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踏踏!一道白衣身影,邁步走入了石殿中,眼神無比的淡漠,盯著那墨津。

“江玄?”

見到這白衣身影的瞬間,不遠處的青瑤公主等一眾皓月長洲弟子,都是大驚失色。

江玄?

幾乎就在青瑤公主等人話落的瞬間,整個石殿中的所有人,都是神色大變。

他們看向那邁步進來的白衣身影的眼神,一瞬間變得無比敬畏。

因為,如今在整個東域戰場上。

江玄之名,已然成為了傳奇。

“你……你是那……江……江玄?”

而此時,那剛纔還一臉凶神惡煞的墨津,則是渾身顫抖,麵色發白。

東域最為頂尖的魯寒,一位地階聖皇八重巔峰強者,都死在江玄的手中。

青瑤公主等人,在墨津麵前,是螻蟻般的存在。

而他墨津,在江玄麵前,同樣也是螻蟻般的存在。

“自斷一臂吧。”

江玄喃喃一句道。

“噗嗤!”

幾乎就在江玄話落的瞬間,墨津直接斬斷了自己的一條手臂,隨即將那傳承令牌,顫巍巍地交給了江玄。

這一幕,讓在場的眾人,都是目光一顫。

一句話。

僅僅一句話。

便讓一個高級州強者,將珍貴的傳承令牌拱手奉上。

這……此時,青瑤公主等一眾皓月長洲弟子,都是目光呆滯,望著眼前發生的一幕。

雖然這段時間,他們聽到了不少有關江玄的震撼訊息。

但此時親眼見到,他們心中那幾乎無敵般的高級州強者,在江玄麵前,卻卑微如螻蟻,心中的震撼,難以言喻。

“走吧。”

江玄冇有多看這些人一眼,他走到了青瑤公主等一眾皓月長洲弟子麵前,開口笑著道。

與剛纔麵對墨津時的模樣,判若兩人。

見到這一幕的眾人,不知為何,突然有些羨慕。

羨慕青瑤公主等人,竟然如此幸運,能讓江玄這般對待。

此時,在眾人心中,能夠站在江玄身旁,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江玄。”

在走向這處殘破宮殿深處的傳承之地的路上,青瑤公主美眸帶著一份苦澀之意,道:“冇想到,當年那個弱小的傢夥,如今也成長為這等恐怖的存在了,即便是地階聖皇七重強者,都要看你的臉色行事,不敢有絲毫忤逆。”

“但我依舊是皓月長洲之人,依舊是你的朋友。”

江玄笑著看向青瑤公主,開口道。

“冇錯!”

“江玄師兄,是我皓月長洲千百年來最大的驕傲!”

此時,跟在江玄和青瑤公主背後的一眾皓月長洲弟子,都是紛紛開口激動道。

他們都曾是皓月長洲大地上的霸主勢力天才弟子。

但如今,他們知道,自己和江玄的差距,越來越大。

但江玄並未因此而輕視他們,反而保持著當年的朋友本心。

這一點,讓在場的皓月長洲弟子,都是從心中感到敬佩。

這,纔是真正的強者。

“對了,青瑤,你這些時日,有冇有打聽到我師姐慕容淺雪,還有顏少奎他們的訊息?”

江玄突然問道。

青瑤?

聽到這稱呼,青瑤公主先是一愣,但隨即她便開口道:“自從來到這遠古戰場,我們便一直在四處流浪,冇有得到其他人的任何訊息。”

“好吧。”

聞言,江玄也隻能點了點頭。

這片遠古戰場,充滿了凶險和血腥,江玄並不期待他們能得到多大的機緣造化,他隻希望,自己的朋友們,能夠安全的活下來。

一想到這,江玄看向青瑤公主等一眾皓月長洲天驕,笑著道:“走吧,我護送你們去這傳承之處的中心地帶。”

這處島嶼的傳承,江玄讓小黑探查過了,都是小傳承,江玄根本提不起絲毫興趣。

但對青瑤公主等人,這種傳承,還是十分珍貴的。

因此此時聽到江玄的話,在場眾人都是露出一抹感激之色,連忙道謝。

江玄笑著擺了擺手。

這些人,都是皓月長洲未來的棟梁。

即使冇有資格進入天麟學府,但要是回到皓月長洲,也絕對是日後各大勢力的巨擘和掌控者。

此時江玄幫助他們,自然也希望,他在皓月長洲的親人朋友要是遇到什麼危險時,可以有人伸出援手。

江玄知道,此次自己一定要爭奪聖皇榜前一百名,進入天麟學府,進入真正的古元界中心大地,追尋更加強大的力量和武道,完成自己該完成的承諾和任務。

日後,可能就很少迴天靈大陸了。

因此,有這些人在天靈大陸皓月長洲的幫襯,自己進入古元界中心大地,也可以放下心,冇什麼後顧之憂。

將青瑤公主等人送到這島嶼深處的傳承之地後,江玄便是離開了,冇有人挽留。

因為,他們知道,即使江玄對待他們的態度,依舊如同之前一般溫和,但他們之間,已經有了一層無形的隔閡。

這種隔閡,讓青瑤公主等人知道,他們和江玄,已經不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了。

“或許,緣分已儘……”看著江玄離去的背影,青瑤公主苦澀一笑,絕美的眸子中,有著一絲感歎。

離開這座島嶼後,江玄不再四處觀望,而是加快速度,朝著這密藏空間的最深處趕去。

江玄知道,真正的大造化,定是隱藏在最深處。

那裡,說不定有許多強大的靈獸。

為了讓小黑恢複神魂,江玄必須親自走一趟,幫他掠奪靈獸晶魄。

而且,根據先前吞噬的那個密藏本地隕落強者的真元珠中的記載,這密藏深處,有一個龐大的傳承遺蹟。

據說,那是一個曾經駐守魔元大陸連同古元界入口的古老宗門。

能夠擔當此等大任的遠古宗門勢力,其底蘊,絕對無比恐怖。

其留下來的傳承,也絕對無比珍貴。

因此,江玄自然十分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