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陳源朗的帶領下,不到片刻時間,眾人已經來到了天麟學府內部一處演武場上。

這演武場邊緣,立著一塊古老的石碑,上麵有著兩個蒼勁有力的古字——鎮龍。

“鎮龍”兩字,是一位劍道大師雕刻上去,鍍上一層銀,如兩條銀龍,盤臥在那古老石碑上。

“絕對是一位高階劍皇,甚至大成劍皇留下來的字跡。”

江玄望著那石碑上的兩個古字,眼神瞬間變得銳利,若有時間,來此古碑之前,觀摩字跡,說不定能讓自己的劍道意境,得到提升。

“喲,這一屆的東南海域種子弟子,倒是有不少,不過最後的結果,想來也是一樣。

嗬嗬,真不知道,你們這一次又能在我西北海域天驕的屠殺下,存活下多少,有可能和往年一樣,最後隻剩下四五個人,苟延殘喘。”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帶著譏諷和冷意的冰冷聲音,猛地從不遠處的一個方向響起。

東南海域的一眾種子弟子聽到這話,一個個麵色一怒,紛紛朝著那個方向看去。

隻見遠處,一群身穿高貴服飾的年輕男女,緩緩朝著這邊東南海域種子弟子走來。

這群人,自然是西北海域的年輕天驕們。

由於西北海域中,存在著一個十分強大的二級域大陸,因此,西北海域的天驕們,在麵對東南海域的一眾人,總是帶著一份天生的優越感。

剛纔那開口之人,正是這群西北海域天驕中為首的一人。

此人叫做火雲飛,乃是西北海域中的一位強大天驕。

他負手而立,神色孤傲,眼中帶著一份漠視,掃射了一眾東南海域的天驕一眼,隨即淡淡一笑道:“難道我說錯了嗎?

你們東南海域,五六十人中,能有幾人的修為,到了地階聖皇九重層次。”

“而我西北海域天驕數目,足足有著幾百人,地階聖皇九重強者,更是多得數不勝數,你東南海域再這麼下去,隻怕遲早有一天,會被我西北海域武道界給滅掉。”

火雲飛說著,語氣帶著一份霸道。

東南海域和西北海域大陸域中的武道界,一直處於敵對狀態,一旦有一方武道界呈現衰竭之勢,可能就會被另一方吞併。

要知道,無論是東南海域,還是西北海域,都對對方的修行資源,十分覬覦。

要不是這些年東南海域出了幾個妖孽級彆的強者,威震一方。

隻怕,西北海域的武道界,早已跨越無儘海域,將整個東南海域武道界給滅了。

此時,聽到火雲飛這般明目張膽的挑釁。

東南海域這邊,自然是有人忍不住了。

一個揹負長劍的藍衣男子邁步而出,他身上劍意沖霄,冷眸盯著那火雲飛,道:“火雲飛,你西北海域即便強橫,但也不要欺人太甚。”

“我就欺人太甚又如何?”

火雲飛笑了,臉上帶著一份深深的譏諷冷意,道:“東南海域的人,都是一群酒囊飯袋,每一次在最終考覈中,都被我西北海域的人斬殺殆儘,隻能剩下幾人苟延殘喘,我就挑釁了,你又能如何?”

火雲飛的話語,帶著一抹理所應當高高在上的優越感。

就如好像,東南海域的人,在他西北海域麵前,就應該卑躬屈膝,俯首稱臣。

“我要向你決鬥。”

揹負長劍的藍衣男子,眼神無比陰沉。

他乃是一位大成劍王,有著地階聖皇八重巔峰的修為,在東南海域一眾人中的實力,可以說是僅次於藍倩這個地階聖皇九重強者。

“你要和我決鬥,恐怕還不夠資格。”

火雲飛冷冷一笑,根本看都冇看這藍衣男子一眼。

“接劍!”

藍衣男子見此,憤怒的一吼,隨即背後的長劍,唰的一聲,直接化為一道白芒,撕裂長空,瞬間來到了火雲飛的身前。

“我說過,你還不夠資格!”

火雲飛猛地大喝一聲。

“砰!”

他大袖一揮,一股強大的力量,如同排山倒海般,瞬間將那藍衣男子的所有劍氣全部擊碎。

“噗嗤!”

隨即,那藍衣男子甚至都還冇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被那火雲飛給轟飛,口吐鮮血,模樣狼狽。

“這麼強?”

見到這一幕的東南海域的天驕們,神色頓時一震。

那藍衣男子,可是一位地階聖皇八重巔峰級彆的大成劍王啊。

其實力,在東南海域的一眾人中,都可以算得上頂尖的存在了。

但如今,他依舊被這西北海域中隨便走出的一人給擊敗了。

這西北海域,果然底蘊深厚,不可抵擋。

這一刻,東南海域的所有天驕心中,都是閃過一絲絕望。

他們知道,此次天麟學府的最終考覈中,他們東南海域,隻怕又要麵臨西北海域一眾人的圍殺屠戮了。

“冇事吧。”

江玄來到了那藍衣男子身前,將一道雄厚龍力打入其體內,幫助他穩固了傷勢。

“多謝。”

藍衣男子眼中露出一絲驚異之色,對著江玄抱了抱拳。

他能清楚感應到,剛纔江玄打入其體內的力量,雖然隻是一道,但卻無比的雄渾和龐大。

此子,絕對冇有那麼簡單!隻一瞬間,藍衣男子再看向江玄的眼神,充滿了一抹鄭重。

“地階聖皇三重?”

此時,那火雲飛見到江玄去攙扶藍衣男子,頓時眼神露出一絲陰翳,陰笑道:“你又是什麼東西,敢和我作對?

地階聖皇三重,嗬嗬,你們東南海域,看來還真是冇人了,連地階聖皇三重這種螻蟻,都能被選中,作為種子弟子,簡直是在浪費名額。”

“火雲飛,你不要太囂張了。”

賈舟知道江玄的深淺,他此時邁步上前,盯著火雲飛,麵色無比的陰沉。

此時,就連賈舟這位二世祖般的人物,都是麵容陰沉。

可見,火雲飛,是惹了眾怒。

火雲飛知道賈舟的身份不簡單,有個天麟學府護法的爹,當下不由得露出一抹忌憚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