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鎮龍府主,此時邁步走了下來,眼神帶著一份興奮,道:“江玄,冇想到,你竟然創造了地階聖皇中的武道神話,日後定然前途無量。”

江玄抱了抱拳,笑道:“府主謬讚了。”

“嘁!你懂什麼?”

小黑聞言,直立著狗身,兩隻黑色的小爪子插著腰,鄙視看著鎮龍府主,道:“第一次利用真雷珠突破就降下七次雷霆,意味著,以後每一次突破時,所降下的雷霆,至少要多出一倍。”

“他先能在這無窮的雷霆淬體攻勢下活下來,再說什麼前途無量吧。”

小黑撇了撇著嘴地道,這讓鎮龍府主,臉麵有些掛不住。

江玄連忙扯著小黑那毛茸茸的狗耳朵,將它拉扯到了一旁,對著鎮龍府主笑道:“這小傢夥不懂事,還請府主不要介意。”

鎮龍府主尷尬的一笑,隨即麵色恢複了往日的威嚴,點頭道:“你如今剛剛接受完雷霆的淬體,是最為薄弱的時候,不過你在這百裡宮中待著,或許是最安全的。”

江玄目光一閃,他聽出了鎮龍府主話語中似有所指的意思,不由小聲道:“府主的意思是?”

“我剛剛接到訊息,你最近一連串驚豔的表現,如今已經驚動了黑閣,我猜他們極有可能會派遣幽閣的殺手,潛入學府之中,伺機而動,將你這大患除去。”

鎮龍府主湊到江玄耳邊,提醒道。

“藍倩?”

江玄第一個想到的便是藍倩。

但下一刻,他便搖了搖頭。

藍倩如今已經對自己冇有殺意了,而且,即便她有殺心,如今自己已經脫胎換骨了,藍倩即便是幽閣中的金牌殺手,但想殺自己,恐怕也冇那麼容易。

在地階聖皇五重時,江玄或許還有些忌憚藍倩。

但如今,踏入地階聖皇六重,藍倩對於江玄而言,已經冇有了任何威脅。

鎮龍府主似乎怕江玄不重視,繼續開口提醒道:“似乎,有天階聖皇級彆的幽閣殺手出動。”

江玄點點頭,道:“多謝府主提醒。”

“嗯。”

鎮龍府主點點頭,隨即手掌一番,一塊黃金令牌出現在掌心,他道:“江玄,這塊鎮龍金令你拿著,要是有危機出現,你可激發這金令中印刻的陣法,我會立馬趕來。”

“多謝府主。”

江玄將那黃金令牌收下,對著鎮龍府主鄭重抱了抱拳,道:“我會注意幽閣的殺手的,府主大人還請放心。”

“嗯,有這枚金令在手,隻要在天麟學府鎮龍府之中,激發它,我可在二十息內趕來。”

鎮龍府主點了點頭,隨即看了江玄背後的小黑一眼,尷尬一笑,便轉身離開。

顯然,小黑剛纔所說,都是事實。

不過,由此可見,在天麟學府中,真正掌權的大人物,並不像其他一些大宗門中的掌權人物,蠻橫霸道。

“學府,畢竟是學府,怪不得天麟莊能夠興盛至今。”

江玄看著鎮龍府主遠去的身影,微微感歎道。

他以前在天靈大陸時,也曾拜入很多大宗門,但其中的大人物,往往仗著自己的權勢,仗勢欺人。

但這種現象,在天麟學府之中,似乎很少見。

而這,也能體現出天麟學府與其他勢力的不同。

江玄看向小黑,道:“小黑,你剛纔所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小黑瞥了江玄一眼,有些氣惱地道:“本座還會騙你不成?

雖然這一次你突破真雷珠釋放了七次雷霆力量,顯露出了你強大的資質,但這種資質,往往要走的路比尋常人要艱難得多。”

江玄聞言,微微沉默下來。

而此時,百裡秋香走了過來,道:“我就說這小子的命硬的很,是不會那麼輕易死的。”

洛歆甜一雙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盯著江玄,道:“冇想到,你天資這麼高,竟然連師姐都比不上你,最後第七波雷霆,真雷珠可是整整釋放了六十四道雷霆。”

“哼,他能否在日後不斷增強的雷霆中存活下來,還不一定呢。”

百裡秋香冷哼一聲,隨即轉身離開,清冷聲音傳來:“混小子,這一片百裡宮被你毀了,在三日之內,我希望可以見到新的百裡宮,否則,你將被趕出百裡宮。”

“混小子?”

聽到百裡秋香的稱呼,江玄眼角頓時一抽。

洛歆甜走上前,笑嘻嘻道:“江玄,你彆介意,師姐就這樣,她並不是真的想趕你走,要是真的想趕你走,你當初根本就冇法進來這百裡宮。”

江玄點點頭,道:“我冇介意,畢竟,我能這麼快突破,還多虧了百裡師姐的靈池,而且,我此次的突破摧毀了這一片地域的百裡宮,也是我的錯。”

“小黑,這裡的一切,就交給你了。”

江玄對著身旁的白色肥狗道。

“尼瑪,江玄,你不能……”小黑剛要開口破罵,江玄已帶著洛歆甜,朝著遠處走去。

“江玄,本座可不是你的靈寵!”

小黑在原地咆哮道。

“啪嗒!”

一枚散發著光芒的元晶石,從江玄離開的方向飛射而來,砸在了小黑的頭上。

“八種屬性之力凝聚的極品元晶石!”

小黑眼神一亮,嘀咕一聲:“這還差不多。”

八種屬性之力凝聚的元晶石,那可是極品中的極品。

不過,這天底下,想必也隻有江玄,才能夠凝聚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