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雲殿,中央。

唰!江玄睜開了雙目,兩道紫色雷芒,如同兩柄雷劍,從他的瞳孔中射出,瞬間撕裂虛空,破碎岩壁。

“哈哈哈!這一次,我不僅在肉身力量得到了極大的淬鍊,就連武道修為,也有所提升,如今我距離地階聖皇八重,已經不遠了。”

江玄喃喃一聲,隨即便站起身來。

一滴雷脈精髓,將他的雷屬性之力意境,成功從二重,推到了二重巔峰。

“要是能再來一滴雷脈精髓就好了。”

江玄喃喃一聲。

要是他再能煉化一滴雷脈精髓,說不定雷屬性之力,就能推到第三重,到時,自己還能增加一條遠古巨龍。

一想到這,江玄準備去藏寶閣,看看這種萬年靈脈精髓液到底貴不貴,要是不貴,一定要多買一些。

不過像這種珍貴的天地靈物,即便是古熙寧,身上都是隻有一滴,可見其價值,究竟有多大。

而對於古熙寧,江玄也不準備說出其先祖古飛雲的陰謀,一切,都順其自然吧。

跳下床頭,江玄活動活動筋骨,便對著龍雲殿外喊道:“藍倩姑娘既然來了,那就進來吧。”

小黑感應到了藍倩,江玄自然也是察覺到藍倩的到來。

“冇想到,彆人需要幾十天才能夠完全煉化的靈脈精髓,你居然在短短的一個時辰內,就全部煉化了。”

藍倩走了進來,一雙美眸好奇的盯著江玄。

江玄笑了笑,道:“我修行的功法,比較特殊,它能夠吞噬時間萬物,並且迅速將他,所以比起一般人要快上一些。”

“嗯。”

藍倩點點頭,隨即她像是想到了什麼,目光漸漸變得凝重,道:“其實,我今日來這裡,是為了提醒你,這一次你恐怕有危險了,我剛剛得到訊息,據說幽閣已經派遣強者前來天麟學府了……”“你的意思是,幽閣這些時日,就會出動頂尖地階聖皇強者,甚至是天階聖皇級彆的恐怖殺手,來暗殺我?”

江玄聽著藍倩所說,眼中帶著一份冷意。

看來,那淩風皇子,還是忍不住要動手了。

“既然他們要來送死,那我也就隻能奉陪到底了。”

江玄最後說出一句,語氣,帶著一份冰冷的殺意,那股殺意,讓藍倩這個幽閣殺手,都是感到有些心驚。

麵前這個看似人畜無害的青年,也要展露他的鋒芒了嗎?

“總之,這一次,還要多謝你提醒。”

江玄對著藍倩抱了抱拳,隨即有些打趣道:“不過,你就不怕,你將訊息泄露給我,會被幽閣視為叛徒,被無數強者追殺?”

“你說過,我們是朋友,所以,你不會讓我身處危險的對嗎?”

藍倩淡淡笑道。

“嗯!”

江玄先是一愣,隨即點了點頭。

隨後,江玄將藍倩送回她的住處後,江玄便再次閉關修行了。

………轉眼,江玄來到天麟學府,已經兩個多月了。

而他的武道修為,屬性之力,以及劍意、肉身等,都在穩固提升著。

居住在百裡宮中,他不用有任何的安全憂患。

而且,有著天地靈池的幫助,江玄的修為,也是有所提升。

隻是這地階聖皇八重,卻是遲遲未能突破。

這一日,江玄分出一道神念,進入獸皇圖空間,和小黑論道,黑老、魅女兩人,則是在旁端坐靜聽。

“江玄師兄。”

不過就在這時,龍雲殿外,傳來了一道少女聲音。

嗡!江玄意念迴歸本尊,他站起身來,朝著龍雲殿外走去。

吱呀!推開門,隻見一長相嬌俏的少女,站在那裡,一雙美眸,看上去十分的靈動。

“小雨,有事嗎?”

江玄笑著問道。

這少女,乃是百裡宮中的一位侍女。

聞言,小雨緩緩地道:“百裡秋香和洛歆甜兩位主人讓小雨通知江玄師兄,今日乃是進入‘天麟道場’的日子,外府的十大弟子,都會到場,還請江玄師兄也儘快前去。”

“對了,天麟道場,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

江玄一拍額頭,他差點忘了正事。

前幾日,鎮龍府主駕臨龍雲殿,告訴他鎮龍府外府,為了儘快培養出一些強大天驕,所以下了血本,準備開啟‘天麟道場’,讓鎮龍府弟子前去試煉。

天麟道場,乃是一處修行聖地,許多人拜入天麟學府,就是為了天麟道場而來。

這天麟道場,原本是十年開啟一次,這一次可是他們花費了巨大的代價,才換來的。

在這裡麵,存在著許多武道先賢的修行感悟,要是能夠尋找到,那對他的武道提升可有著極大的好處。

而且,天麟道場之中,自成一方世界,進入其中的那些武者們,能夠通過想象,模擬出各種各樣的環境,激發自己的潛力。

江玄並非外府的十大弟子,但這一次,鎮龍府主卻特許了江玄,能夠進入其中,這不知讓多少人感到羨慕與嫉妒。

要知道,一個來了不到三個月的新人,就能夠進入天麟道場,這可是前所未有的。

這外府的十大弟子,哪一個不是在鎮龍府中修行了許多年,纔有資格,進入天麟道場的。

“正好我這段時間遇到了了瓶頸,要是能吸收武道先賢的感悟,或者經曆生死困境,說不定能夠激發武道潛能,讓我一舉衝破地階聖皇八重。”

江玄一想到這,他的眼眸便是微亮,暗暗的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