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界,古老密室中。

“嗡!”

江玄猛地睜開了雙目,兩道奪目的劍光,鋒芒畢露,攝人心魄,瞬間從他的眼中射出,整個古老密室,都是劇烈的一晃,如同要倒塌一般。

“高階劍皇!”

江玄臉上浮現了一抹笑容,他釋放萬千劍意,隻覺得自己能夠掌控周圍空間內的萬物,化為自己的‘利劍’。

不過,江玄知道,這隻不過是因為自己進階造成的錯覺,如今的自己還無法做到那種程度。

真正能夠將萬物化為劍的境界,隻有劍尊之境才能夠辦得到。

“我將那片劍域的一切,都是描摹印刻在了精神之海中,日後可以直接用推演之術繼續參悟,成就大成劍皇,甚至是劍尊。”

江玄心中想著,隨即他朝著周圍望去,他發現周圍其他人似乎還冇有醒來。

想必,他們應該都還在天麟道場中繼續感悟個接受先賢傳承吧!“玄弟,你的劍道意境又突破了?

而且還是在短短一個時辰內的參悟後,便踏入高階劍皇了。”

不知何時,古熙寧的倩影,已經來到了江玄的身旁,她的美眸中帶著一份驚異,盯著江玄,道:“冇想到玄弟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強大許多,即便是我先祖古飛雲,在第一次進入天麟道場時,也需要三個時辰後才醒來,而你,卻隻用了一個時辰,便甦醒過來,而且,還有如此巨大的收穫。”

“熙寧姐,你從哪來的?

怎麼我一點也冇發現?”

江玄神色一驚,看著身旁那如鬼魅般,突然出現在自己身旁的古熙寧。

這古熙寧的修為,也太強了吧,即便以江玄的感知力,都冇有發現她的到來。

“我在四號古密室中修行。”

古熙寧說出了有關這天麟道場的秘密。

原來,江玄如今所在的古密室,隻是這眾多密室中的其中一個,真正天麟道場的中心,是在第四號密室。

“難怪我先前一直冇有見到熙寧姐。”

江玄搖頭苦笑,原來這天麟道場,還有著這些隱秘。

“天麟道場四號古密室,隻有天階聖皇後期的外府弟子,纔有資格進入其中,參悟更強大的先賢傳承。”

古熙寧對任何人都是不假以辭色,唯獨對於江玄,十分的耐心。

似乎,古熙寧,真的將江玄,當成了自己的親人。

對此,江玄自然也是能夠感受到的。

所以他決定,日後要是古熙寧有難,自己一定會出手相助。

“即使你不是我的弟弟,你也有資格進入四號古密室了,你隨我來吧。”

古熙寧對著江玄笑道。

“四號古密室中?

有什麼樣的武道傳承呢?”

江玄心中無比的好奇,這間古密室中的傳承,對他而言,已經是天大的機緣造化了,那更加高級的四號古密室,又會有怎樣的絕世傳承呢?

江玄心中頓時生了濃濃的興趣,連忙跟上了前方的古熙寧。

當江玄跟隨著古熙寧,穿過幾個拐角後,他見到了,在那不遠處的地麵上,似乎走著一道道古老的紋路印刻在其上方。

每一道紋絡,都是複雜無比,這些複雜紋路交織在了一起,組成了一個巨大的傳送陣。

“這就是通往四號古密室的入口。”

說完,江玄便隨古熙寧一起,踏入靈陣中,隨即,她的手中出現了一枚十分古樸的令牌。

“嗡!”

古熙寧將那塊古令牌拍進底下傳送陣中的一個凹槽中。

瞬間,一道藍色的水波紋光罩,便將江玄和古熙寧籠罩在其中。

“唰!”

隻一瞬間,兩道身影,便是消失在了這片空間中。

嗡嗡!空間不斷變幻,當江玄再次睜開雙眼時,他見到了,自己已經一個狹小的空間內。

顯然,這裡就是那第四間密室,不過這裡比起先前那一間密室,還要小了許多。

“玄弟,你的精神力,其實是踏入了三十階或以上的天階神念師對吧。”

古熙寧略顯詫異的聲音,在江玄耳邊響起,這讓他的神色微微一變。

不過,他很快便壓下心頭的震驚,他望著身旁的黑衣女子,笑著道:“熙寧姐,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既然被髮現了,那江玄也就不打算隱瞞了。

不過江玄倒不擔心古熙寧看出來了自己是一名神念師。

因為,在古元界大地上,根本冇有人能夠聯想到一個神念師,竟然在武道方麵也能取得如此成就。

果然,江玄所想的冇錯。

就在江玄話落的瞬間,古熙寧便是道:“這四號古密室中,對於精神力三十階以下的武者,會有極大的壓製,但你,在進入這四號古密室後,卻神色不改,顯然冇有被壓製到,所以我猜想,你應該是服用了一些能夠提升精神力的天材地寶。”

江玄點了點頭,順著古熙寧的意思,道:“我少年時,曾服用過一些藥草,後來,我便察覺自己的精神力,變得無比強大。”

古熙寧聞言,點了點頭,道:“看來,玄弟你的機緣造化不錯,竟然在精神力還未穩固的少年時期,就誤食一些聖藥,將自己的精神力,塑造得如此強大。”

話落,古熙寧便不過糾纏這件事,轉而朝著四號古密室深處走去。

江玄見此,不由鬆了一口氣,連忙跟了上去。

四號古密室儘頭,有著一麵漢白玉石鑄造的牆壁,牆壁上,懸掛著七七四十九幅畫卷。

每一幅畫捲上,都描繪著不同的景象。

有帝王,站在高山之上,俯瞰社稷江山,也有絕世神醫,雲遊天下,妙手回春……每一副畫卷,都描繪出一位大能傳奇的一生。

每一副畫卷,都有著莫名的吸引力,讓人情不自禁,想要沉入其中,感悟箇中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