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隆!幾乎就在下一刻,一頭渾身覆蓋黑色鱗片的巨大魔狼,從不遠處邁步而來,震天動地。

這巨大魔狼本隻是一種無比常見的凶獸,但此時,它身上的皮毛,卻像是被一層玄鐵鑄造出來的黑色鱗甲給覆蓋,猩紅的雙目,濃鬱著一層黑光,看上去無比的凶殘和恐怖。

一個身穿黑袍,手持黑棒的年輕男子,正站在這黑甲魔狼一隻肩膀上。

剛纔開口的,正是此人。

這黑袍男子的身份,此時已經呼之慾出了,正是剛剛藍倩所說之人。

“冷軒。”

藍倩望著那黑甲魔狼上的黑袍男子,一雙美眸頓時一沉。

不過讓她心中更加沉重的是。

唰!唰!唰……一道道身影,猛地從周圍沼澤之地的密林中竄出。

一共有著十幾道身影,每一個,都是西北海域種子天驕中的強大存在。

而為首之人,竟然正是一身金色皇袍的淩風皇子。

他眼神淩厲,帶著一抹譏諷,掃視著江玄和藍倩二人,道:“你們二人,殺了我西北海域這麼多種子天驕,今日,你們二人誰都彆想跑了,也是時候該和你們算一算這筆賬了。”

沼澤地旁,藍倩來到了江玄身旁,目光微沉,道:“看來,我們掉入了淩風皇子的陷阱中了。”

江玄點點頭,也是眼神微微凝重,道:“彆說淩風皇子,就是一個冷軒,還有那十幾個西北海域的強大種子天驕,對於我們,都是極大的威脅。”

“那十幾個種子天驕交給我。”

藍倩開口說道,她知道江玄不可能是表麵上看上去那麼簡單,繼續道:“冷軒就交給你了,我們迅速出手,出其不意,說不定能夠在淩風皇子眼皮子底下,殺出一條生路。”

不論是江玄,還是藍倩,兩人都知道,今日掉入了淩風皇子的陷阱,被這麼多強者圍住,隻能拚殺出去,纔有一絲活路。

“殺!”

幾乎就在下一瞬,藍倩和江玄都是瞬間出手了。

“殺了他們!”

淩風皇子一聲令下,語氣無比的冰冷,他負手而立,一身蟒袍獵獵,站在一株參天古樹上,俯瞰下方的一切,猶如一位高高在上的帝王。

“滅靈元掌!”

“旋風斬!”

“蒼風靈源術!”

“……”幾乎就在這一瞬,一個個西北海域的種子天驕,紛紛施展強大殺招,朝著江玄和藍倩殺去。

“我來!”

藍倩站在江玄身旁,直接手持一柄古劍,她的身姿一動,爆發萬千劍芒,朝著前方的一群人衝殺過去。

江玄見到這一幕,目光微微詫異。

這藍倩,他可是知道,是幽閣中的金牌殺手,逃命手段,肯定不少。

但她此時,卻冇有拋下自己,獨自離去,反而選擇與自己並肩作戰。

“看來是我上一次以解毒聖丹救了她,使她對我產生了感激之心。”

江玄不是傻子,自然猜出了一些東西。

“江玄,我來殺你!”

而就在這時,冷軒那充滿猙獰殺意的聲音,頓時將江玄的思緒,給拉了回來。

江玄朝著不遠處望去,如今冷軒正控製著他所祭煉的那頭百丈高大的黑甲魔狼,朝著自己邁步而來。

那凶殘無比的巨大魔狼,每一腳落下,大地都是劇烈震盪一下。

“小子,這一次你在劫難逃!”

冷軒盯著江玄,神色無比的暢快。

這一次江玄落入他們精心佈置的陷阱,根本逃不掉,最終的下場,絕對無比淒慘,會被當場虐殺。

真的在劫難逃了嗎?

江玄心中唸叨一聲。

他看向不遠處站在黑甲魔狼肩膀上的冷軒,又看了看遠處站在一株古樹上遙遙觀望的淩風皇子,目光不由微微閃爍。

今日要想逃走,肯定不能和淩風皇子對抗上。

雖然這段時間江玄有著不小的突破,達到了地階聖皇四重巔峰。

但和淩風皇子這種天階聖皇一重相比,還是十分弱小,至少如今的他還無法與其正麵對抗。

不過這冷軒,江玄倒是不懼。

冷軒自身也就是地階聖皇巔峰武者,而且還是一位煉獸師,並冇有什麼太強的戰鬥力。

要是正麵對抗,江玄有自信,能夠將其鎮壓。

不過他煉出來的黑甲魔狼,倒是有些難纏。

“希望神龍虛影,在我天階神念師的精神力催動下,能夠撼動那黑甲魔狼。”

江玄心中暗暗唸叨一聲。

神龍虛影,和其他的神念師手段一樣,隨著江玄精神力的提升,神龍虛影的威力,也就隨之越大。

“殺!”

幾乎就在這一刻,江玄想好了一切,他瞬間拔出揹負的長劍,化為一抹劍光,朝著那冷軒衝去。

“主動攻擊?

找死!”

冷軒眼神猛地閃過一抹戾色,他將手中的黑棒,猛地朝著江玄的方向一指,隨即怒吼道:“狂暴魔狼,給我碾死這隻螻蟻!“嗚!幾乎就在冷軒話音落下的瞬間,狂暴魔狼猛地發出一聲凶殘的嘶吼。

轟隆!巨大的黑甲魔狼之軀,如一座沉重蒼茫的黑色太嶽,從九霄落下,具有恐怖的力量,能瞬間魔煞一切。

“誰是螻蟻,如今還尚未得知呢。”

江玄並冇有動怒,此時的他,眼神無比的平靜和理智。

修行到今天,經曆瞭如此多的腥風血雨,江玄的心境,早已不是彆人的一番話,就輕易動怒的人了。

“螻蟻隻有一個,那就是你!彆以為這些天你殺了這麼多我西北海域的種子天驕,就覺得自己世間無敵了,像你這樣出身低賤的人,註定隻有被碾壓的命運。”

冷軒冷冷笑著,腳下的黑甲魔狼,發出驚天的怒吼聲,快速的殺向江玄。

此時,他的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因為他似乎已經見到了待會江玄被碾成一灘血泥的血腥場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