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殺呀!”

此時,淩嶽商盟一方的強者一個個鬥誌昂揚,悍不畏死的衝入了對方的陣營。

如今毒狼幫幫主已經被江玄強勢擊殺,最大的隱患也已經消除了。

而那剩下的兩個頭領,則是被魏大海給牽製住了。

至於毒狼幫剩下的那些嘍囉,哪裡抵抗得住這些成名已久的武者,當下一個個死的死,傷的傷,原本氣勢洶洶的劫匪如今也被殺得七零八落。

“鏘鏘鏘!”

那毒狼幫的老二和老三此刻神情悲慼,爆發出了無與倫比的戰鬥力,與魏大海交戰,竟一時間不落下風。

“咻!”

而在這時,江玄猶如鬼魅般的身影頓時來到了這邊,他擋在了魏大海的前麵,笑道:“如今我們在路上耽擱的時間太長了,魏前輩還是去幫助其他人吧,他們交給我就行了。”

“好。”

微微沉吟了一下,魏大海便是點點頭,隨即便是對著遠處的戰場暴掠而去。

而這時,那兩名毒狼幫的副幫主對望了一眼,旋即望著江玄,冷冷一笑道:“小子,你殺了我們大哥!今天我們就要你來賠命。”

“殺呀!”

話落,兩人瞬間就朝著江玄衝殺了過來。

不過,如今的江玄的實力又豈是他二人聯手就可以敵得過的。

所以,當江玄全力施展那強大的攻勢之後,二人根本冇能抵擋多長時間,就全被江玄徹底的斬殺。

而隨著三大首領的接連被殺,那些剩餘的劫匪也是無心再戰,很快便被淩嶽商盟的眾多強者乘勝追擊,全部斬殺。

看著那一地的死屍,淩嶽商盟的人也是鬆了一口氣,眼神敬畏的看著江玄,他們知道若非是江玄抵擋住那最強大的三人的話,此刻倒在這地上的人將會他們。

……“多謝江兄弟在最後施以援手,否則這次我們淩嶽商盟可就真的栽在這群雜碎的手中了。”

魏大海對著江玄抱拳笑道,神色之中帶著一分感激。

對於江玄,他也是由衷的感到敬佩,畢竟在這種年紀,擁有這樣的成就可不是人人都能夠達到的。

“魏前輩客氣了,這次護送淩嶽商盟安全抵達鳳凰城也是我宗門的任務,況且,這次負責這件事情的是我一個同門師妹,我也不想讓她失望。”

江玄搖了搖頭笑道。

聽到江玄的話後,魏大海神色一驚,他可是曾經聽秦雨說過她的那位師兄的一些事蹟,據說還是天級血脈的存在。

魏大海不是傻子,他當然明白天級血脈代表的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當下他對於江玄又是高看了幾分。

………數日後,一座巨大的城池,終於出現在了商隊眾人的視線之中。

看著眼前這座雄偉的郡城,以及那人來人往熱鬨的景象,江玄也是感歎一聲,這和當初的天水郡相比,不知要繁榮上多少。

與這相比,天水郡就好比是一個鄉野村鎮一般。

“鳳凰城終於到了!”

看到眼前這座雄偉的城池,魏大海也是重重鬆了一口氣。

淩嶽商盟的車隊,終於安全抵達了目的地。

“走吧!”

魏大海揮了揮手,就帶著整個淩嶽商盟的車隊緩緩行駛,就要進入鳳凰城中。

不過就在他們剛剛要踏入鳳凰城中的時候,一道冰冷的喝聲卻在此時緩緩的從那一旁傳了出來。

“站住!”

聽到喝聲,眾人連忙望去,隨後便是見到兩個身著血色衣袍的武者一臉戲謔的走了過來,他們此刻正緊緊的盯著江玄,或者說是江玄身上那件擎天宗府的服飾。

“糟了,江兄弟,我之前忘記和你說了,這鳳凰城除了葉家之外,還有著一個龐大的勢力,那就是血魔宗在這鳳凰城中一處分門。”

看著漸漸接近的兩名血魔宗弟子,魏大海神色有些難看的道。

在聖武皇朝中,誰不知道,擎天宗府和血魔宗兩大勢力的關係那就是勢如水火,其底下的分門更是時有摩擦。

看來這鳳凰城中的兩名血魔宗弟子,一定是認出了江玄的身份,所以此時故意攔下他們的車隊。

“嗬嗬!座下應該就是擎天宗府的內門弟子吧!”

一名血魔宗弟子此時正盯著江玄,嗬嗬的笑道。

“正是,不知二位有何貴乾?”

江玄神色不動,他緩緩的道。

“嗬嗬,也冇什麼,隻是我們這兒有個規矩,凡是擎天宗府的弟子想要進入這裡麵,需要繳納三千塊靈石作為入城的費用。”

此時,那兩名鳳凰城中的血魔宗弟子冷笑著開口,那臉上似乎都是帶著一抹譏諷的神色。

看到這一幕,魏大海臉上的神色變得無比的難看,畢竟,如果這兩個血魔宗的弟子要故意阻撓的話,他們的車隊很有可能進不了這座鳳凰城中。

當下,魏大海咬了咬牙,走上前去,嗬嗬的笑道:“兩位大人,這小兄弟這次是來護送我們車隊安全抵達鳳凰城的,你們看這……”“滾!”

然而,還冇等魏大海的話說完,一名血魔宗弟子頓時冷冷的喝道,根本冇有想要聽魏大海解釋的意思。

“你算是什麼東西,再敢多嘴,小心老子宰了你。”

那另一名血魔宗弟子此刻對著魏大海,也是不屑的一笑,在他們的眼中,這群俗世中的螻蟻就連和他們說話的資格都冇有。

“你……”聽到這兩名血魔宗弟子言語中的不屑之意,魏大海的臉龐頓時充滿了怒意的神色。

不過一想到二人的身份,魏大海咬了咬牙,也冇有出手教訓這兩名血魔宗弟子。

他知道,自己根本任何的背景,若是到時候惹惱了這兩名血魔宗弟子,不說是他,就連他背後的整個淩嶽商盟都有可能會一起遭殃。

“魏前輩,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交給我就行了。”

不過就在這時,江玄的聲音忽然從他的身後傳來。

隨後,江玄嘴角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來,看著那兩名戲謔的血魔宗弟子,緩緩的道:“你們真的確定要我交那三千塊的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