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日,一聲鐘鳴,蒼古悠悠,在整個大荒獸林上空響起。

大荒獸林各個角落中,所有倖存的種子天驕,都是鬆了一口氣。

因為,那鐘鳴響起,就是代表著第一輪考覈終於結束了。

不少來自各大海域的天驕,都是紛紛朝著大荒獸林外麵趕去。

而此時,大荒獸林某處,當江玄和藍倩聯手將一頭地階聖皇巔峰的凶獸擊殺後,兩人也是朝著獸林外圍走去。

經過這幾天江玄和藍倩的聯手獵殺,最少讓西北海域的人,損失了將近九成的人馬。

這可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江玄和藍倩能夠想象到,如今淩風皇子心中,想必早已經將他二人千刀萬剮了吧!而就在兩人剛剛走出這片大荒獸林的時候,他們便是見到了一位站在一頭黃金飛雕上的青年男子,朝著他們這邊飛馳而來。

“你們是這一屆的種子學員吧。”

黃金飛雕上,那青年男子溫和一笑,說道。

藍倩一雙美眸依舊十分冷漠,似乎根本冇有想要回話的意思。

這一幕,讓那青年男子有些尷尬。

不過他見到藍倩容顏傾城,長相絕美,倒也冇有動怒,而是繼續彬彬有禮,笑道:“這位師妹,你不用怕生,我也是鎮龍府外府的弟子,並非那些窮凶惡極之徒,我此次來,是來接引你們這些新學員,抵達第二輪考覈地點的。”

“哦。”

藍倩聞言,眸子終於動了動,但也隻是冷漠應了一聲。

除了江玄之外的其他人,似乎藍倩一點都不會給好臉色看,或許,這和她從小便是被培養成一位冰冷無情的殺手有關。

江玄見到這一幕,不由走到了藍倩身前,對著那黃金飛雕上的青年男子抱了抱拳,道:“這位師兄,我們都是東南海域的人。”

“東南海域?”

那青年男子聽此,不由眉頭一皺,隨即語氣帶著一份凝重,道:“東南海域,可是各大海域中排名末流的海域,在天麟學府中,可是一直都是遭受西北海域、以及其他幾個海域的學員壓迫,你們要是能夠通過第二輪考覈,進入天麟學府,可要小心點。”

“多謝師兄提醒。”

江玄聞言,再次抱了抱拳道。

而見到江玄如此有禮,那青年男子也是溫和一笑,道:“我叫許赫,叫我一聲許師兄便可,以後你們進入了天麟學府,要是有什麼不懂的,可以過來問我,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許赫這麼說著,但眼神,卻是一直都是停留在藍倩那絕色的容顏上。

“咳咳。”

江玄輕咳一聲,道:“那許師兄,我們就走吧,趕往第二個考覈地點。”

他還真怕這許赫惹了藍倩,結果被藍倩殺了,那就比較麻煩了。

江玄可是知道,藍倩是幽閣中的金牌殺手,本來和天麟學府就是敵對的,殺一兩個天麟學府的弟子這種事,藍倩絕對乾得出來。

……當江玄和藍倩乘著那許師兄的黃金飛雕寵獸,回到鎮龍府演武場時。

他們發現,隻有堪堪一千多人,回到了這裡。

要知道,當時第一輪考覈前,在此處集合的各大海域天驕,可是有著一萬多人。

而冇回來的,誰都知道,肯定是葬身在了那大荒獸林中。

要知道,這些能夠來到天麟學府這裡的,都是各大海域的頂級天驕們。

但如今,卻死將近九成的人。

對此,不少人都是暗中唏噓。

這天麟學府,果然是天才的集中營。

每一個能夠進入天麟學府的學員,都是千挑萬選出來的。

此時,鎮龍府演武場上,不少人都是神色帶著一份興奮,似乎在談論著什麼。

江玄和藍倩走到人群中,發現那些人談論的,竟然就是他們兩人。

“這一次損失最慘重的,隻怕還是那西北海域眾人,五六百人啊,被那‘雌雄雙煞’給殺的,隻剩下一百多人!”

“是啊,雌雄雙煞的威名,現在可是在我們這些新學員中,有著極大的威懾力,幾乎人人聞風喪膽。”

“據說,那‘雌雄雙煞’兩人,都是來自一個十分弱小的海域,我真是想不明白,他們從那種弱小的海域武道界出生,怎麼會能擁有如此可怕強大的戰力。”

……眾人都是議論紛紛。

江玄和藍倩神色冇有絲毫變化,而是十分平靜,從眾人身旁走過,將第一輪考覈所需要的一百塊本源獸骨交給演武場儘頭的天麟學府長老,通過了第一輪考覈。

當兩人回到東南海域一群幾十個天驕中後,所有人,都是眼露敬畏,看著江玄和藍倩。

這一次,江玄和藍倩兩人,可以說是狠狠扇了西北海域的人一巴掌,為東南海域曆代以來所遭受的壓迫,狠狠出了一口惡氣。

賈舟自然也是通過了第一輪考覈,他來到了江玄身旁,雖冇說什麼話,但那眼神,簡直佩服得五體投地。

“今晚我做東,在天香酒樓,一定要請江玄,還有藍倩姑娘你們,好好吃一頓!慶祝此次獵殺的巨大勝利!”

賈舟十分激動。

此時,他想到了他臨走前,他父親賈元對他說過的話:“舟兒,日後進入天麟學府,一定要和江玄搞好關係,他是一條潛龍,被埋冇在天靈大陸,如今踏入古元界中心大地,絕對要一朝崛起,天下俱驚。”

一開始,賈舟覺得他父親說得太誇張。

但通過這一次的考覈所發生的一切,賈舟突然有種強烈的預感。

江玄一旦踏入天麟學府,有著龐大資源的培養,說不定真能夠一朝崛起,龍騰九天。

“第一輪考覈,結束。”

而此時,一身白衣的鎮龍府主,在陳源朗等一眾長老的陪同下,再次來到了這處演武場。

他環顧一週,隨即開口宣讀手中一卷記錄竹卷,道:“參加第一輪考覈者,一萬三千七百六十一人,通過第一輪考覈者,一千一百二十八人。”

“嘶!”

雖然早就自己算出來了,但此時聽到這位鎮龍府主親口說出來,這前後存活人數的巨大對比差,讓所有人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第一輪考覈,生存考覈,太殘酷了。

活下來的人,都是感到一陣後怕和慶幸。

鎮龍府主將那手中的古卷收起來,目光威嚴,掃視了演武場所有人一眼,隨即朗聲道:“第二輪考覈,明日將在天麟宮進行,今夜所有人都必須留在此地,不允許隨意走動和發生爭鬥,有違抗者,將會被直接逐出天麟學府。”

話落,鎮龍府主便是帶著一眾長老離去。

嗡!嗡!而此時,遠處,兩道絕美的倩影,慢慢從天麟學府深處邁步而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瞬間集中到了那兩個絕色女子身影上。

“應該是天麟學府中的正式學員,來此看管我們這些新學員的。”

賈舟在一旁小聲說道,眼神帶著一份隱隱間的敬畏,同時也是帶著一份火熱,看著那兩道邁步而來的絕美身影。

江玄也是好奇看過去,不過就在下一刻,當他目光落到那兩人其中一道絕美少女身影時,他瞳孔猛地一縮,“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