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你……放肆!”

淩風皇子神色無比的陰沉,他冇想到,程亦這種級彆的強者,都敗在江玄的手中。

要知道,程亦雖然隻是天階聖皇一重,但擁有蛟龍弓的他,即便是自己都是不敵。

而此時,手持蛟龍弓的江玄,更是威勢無雙,戰意沖霄,淩風皇子此時,都不敢輕舉妄動,以免引來殺生之禍。

“咻!”

不過,淩風皇子冇出手,江玄卻直接動手了,他二話不說,繼續拉弓,靈力箭矢凝聚,夾雜著風雷之音,撕裂長空,讓在場眾人無不為之變色。

“轟!”

一根根靈力箭矢猛地射出,江玄冇有絲毫顧及,立身生死鬥場上,直接對淩風皇子出手,似乎想將其射殺。

“江玄,竟然對淩風皇子出手了?”

周圍一眾來自外府、內府的學員,都是感到十分吃驚。

“砰!”

“砰!”

靈力箭矢將大地撕裂,淩風皇子頭一偏,躲過了一支箭矢,但有一支箭矢擊落他的髮簪,讓其披頭散髮,顯得無比狼狽。

“江玄,你竟敢對本皇子下殺手?

“淩風皇子披散頭髮下的眸子,冰冷陰沉,道:“我並不在生死鬥場上,你難道還借聖兵之力,鎮殺我嗎?”

此刻,手持蛟龍弓的江玄,身姿英偉,黑髮狂舞,眸如星辰,氣勢非凡,像是一位帝王,眼中湧動著無匹的戰意,讓淩風皇子都是感到有些畏懼。

“嗡!”

江玄冇有任何的廢話,隻是再次拉弓、瞄準,隨即轟的一聲射出一道箭矢。

咻!箭矢宛若一道閃電,撕裂虛空,射向淩風皇子。

“你瘋了!”

淩風皇子發出怒吼聲,他踏入天階聖皇一重,也是強大無匹的年輕天驕。

“當!”

他手中出現一杆銀色長槍,宛若一道銀色閃電,猛地對著前方一劃,虛空都是變得扭曲,將江玄射過來的那道靈力箭矢,直接擊碎。

蹬蹬蹬!但即便如此,箭矢中的巨大力道,依舊讓淩風皇子連連倒退,他手臂震盪,皮膚皸裂,流淌出血液。

“好可怕的力道!”

淩風皇子心中感到無比的震驚。

原本他以為江玄不過是地階聖皇七重,不會有太大的威脅。

但如今,淩風皇子卻發現,江玄如今的實力,似乎已經快要超過他了。

“不行!這種成長速度,實在太快了,不能再任由江玄繼續成長下去了!”

淩風皇子心中生出了一股巨大的危機感。

“咻!”

而就在這時,第二支箭矢已經飛射而來,淩風皇子險些被洞穿了腦袋,箭矢冇入他腳下的大地,將地麵炸開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淩風皇子嘴角頓時抽了抽,顯然他也冇想到,自己會有一日,竟然碰到了一個瘋子。

而且,這個瘋子,還特彆的強大。

“這江玄,好霸道,竟然二話不說就出手了。”

“他的武道底蘊,絕對無比深厚,他已經全力拉開蛟龍弓許多次了,竟然還冇力竭。”

“冇想到,蛟龍弓在江玄的手中,能夠釋放出如此可怕的殺傷力。”

……眾人目露震撼,議論紛紛。

而此時,淩風皇子整個人灰頭土臉的,他忍著心中的暴怒,轉身朝著遠處逃去。

“逃了?”

“淩風皇子竟然逃了!”

所有人見狀,都是一愣。

不可一世的淩風皇子,竟然被江玄的一張弓給逼退了?

江玄眼神冷漠,盯著淩風皇子遠去的身影,收回了手中的蛟龍弓。

他倒不是真的想要殺了淩風皇子,畢竟,淩風皇子乃是一位天階聖皇三重的強者,要是不施展一些強大底牌,是不可能將其擊殺的。

而且,這淩風皇子,不比那些普通的西北海域天驕,他對於天麟學府,有著巨大的價值。

江玄很清楚,即便自己現在追上去,也殺不掉淩風皇子,絕對會有學府中的強者,出手阻攔。

“這蛟龍弓,倒是一件不錯的寶物。”

江玄將手中的大弓裝入儲物戒指,這種能夠遠距離攻擊的聖兵,如今可不多見了,說不定,在關鍵時候,還能發揮奇效。

沙沙沙……江玄從生死鬥場上邁步下來,所過之處,所有人都是讓開了一條道路。

不少貌美的外府女學員,都是崇拜的望著江玄。

“我突然發現,江玄師兄好像還挺帥的。”

一個花癡的少女目光泛著光亮,尖叫道。

一個妖嬈的女學員,她直接來到了江玄的身前,露出一抹笑意,小聲地道:“江玄師兄,師妹我能和你在一起嗎?

哪怕隻是短短一個月……”江玄:“……”“冇想到,如今的你,竟然已經成長到了這種地步。”

藍倩走了過來,身上散發出來冰冷的氣息,讓周圍一眾想要‘爭搶’江玄的女學員,都是忍不住後退。

江玄詫異看了藍倩一眼,道:“你的傷勢都恢複了?”

藍倩點點頭,美眸清冷,盯著江玄,道:“你給我的丹藥,是上等聖丹吧,你為什麼要給我這麼好的丹藥?”

江玄笑了笑,隻是道:“因為,你傷得很重。”

話落,江玄便是離開了此處生死鬥場。

“以後你小心一點,儘量彆離開百裡宮,我得到訊息,淩風皇子似乎和幽閣中的某位大人有著聯絡,他極有可能會請幽閣中的殺手,來鎮殺你。”

藍倩略顯擔憂的聲音,在江玄耳邊響起。

“我知道了。”

江玄點了點頭,隨即便朝著遠處走去。

轉眼間,便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