江玄遇到了不少或懸浮在高空、或沉在海底深處的古老遺蹟。

當然,江玄也遇到了許多來自其他州的年輕天驕。

他們很多都是為天材地寶、遠古遺蹟中的某件寶物,而大打出手,血流成河。

無論如何,隨著時間的流逝,這遠古密藏中的一切,將會變得越來越血腥,這裡必將血流成河。

而就在第七日,江玄終於深入了遠古密藏。

他來到了一處海域。

海域上,一座巨大的島嶼,顯露在視野中。

周圍,不少人的激動討論聲傳來,似乎那海域中央的島嶼上,有著無比強大的遺蹟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