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機關家族鑄造出來的最強機關傀儡,甚至是夠屠殺至尊級彆的蓋世存在。

因此,對於藍倩是一個機關家族的傳承者,江玄心中還是有些詫異的。

機關家族的傳承,居然在一個小小的東南海域,有點古怪。

“千米之外,有西北海域人的氣息。”

突然,藍倩開口道。

江玄點點頭,兩人立馬朝著那個方向飛奔而去。

途中,江玄的精神力猛地釋放而出,瞬間將那個方向的所有地域,都是覆蓋了。

雖然藍倩手中的白銀羅盤,能夠指引西北海域眾人的位置,但也隻能知道其大致位置。

江玄提前找尋到了那羅盤感應到的人。

果然是一個西北海域的武者,有著地階聖皇巔峰的修為。

比之先前的火雲飛,還要強大。

“是你!”

那西北海域的年輕男子見到江玄出現在他的麵前,神色無比的興奮,立馬道:“江玄,你居然自己送上門來,等我斬下你的人頭,交給淩風皇子,就能得到一柄二階聖兵!”

“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

你是不是高興的太早了?”

江玄負手而立,開口道。

年輕男子譏諷一笑,道:“彆以為一招鎮壓了火雲飛就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我一招,同樣可以鎮壓火雲飛,你不過地階聖皇三重,就敢和我這個地階聖皇巔峰強者對戰,簡直找死!”

唰!話落的瞬間,這年輕男子手中瞬間出現了一柄長劍。

劍出鞘,劍氣如霜,撕裂長空。

但此時,江玄揹負長劍,立於大地之上,平靜看著這一切。

唰!等到那年輕男子快殺到他的身前的瞬間,江玄終於動了。

“鏘!”

劍皇意境的力量瞬間發動,江玄揹負的那劍鞘中的帝劍瞬間猛地射出,寒氣森然,冰凍三千尺,一瞬間撕裂了那年輕男子的劍芒,將其氣血差點凍結、凝固。

“劍皇!”

年輕男子神色大驚,他猛地倒退,想要逃走。

“噗嗤!”

然而下一刻,藍倩猛地從一旁的草叢中竄出,玉手握著一柄古劍,直接將這西北海域的年輕男子斬斷了生機,徹底擊殺。

“冇想到,你的感知力這麼強大,竟然比我先一步,找到了這個人。”

藍倩看著地上的屍體,有些詫異地道。

“我隻是恰巧碰到了此人而已。”

對於藍倩的詢問,江玄自然不會暴露自己乃是通過精神力量感應到這年輕男子的事情。

這神秘的藍倩,如今江玄根本無法信任。

而對於江玄的回答,藍倩顯然也是不信的。

不過,她也冇有多問,而是走到了那年輕男子屍體旁,將這西北海域種子天驕身上的乾坤袋給奪了過來。

而就在藍倩轉身的瞬間。

“咻!”

一道黑色利芒,攜帶著濃鬱的死亡氣息,瞬間從剛纔那年輕男子屍體中猛地衝出。

這突然發生的一幕,即便是藍倩這個來自幽閣的金牌殺手,都冇能立即反應過來。

“小心!”

江玄的冷喝聲猛地響起。

“完了!”

藍倩輕咬銀牙,她隻感到自己後背一涼。

她知道那是一種極其危險的死亡氣息,但她如今根本來不及阻止。

而就在那黑色利芒刺入藍倩身軀的瞬間,她整個絕色的容顏上,白皙的皮膚快速變得黝黑,整個人,像是中了劇毒一般。

“五毒散!”

藍倩驚呼一聲,眼中滿是絕望之色。

她見識過這種毒,無比的可怕,彆說她一個地階聖皇武者,即便是天階聖皇的強者,中了此毒,也要立即斃命。

“我還冇暗殺江玄,還冇進入天麟學府,難道就這麼憋屈死了……”藍倩即便平日裡被訓練成為一個冰冷無情的殺手,但此時生命受到了威脅,她心中依舊出現了一絲波動。

“服下這枚丹藥。”

江玄來到了藍倩的身前,手掌出現了一枚龍元丹,散發瑩瑩光芒,直接塞進藍倩口中。

“彆碰我!”

藍倩猛地厲喝一聲。

她以為江玄想要藉此搶掠她身上的資源。

但當她見到江玄手中那按入自己口中的龍元丹,她似乎意識到什麼,突然道:“這是解毒聖丹?

一枚聖丹,價值連城,你竟然給我服用了?”

聖丹,十分珍貴。

更彆說,聖丹之中有著解毒功效的解毒聖丹。

隻有造詣極高的聖級煉丹師,才能夠煉製出這種解毒聖丹。

而要知道,彆說天階聖皇強者,即便是道玄境級彆的強者,這種一方霸主存在,想要請動一位高階聖級煉丹師,都十分困難。

由此可見,江玄手中那枚龍元丹的重要,絕對價值連城,而且,是用錢,都是買不到的稀世珍品。

但如今,他卻給自己服用了。

藍倩一時間,陷入了沉默。

解毒聖丹的作用極其強大,其中蘊藏的藥力,讓藍倩體內的劇毒,很快就消失不見,重新恢複了生機。

藍倩一雙美眸盯著身旁的江玄,沉默片刻,終於開口道:“你,為什麼要救我?

你難道不知道,一枚聖級的解毒聖丹,可以得到數之不儘的天材地寶和修行資源嗎?”

江玄倒冇有什麼太大的感覺,因為這枚解毒聖丹,乃是他自己閒來無事時煉製出來的。

他笑了笑,道:“你如今是我的搭檔,你中了劇毒,我自然不能坐視不管,而且我們不是還要一起獵殺西北海域的天驕嗎?”

“你真傻。”

藍倩看著江玄臉上的笑容,冷冷地道。

江玄見此,有些無語。

自己救了這女人,這女人怎麼還對自己如此冷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