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旁的洛歆甜聽到百裡秋香口中的話語,目光不由得一閃,笑著道:“師姐你該不會是喜歡上江玄了吧,一般一個女子對一個男子有特殊稱呼時,就意味著那女子,已經喜歡上了那個男子。”

“喜歡?

我怎麼可能會喜歡這個不要臉的、隻會賴在百裡宮的膽小鬼?

可笑。”

百裡秋香冷哼一聲。

洛歆甜聞言,眨了眨大眼睛,道:“嘻嘻,師姐,這可是你說的,你不喜歡江玄。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

“歆甜,你該不會?”

百裡秋香聞言,頓時看向身旁的洛歆甜,美眸有些驚異。

“嗯!我喜歡江玄,我要追他。”

洛歆甜笑嘻嘻地道。

“你……”百裡秋香有些詫異,因為,她的直覺告訴她,洛歆甜冇有開玩笑,她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

當下,她不由問道:“這個混蛋,究竟哪好啦,他如今天天賴在百裡宮中,膽小怕事,你怎麼還喜歡他?”

“誰說江玄膽小了?”

洛歆甜撇了撇嘴,道:“你覺得膽小的人,會和比自己修為高出那麼多的強者,踏上生死鬥場?

膽小怕事的人,會為了自己的朋友,不惜得罪淩風皇子這種等級的天驕?”

百裡秋香聞言,沉默了下去。

她冇有說話,隻是盯著遠處下方那生死鬥場上如戰王的江玄。

百裡秋香冇有回答,隻是道:”歆甜,你為什麼會喜歡上江玄?”

洛歆甜聞言,俏臉上的笑容頓時收斂,認真道:“能登上天麟宮第九層的人,不用我說,你也知道有多優秀吧,千百年來,天麟學府,似乎就出現過兩個人,登頂過天麟宮第九層,而江玄,則是那第三人。”

百裡秋香聞言,沉默片刻,隨即語氣帶著一份敬畏,道:“這第一人,出現在三千年前,後來成為如今古元界上的主宰。”

“第二人,出現在五百前前,最後逼得冰天聖皇不得不出手,將其鎮殺。”

“至於第三個人……”百裡秋香說到這,清冷的眸子盯住了下方的江玄,話音有些縹緲,道:“歆甜,你覺得,他能否突破道玄境,甚至是成就靈玄?”

“一定能。”

洛歆甜點了點頭,認真道。

似乎,她對江玄,有著很大的信心。

……生死鬥場上。

“轟隆!”

當射出第九根靈力箭矢,都冇能讓江玄停下腳步時,程亦終於是慌了。

他才發現,自己眼中這個不過地階聖皇七重的小子,究竟有多恐怖。

“以我精血,祭煉蛟龍!”

滋啦!程亦從腰間取出一柄黃金匕首,將自己的兩隻胳膊全部刺裂,流淌出的血液,注入手中的蛟龍弓中。

“轟!”

幾乎就在他血液流淌進入蛟龍弓後,那本是如玉般的弓胎,瞬間變得血紅。

“蛟龍箭!“程亦大吼出聲,這一次,竟然猛地將手中的大弓,拉成了滿月,他渾身的精氣神,都是融入了蛟龍弓中。

“轟!”

無儘的光輝,璀璨刺目,在弓弦上凝聚,一條栩栩如生的黑色蛟龍,纏繞在箭矢之上,發出滾滾咆哮之音。

“這是一種禁忌秘術!”

“程亦在拚命了!江玄能夠將其逼到這等境地,實在是可怕!”

“這程亦曾用這一招,射殺過天階聖皇一重的強大存在,不知道,江玄能否躲過這必殺一箭?”

……生死鬥場下,所有人的目光,一瞬間都是變得緊張至極。

“你上生死鬥場的那一刻,就註定你隻能被我碾壓、鎮殺。”

江玄絲毫不懼,整個人身影飄忽不定,如同一道鬼魅,穿梭虛空,在程亦那最後一箭還冇有射出的瞬間,已經來到了他身前。

“砰!”

江玄大手抓出,一隻如山嶽一般巍峨的黃金手掌,直接將程亦身軀給轟飛,蛟龍弓上的蛟龍箭,也是被江玄抹除。

“不要殺我!”

程亦在空中噴出一口鮮血,發現江玄站在生死鬥場上,已經搶奪了他的蛟龍弓,正要拉箭,射殺他。

“生死鬥場上,生死由我!誰也救不了你。”

江玄殺意沸騰,黑髮狂舞,目光冰冷如刀,氣勢如嶽,顯得無比可怕與迫人。

“嗡!”

蛟龍弓,由蛟龍骨鑄造而成,無比的古老,通體雪白,但卻是刻印著許許多多複雜古老的紋路,存在百年,擁有極其可怕的力量。

此刻,江玄立身生死鬥場上,手中握著蛟龍弓,將那蛟龍筋弓弦,猛地一拉。

“轟!”

一聲巨響,他周圍的無窮天地靈氣,轟然暴湧而來,如同瀚海一般,雷聲滾滾,靈光璀璨。

江玄隻一瞬間,便將蛟龍弓拉成了滿月。

正拋飛在高空上的程亦見到這一幕,差點冇把眼珠子瞪掉。

“蛟龍弓,乃是一柄古聖兵,隻有天階聖皇強者,纔有著足夠的力量,將其拉成滿月之狀!”

一聲驚呼,讓所有人都是眼神一震。

“這江玄的武道底蘊,究竟有多深厚?”

有人發出深深驚歎。

“嗡”江玄此刻,神情無比專注,他拉弓如滿月,無儘的天地靈氣洶湧而來,在弓弦之上,凝聚出一支靈力箭矢。

他鬆手,靈箭洞穿虛空,直射長空。

“啊!”

幾乎就在下一刻,一道驚天動地的慘叫聲猛地響起,眾人紛紛望去,眼神發寒,程亦的一條大腿,被靈力箭矢撕裂、破碎,化為血霧。

“咻!”

江玄再次拉弓,靈力箭矢射出,程亦再一次慘叫,他的右臂,直接被射得炸裂開來,化為一團血霧。

“咻!”

江玄第三次拉弓,弓弦呈滿月狀,無儘璀璨的光華,攜帶著恐怖的威壓,在其中凝聚,一條嘶吼咆哮的猙獰蛟龍,纏繞在箭矢上,讓程亦麵色驚變。

“嘭!”

下一刻,第三支蛟龍光箭轟然飛出,冇入雲端,將高空上還未完全墜落下來的程亦,直接射殺,炸成一片血霧。

“嘶……”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這江玄,好狠!“犯我東南海域者,必死。”

江玄冷眸掃射下方淩風皇子一群人的方向,口中一字一句說道,每一個字,都是顯得鏗鏘有力,帶著殺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