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就在陳源朗心中糾結時。

江玄卻邁步上前,對著陳源朗笑了笑,道:“陳長老放心,我下手知道輕重,不會傷了火兄的性命的。”

什麼?

聽到江玄的話,場上頓時一靜。

就連陳源朗這位天麟學府的長老,也是微微一愣。

眾人都知道,陳源朗剛纔所說的‘禁止殺人見血’,是為了保護江玄,免得江玄被火雲飛殺了。

但如今,江玄卻說自己會手下留情,不會傷了火雲飛的性命。

這讓眾人,都是出現了一瞬間的愣神,隨即,便是滿場的鬨笑聲。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區區一個地階聖皇三重的小子,竟然敢揚言要傷火雲飛師兄的性命,真是自不量力!”

“這小子也太狂了,火雲飛師兄,雖然不能殺他,但將其靈脈廢掉,四肢撕掉,應該冇問題吧。”

“冇錯,廢了這小子,將其扔出天麟學府,最終考覈,他也不需要參加了。”

……一眾西北海域的天驕,都是露出一抹譏諷之意,紛紛嘲諷道。

“江玄,與我一戰,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麼資格,敢口出狂言?”

火雲飛眼神十分冰冷,他渾身殺氣騰騰,一股澎湃的火屬性力量,如同狂暴的浪潮,瞬間從他的身上洶湧而出。

“慢著。”

但就在這時,江玄卻突然開口。

“怎麼了?

小子,你怕了?”

“現在怕了,已經遲了,火雲飛師兄,直接廢了這小子,讓他知道得罪我們的下場。”

“這小子太狂妄了,的確需要狠狠教訓一下,他才知道,這裡,可不是他們東南海域那片不毛之地,這裡,是強者天驕雲集的天麟學府!”

……一眾西北海域的天驕,紛紛叫道。

“你現在認輸,已經遲了。”

火雲飛看向江玄,陰冷一笑道。

江玄搖了搖頭,道:“我什麼時候說過我要認輸了,我隻是不想白白出手,我想和你賭點東西,就算是出手費吧。”

嘩!聽到江玄那聽似平靜,實則霸道之意的話語落下瞬間,整個場上,頓時一片嘩然。

“出手費?”

聽到江玄所說,火雲飛眼神陡然一冷。

這小子,太猖狂了。

但是,為了儘快讓江玄廢掉,火雲飛頓時道:“隻要你能勝我,我給你百萬元晶石!”

百萬元晶石?

話落的瞬間,在場的眾人,都是猛地倒吸一口冷氣。

這可是一筆钜款啊!江玄點點頭,笑了笑道:“還算有點誠意。”

“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火雲飛突然開口了。

“你說。”

江玄淡淡瞥了他一眼,道。

火雲飛眼神帶著一份陰冷,盯著江玄,道:“要是你敗了呢?”

“我這條命,你拿去便可。”

江玄搖了搖頭,笑著道。

他知道火雲飛的想法,他此時就想趕緊殺了自己,在那淩風皇子麵前邀功表現一番。

江玄自然是要“滿足”他的願望。

“很好。”

火雲飛目光一震,心中大喜。

而此時,不遠處演武台邊緣。

淩風皇子看向陳源朗,笑著道:“陳長老,你也見到了,這可是江玄自己找死,要是火雲飛出手不小心把江玄給廢掉了,可不能怪在我們的頭上。”

陳源朗聞言,眉頭皺了皺。

他看了不遠處的江玄一眼,隨即便是輕輕搖頭,道:“你們自行決定吧。”

對於江玄的“囂張”,顯然,這位天麟學府的長老,也感覺有些憤怒了。

不過,既然是江玄主動同意一戰,那就算江玄被火雲飛給殺了,他陳源朗,也算是儘了自己應儘的任務。

就算日後賈元問起,他也算是有所交代。

在場眾人的目光,都紛紛集中到了江玄的身上。

東南海域的一眾天驕,則是有些慶幸,又有些擔憂。

慶幸的是,江玄冇有在火雲飛的威脅下屈服。

擔憂的是,若是江玄不敵,那付出的代價,可就是死亡了。

而相比於東南海域一眾人的擔憂緊張,另一邊西北海域的天驕,則都是眼露戲謔,恨不得想要自己親手鎮殺江玄。

“江兄。”

此時,賈舟也是神色有些擔心。

雖然他對江玄有著信心,但畢竟,江玄如今隻是剛剛踏入的地階聖皇三重武者,而那火雲飛,可是一位地階聖皇九重武者,是踏入地階聖皇榜的強大存在。

差距,實在太大了。

“無妨。”

雖然賈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二世祖,但此時江玄見到其為自己擔心,也是有著一絲感動。

此人,雖然在賈元的嬌慣下,有些紈絝,但知錯就改,善待朋友,就憑這一點,就值得他江玄結交。

“出手吧,你隻有一次機會。”

江玄轉身看向那火雲飛,開口淡淡道。

“你!”

火雲飛被江玄這句話氣得麵色漲紅。

因為,江玄所說的,正是剛剛自己對他說過的話。

這讓火雲飛有些氣結,他眼露戾色,爆吼道:“卑賤的小子,你冇資格說這句話!”

轟!幾乎就在下一瞬,火雲飛渾身的氣勢頓時爆發開來。

“砰!”

然而在這種恐怖的威勢下,江玄隻是淡淡掃了他一眼,隨即樸實無華的一拳便立即轟出。

轟隆!這一拳,冇有施展任何力量,但卻出現了一道偉岸的帝王身影。

雖然這種意境十分微弱,微弱到幾乎不存在。

但就是那一絲出現的瞬間,整個天地靈氣,就像沸騰了一般。

江玄在眾人的眼中,像是從一個平平無奇的青年,一躍成為了一位蓋世的帝王,揮拳間,萬物毀滅,大地崩塌。

“嘭咚!”

隻是一拳,火雲飛所有的攻勢儘皆被其摧毀,他的整個人被轟出去足足數千米,血染大地,根本無法抵擋江玄的這一拳。

“唰”淩風皇子大手一抓,一隻金色的大手,瞬間將那火雲飛給抓了回來,他神色無比的陰沉。

而此時,整個場上,則是一片死寂。

“火雲飛,竟然敗了……”西北海域的眾人,都是瞪大了眼睛。

雖然火雲飛不是他們中最為頂尖的存在,但也是能排在一流高手的行列。

但即便如此,卻被江玄給一拳轟退,差點隕落。

這讓眾人,包括東南海域這邊人,都是目瞪口呆。

即便是不遠處站著的陳源朗,這位天階聖皇境的強者,都是瞳孔一縮,喃喃道:“這一拳,好深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