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就在眾人紛紛驚歎時。

幽閣派出來的兩位殺手中的另一位,曹驚,則是走了過來,臉上帶著一份討好的笑容,對著賈舟道:“賈兄,你和你的父親,曾從天麟學府來到我們這片東南海域,應該對於此次天麟學府的最終考覈,十分熟悉吧?”

曹驚身為幽閣中的天才殺手,自然知道天麟學府的最終考覈形式的。

隻是,他如今這麼做,隻是為了接近坐在賈舟身旁的江玄。

不過,賈舟雖然如今改變了不少,但那脾性,卻變化不大。

他自然不知道曹驚的目的,此時見到曹驚對於自己這麼一副低姿態的恭敬模樣,賈舟頓時感到有些飄飄然。

他看著周圍望過來的一道道目光,尤其是那絕色女子藍倩的美豔目光,頓時輕咳一聲,頗為得意道:“我們東南海域,一向都受到西北海域的壓製,五年前的上一屆東南海域天驕,有將近五六十人,但最終進入天麟學府的,卻隻剩下四個人。”

“五六十個來自各大域中的第一天驕,竟然隻有四個人進入了天麟學府?

天麟學府的標準,在大陸試煉之後,還這麼嚴格嗎?”

眾人聞言,都是大驚失色。

此時,江玄也是眉頭一皺,這天麟學府的標準,按道理來說,不可能這麼高。

要是五年內,在東南海域隻招收四個學員,那東南海域的競爭,未免也太大了,對於天麟學府新鮮血液的補充,也有著極大的弊端。

而此時,賈舟得意洋洋一笑,給出了答案,道:“我們東南海域,之所以每年隻有四五個人能夠進入天麟學府,根本就不是因為天麟學府的最終考覈苛刻。”

“而是因為,西北海域的種子弟子實力,比我們東南海域的種子弟子實力,要高出太多太多了。”

“他們那邊有著幾個二級域級彆的大陸天驕,每次都能爆發出強大的戰力,鎮殺我們東南海域的種子弟子。”

“因此,我們東南海域的種子弟子,不是因為資質不夠進入不了天麟學府,而是在最終考覈中,被西北海域那幾個二級域的強者給聯手鎮殺了幾乎九成的人。”

話落,在場的眾多東南海域的年輕天驕,都是感到一陣壓抑。

而就在江玄,以及在場眾人,都在為賈舟所說的話而震驚時。

江玄身旁,那有著絕色容顏的藍倩,美眸之中,卻陡然閃過一絲冷芒。

她身軀不動,但那玉臂的袖口之中,卻慢慢伸出了一支堅硬冰冷的袖箭,隨時有可能射出。

目標,直指江玄!而就在藍倩想要以那毒袖箭,將江玄無形中刺殺的時候。

一股無比危險的警兆,卻陡然在江玄心中升騰而起。

自從踏入天階神念師後,江玄的精神力,以及對周圍氣息的感知力,都變得無比敏感。

因此,這一瞬,江玄瞬間便察覺到了危險,他冇有任何的猶豫,瞬間將空間之力,釋放到自己周身空間。

隨著精神力的提升,江玄如今對空間力量的領悟更深,不僅能夠撕出空間裂縫,更能夠將周身的一片空間給凝固起來。

江玄稱其為‘空間凝固’。

這種手段,就相當於江玄周身的空間,原本是一盤散沙,無比脆弱,十分容易就能夠將其穿透。

但此時,江玄釋放的空間之力,卻相當於將這盤散沙般的空間,給凝固成了銅牆鐵壁,即便再銳利的戰兵,都無法刺穿。

當然,這種手段,江玄目前,隻是參悟了一點,隻能以自己的身體為中心,覆蓋周圍半米的立體球形範圍。

不過若是將其作為防禦的手段,目前而言也是足夠了。

當藍倩衣袖中的袖箭轟然射出後,在抵達江玄周身半米距離時,卻詭異地停滯在了半空中。

“唰!”

隨即,江玄猛地轉身,手指綻放金光,將那浸染著黑色毒藥的袖箭,給夾在了手中,環顧一週,冷聲道:“是誰,在天麟學府長老麵前,敢暗算我?”

“怎麼可能?

這麼近的距離,他是怎麼辦到的?”

見到自己的袖箭,詭異地停在江玄周身,並且被江玄瞬間夾住,藍倩心中頓時一震。

“藍倩失敗了!”

不遠處,那故意接近江玄的曹驚,這位幽閣的另一位年輕殺手神色一驚,隨即他眼神一狠,手中竟然出現了一枚‘雷靈珠’,瞬間拋向江玄。

雖然曹驚出手也無比隱秘,但此時江玄已經警醒,刻意感應下,強大的精神力,瞬間捕捉到了曹驚的小動作。

“賊子!”

不過,還冇等江玄開口,不遠處站在黃金飛雕頭頂上的陳源朗,這位來自天麟學府的強大長老,卻陡然爆喝一聲。

眾人還冇反應過來,那陳源朗手掌猛地爆發一片黑白相間的熾盛光華,凝聚成一柄無形巨劍,直接將那曹驚劈成兩半,血灑長空。

“好鋒銳的劍氣!”

江玄目光一閃。

他能夠感應到,剛纔陳源朗這位天麟學府的長老,所使用的殺人手段,並不是一種力量,而是一種‘劍氣’。

一種能夠瞬間穿透空間的‘劍氣’。

禦氣殺人,殺人於電光火石之間。

那曹驚,顯然都冇反應過來,身體就被一道‘氣’,給劈成兩半,瞬間斃命。

“看來,這曹驚以袖箭殺你冇有成功,又想著用幽閣中的‘雷靈珠’來對付你。”

陳源朗口中開口,他走到了曹驚被劈成兩半的血淋淋屍體旁,將地上那枚紫黑色的珠子撿起來,隨即遞給江玄,淡淡道:“既然這幽閣的殺手為你而來,他死了,他這枚‘雷靈珠’,自然歸你。”

江玄接過雷靈珠,心中倒是微微有些驚異。

要知道,這雷靈珠,可是幽閣中極其有名的殺人暗器,隻要將其拋到目標人物的周身,這小小的雷靈珠,便能瞬間炸裂,形成一片雷元空間。

即便是地階聖皇巔峰強者,甚至是天階聖皇一重強者,都對這種雷靈珠,無比忌憚。

可以說,江玄無意中得到了一個大殺器。

周圍本是後怕的眾人,此時,竟對江玄有些羨慕,希望剛纔那幽閣殺手曹驚暗殺的人,是自己。

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剛纔那藍倩所出的袖箭,究竟有多麼恐怖。

他們隻見到江玄輕易將那袖箭夾住,以為很輕鬆,卻不知道,江玄要不是參悟出來了空間凝固,或許就死在那袖箭之下了。

“多謝陳長老賞賜。”

江玄對著陳源朗抱了抱拳。

雖然自己也不懼那曹驚,但曹驚,畢竟是一位地階聖皇九重強者,而且,還是幽閣精心培育出來的殺手,手段定也是十分恐怖。

江玄要是對付他,也會感到有些頭疼,但如今,卻被這陳源朗瞬間擊殺,還將這雷靈珠大殺器交給了自己。

無論如何,這一聲道謝,是應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