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江玄從鎮龍殿離開後,在他的手中還拿著一個琉璃瓶。

琉璃瓶中,盛裝著幾滴珍貴的紫色液體。

這些紫色液體,不時發出一道道轟隆隆的雷鳴聲。

據說,這種液體,乃是深埋於地底千年的雷脈精髓。

八種屬性的靈脈精髓,都是十分稀罕的靈物。

這些雷脈精髓,正是古熙寧送給江玄的見麵禮。

對此,江玄也冇有推辭,直接將其收下了。

不過,對於古熙寧這份恩情,他還是暗暗的記在了心裡。

有這幾滴珍貴的雷靈脈精髓,江玄知道,自己對於雷屬性力量的參悟,又能更進一層了。

回到百裡宮後,江玄便直接回到自己的殿宇中閉關,開始煉化那些雷靈脈精髓。

畢竟,危機,隨時都有可能到來,江玄必須要做好萬全的準備才行。

而且,幽閣殺手的可怕,可是聞名整個古元界大地。

即便是冰天聖朝,有時都拿幽閣這種殺手勢力,冇有辦法。

甚至,還有朝廷中的大人物,想要除掉自己在朝廷中的對手,卻無法明著下手,於是他們就藉助幽閣之手,幫他們取得對方的首級。

因此,幽閣這種勢力,和天麟莊一樣,都是這片大地不可缺少的存在,它們各有其存在的價值。

而這,也是天麟莊和幽閣,能夠在這片大地上屹立萬年不倒的重要原因。

即便世代更迭,滄海桑田,但這兩個龐然大物,卻依舊能夠存活下來,甚至越來越興盛。

……百裡宮,龍雲殿。

這是江玄為他自己建造的一座宮殿。

此時的他,端坐在自己的房中,在他的前方懸浮著那滴雷脈精髓,隱隱間似乎還能夠感受到其中釋放而出的狂暴能量。

“嗡!”

江玄張口,瞬間吞下那滴雷脈精髓,殿宇門口護法的小黑見到這一幕,肥胖的狗嘴頓時抽了抽。

直接將一滴雷脈精髓給直接吞入肚中,這世上,恐怕也就江玄敢這麼乾了。

雷脈精髓,可不是什麼尋常的靈物,而是天底下最為霸道和恐怖的雷屬性靈脈精髓。

就這麼一滴小小的靈脈精髓,一旦釋放出其中的雷霆之力,可以瞬間摧毀一片方圓千裡的古樹林。

但如今,江玄卻將其一口吞下,即便小黑這位見多識廣的萬古大帝,都是感到十分的震驚。

不過一想到江玄那堪稱變態般的體質,小黑也就釋然了。

“冇想到,這小子獲得的傳承,竟然是真龍聖朝的傳承,那位至尊神龍,崛起於三千年前,雖說那個人可以算作本座的後輩,不過其修為以及造詣,卻要遠勝於我。”

小黑喃喃一聲。

“哢嚓!”

“哢嚓!”

吞下雷脈精髓的瞬間,江玄頓時便感到,自己彷彿進入了一片雷霆之海之中,他身上的的每一寸血肉以及筋骨,都在承受著雷霆的淬鍊。

要不是他擁有強大的體質,想必如今的他,早就被這滴雷脈精髓給摧毀得一乾二淨了。

尋常人以雷脈精髓修行,都是慢慢汲取其中的力量,甚至是要九九八十一天,才能夠完全煉化一滴雷脈精髓。

但江玄卻不想如此,因為這樣雖然保險,但是卻會浪費大量的時間以及精力。

他如今時間緊迫,來自幽閣以及冰天聖朝的危機,可能隨時會來,他需要用最快的辦法,提升自己的修為,增強自己的實力。

江玄十分清楚,隻有這樣,他才能在危機降臨前,擁有自保的能力。

“啊!”

雷霆淬體的過程,無比的痛苦,到得最後,即便是以江玄那鋼鐵般的意誌,依舊是忍不住發出痛苦的嘶吼聲。

“擁有這樣驚世的天賦,竟然還這般拚命,絲毫不敢懈怠,難道,這就是你我之間的差距嗎?”

龍雲殿外,不知何時,一道藍衣倩影,已經站在那,藍倩聽著龍雲殿中傳來的江玄的痛苦嘶吼聲,頓時喃喃地道。

她本以為自己在幽閣中,承受了巨大的壓力,修行了再修行,比得上任何人吃的苦。

但如今,見到江玄如此拚命的修行,藍倩一時間倒是感到有些羞愧。

看著龍雲殿中那因為痛苦而不斷顫抖的身影,藍倩握緊了玉手。

其實,她和江玄屬於同一類人,他們的背後都冇有任何的勢力,也冇有任何強者可以成為他們的庇護。

一切,都需要依靠自己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的。

“或許,我之前做的一切都還不夠。”

藍倩喃喃一聲,一雙美眸中的鬥誌,更加的強烈和堅定。

不過,這一次她似乎是找江玄有事,所以並冇有離開,隻是站在龍雲殿外,靜靜的等待。

小黑很早便覺察到藍倩了,不過,它知道,這藍倩,似乎是江玄的好友,所以也就冇有驅趕藍倩。

“轟!”

而在這時,龍雲殿中央,一股強大的氣勢,猛地從江玄體內爆發開來,讓整個龍雲殿,都是為之一顫。

“突破了!”

小黑狗眼一亮,頓時朝著殿宇的中心望去。

龍雲殿外,藍倩也是目光一震。

身為幽閣中的殺手,一直以來,她都要保持著無比淡然的神態,即便是麵對千軍萬馬,山崩地裂,都要保持一顆殺手的心。

但她發現自從接觸江玄後,她的那顆淡然之心,再也保持不住了,一直處於震驚之中。

若不是她對江玄有所瞭解,她還真會以為,江玄是古元界大地上某個大家族中的傳承世子,隻是來到這天麟學府曆練的。

因為,江玄的恐怖天賦,藍倩一直以來可都是看在眼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