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殺!”

虛空中,雷海洶湧,第四波雷霆攻勢轟然落下,江玄黑髮狂舞,靈力狂湧,打碎了第四波雷霆力量。

“轟!”

“轟!”

“轟!”

“轟!”

……但下一刻,隨著一道道恐怖的爆鳴,虛空中的雷海之中,四十道粗大雷霆,瞬間落下。

“什麼,四十道雷霆,一起落下?”

眾人都震撼到了,包括藍倩和淩風皇子,都是感到毛骨悚然。

“怎麼可能!”

即便是百裡秋香美眸都是忍不住一震。

“轟隆!”

四十道雷霆齊至,帶著恐怖的毀滅氣息,虛空都被這雷霆擊得快要破滅,熾盛的雷光,刺目耀眼,淹冇了百裡宮的上空。

“嗡!”

此時,整個百裡宮,都是被一層護罩給瞬間籠罩了,這四十道雷霆力量實在太可怕,百裡宮的防禦陣法,竟然主動激發,以此來守護整個百裡宮,否則許多宮闕,都要被摧毀殆儘。

“江玄!”

此時,洛歆甜大眼睛露出一絲擔憂,忍不住喊道。

即便是百裡秋香,都是眉頭一皺。

這種威勢,即便是以她如今的武道修為,想要硬抗,也會有所忌憚。

而此時,江玄被淹冇在了那片雷霆的海洋之中。

雖然隻是突破地階聖皇六重,但卻驚住了在場的所有人。

許久,江玄這才顯露出了身形,他在雷海中掙紮搏殺,冇有被抹殺。

不過他身上的衣衫破碎不堪,肉身出現在一道道裂縫,血肉翻卷,染紅整個虛空。

“戰!”

江玄眸光堅定,黑髮狂舞,九星神龍訣的力量猛然運轉起來,擴散至全身,讓他頂天立地,偉岸英姿,如同一位大帝復甦。

“堅持住啊,隻要堅持住,你的實力,將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小黑在下方忍不住吼道。

江玄在四十道齊至的雷霆力量中存活下來,不過卻遭受了重創,但他武道意誌沖霄,發出長嘯,整個人冇有絲毫頹勢,戰意滔天。

“隻是突破地階聖皇六重,就這麼恐怖了嗎?”

眾人都是感到深深的震驚。

不過,就在眾人為江玄承受住第五次雷霆力量而感到慶幸時。

“不對,這些真雷珠怎麼還冇有要停下的意思!”

有人發出驚呼聲。

“什麼?”

“難道……這江玄,還有第六次,甚至……第七次的雷霆攻擊?”

這一刻,眾人眼神徹底呆滯,即便是淩風皇子和藍倩都是不例外。

“七次雷霆淬體……那不是傳說中的至尊強者才需要……”鎮龍府主揹負在後麵的雙手緊了緊,似乎要見證一位絕世奇才的降生。

洛歆甜望著這一幕,沉默不語,不知在想些什麼。

不過除了這幾人,其他人根本就什麼都不知道,他們隻知道,江玄,或許要在接下來的雷霆力量中徹底隕落。

“轟!”

第六次雷霆力量終於降臨,電芒撕裂虛空,江玄被淹冇在無儘毀滅雷光之中。

“轟!”

第七次雷霆力量,最後一次雷霆力量來臨,萬丈電光在虛空蔓延,嚇得一些弟子幾欲匍匐大地。

“轟隆隆!”

“轟隆隆!”

無窮電芒,熾盛刺目,讓這一片黑夜,都被照得亮如白晝,璀璨的光華,籠罩整片虛空,猶如烈火燃燒,要熔鑄虛空。

“嗡!”

終於,一切歸於平靜,真雷珠力量散去,電芒消失。

百裡宮即便有大陣守護,但靈池周圍的萬千宮闕,都被雷霆擊碎,破敗不堪,成為一片廢墟。

“這種威能,恐怕即便是一位天階聖皇巔峰強者,都要隕落吧。”

有人發出歎息。

因為,眾人冇有見到江玄蹤跡,似乎他已經在那無窮的雷霆中灰飛煙滅了。

“咚!”

但就在這時,百裡宮被摧毀的那一片廢墟中,突然間,一道聲響傳出,引起了周圍眾人的注意。

“江玄冇死?”

“不可能,他一定被那可怕的雷霆摧毀了!”

“隕落了嗎?”

眾人的目光,一瞬間集中到了靈池方向的那一片廢墟之地上,他們想要確認,江玄,是否已經死去。

入眼處,是一具焦黑的身體,直挺挺倒在地上,依稀可見,那身體背後,還有著一柄長劍。

“這……這是江玄的屍體!”

“死了……還是死了……”有人哀歎,一位驚世的奇才,就這麼隕落。

不過也有人心中長鬆了一口氣,比如淩風皇子,比如司長老,他們終於不用再麵對這種恐怖的天才。

“咚!”

不過,就在眾人惋惜、慶幸各種複雜心情交加時,一道強有力的心跳聲,卻陡然在這片空間響起。

那心跳聲十分之大,宛如一頭洪荒猛獸,正在甦醒。

“你們快看,那具屍體動了!”

有眼尖之人,發出尖叫聲。

眾人連忙望去,隻見靈池旁那具焦黑的“屍體”,竟然開始顫動。

“哢嚓!”

“哢嚓!”

那焦黑的皮膚,伴隨著一道道聲響,竟然開始碎裂,裡麵,竟然顯露出了白皙純淨的皮膚,宛若新生一般。

“這纔是真正的脫胎換骨。”

等到江玄的新生之軀從那焦黑的“殼子”中掙脫出來後,小黑一雙狗眼中滿是興奮,連忙為他披上一件衣袍。

“鏘!”

帝劍絲毫未損,從地上飛起,插入江玄背後的劍鞘中。

“地階聖皇六重!”

江玄喃喃一聲,眼中閃爍著興奮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