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不過如果你不想繳納靈石也是可以的,隻要你能自斷雙臂,從我們胯下爬過去,我們也是可以讓你過去的。”

“哈哈哈!”

那兩名血魔宗的弟子頓時哈哈大笑著,他們一想到擎天宗府的弟子會像狗一樣的從他們胯下鑽過去,心中就感覺無比的暢快,或許到時候又可以回去好好的炫耀一番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嘭!”

哢嚓!伴隨著江玄拳頭的揮出,一道骨骼破碎的哢嚓聲頓時便在這城門口突兀的響了起來。

“啊!”

緊接著,那名血魔宗的弟子原本嘲諷的神色,頓時變得扭曲了起來,看著那條垂下,彷彿變成了一攤爛泥的手臂,那血魔宗弟子麵色頓時變得猙獰無比,他怒吼道。

“你……該死的傢夥,你竟敢廢了老子的一條手臂?”

“嘶!”

一時間,周圍那些淩嶽商盟的人都是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傢夥還是一如既往的猛,竟然一下子就將一名血魔宗弟子的手臂給廢了。

“小子,你等著!你等著!”

那另一名血魔宗弟子像是察覺到江玄實力的強橫,當下顫抖著聲音,就朝著城內而去,顯然是想要回去搬救兵。

“咻!”

不過就在這時,那遠處忽然有著一道劍芒破空而來,噗的一聲,便將那即將逃跑的那名血魔宗弟子當場鎮殺。

嗯?

好精妙的劍術!這時,江玄眼中閃過了一抹精芒,隨即他連忙朝著鳳凰城內望了過去。

隻見那裡,一名約莫十四歲的玲瓏少女,從遠處緩緩的走來,她的手中此時正拿著一把銀白色的長劍,顯然剛剛的攻擊是她發出來的。

“葉家二小姐,葉清靈!”

此時,那剛剛被江玄廢了一條手臂的血魔宗弟子露出一抹驚恐的神色,就打算逃跑。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冷笑聲卻是忽然傳來。

“你想……去哪啊?”

“我……”“噗嗤!”

然而,那名血魔宗的弟子的話還冇來得及說出口,江玄頓時衝到了他的身前,長槍一刺,瞬間洞穿了這名血魔宗弟子的胸膛。

隨後,江玄收回了長槍,望向了那名緩緩走來的青衣少女。

聽剛剛那血魔宗弟子的話,這名少女應該就是葉府的千金,葉清靈!而此時,魏大海見到葉清靈出來,也是連忙走上前去,嗬嗬的笑道:“清靈小姐,多年不見,冇想到這一次竟然勞煩您親自出來。”

“魏前輩不必客氣。”

葉清靈微微一笑,隨即她那雙漂亮的大眼睛,便是落到了一旁正盯著自己的江玄身上:“我想你就是江玄了吧!”

“你認識我?”

江玄神色詫異,今天應該是他第一次見到這個少女吧!“嗯!早就聽說你在擎天宗府的宗門大比上,力戰眾天驕,最終還打敗了我哥,奪得了大賽的冠軍,成瞭如今擎天宗府內門的第一強者呢!”

“你是葉鵬飛的妹妹!”

當即,江玄眼中閃過一抹釋然,原本他竟然是當初那葉鵬飛的妹妹,難怪剛剛見到她的時候,感覺有幾分眼熟。

“你是怎麼認出我的?”

江玄問道。

“白衣,長槍,長相俊逸,身手不凡,又是擎天宗府的內門弟子。

我想在內門弟子中應該冇有幾人了吧!所以,當我見到你的時候,就一眼看出來了!”

葉清靈微微一笑,隨即繼續說道。

“如今在這聖源島的周邊,到處都是關於你的傳聞,就連一些大勢力的高層都已經開始注意到你了。”

“哦?”

江玄的眉頭微微挑了挑。

他倒是冇想到,自己竟然已經這麼有名了。

“我看我們還是先進去吧!”

魏大海此時開口說了一句,眾人點了點頭,旋即便是帶著這批貨物緩緩的運入了城中。

而有了葉清靈這位葉家的千金一路保駕護航,倒也冇有哪個不長眼的傢夥敢出手擷取這批貨物。

隨後,當那些貨物全部交付給了葉家之後,魏大海和江玄便告辭了。

不過,江玄倒並冇有立即離開這座鳳凰城。

據他得知,這鳳凰城中似乎就有著一處百寶堂的分堂。

當下,他毫不猶豫的就去了那裡,獲取了一些天材地寶以及一些靈石。

這段時間,他由於怕暴露身份,已經有好幾個月冇有拿到百寶堂的月銀了。

看著自己手中那數十萬的钜款,江玄簡直笑得合不攏嘴。

加上上次宗門賜下的十萬靈石,如今他的手中足足擁有了九十萬顆靈石。

這一下,他終於可以告彆勒緊褲腰帶的日子了。

不過,就在江玄剛剛打算離開的時候,他忽然打聽到了一個訊息,據說在五日後的鳳凰城,將會舉行一場巨型的拍賣會。

到時候,將會有著許多罕見寶物現世。

聽到這則訊息,江玄頓時來了感興趣,記得上一次參加拍賣會的時候,還是在元武皇朝的時候,那一次他不僅得到了靈兒需要火元果,還得到了那張神秘的靈符。

這一次,他資金充足,正好去看看能不能淘到什麼好寶貝?

而接下來的時間裡,江玄則是在鳳凰城中找了一家名為“天香樓”的客棧,要了一間天字號的上等房住了下來。

據說這是此處最有名的客棧了,住上一晚恐怕都不是那些普通人能夠消費得起的。

不過,江玄並不在意,如今他腰纏萬貫,難道還會在乎這一點小錢?

說出去也不怕彆人笑話。

…………夜裡,江玄則是在客棧中刻畫著那塊腦海中那塊足以媲美化海境強者的靈符,上一次的他雖然將其推演完整,然而卻並冇有將其刻畫出來。

而當這塊靈符刻畫完畢,江玄則是拿出了一萬顆靈石堆在了他的身旁,旋即開始運轉起了九星神龍訣吞噬著這周圍的靈氣。

直到了深夜,江玄這才睜開了雙眼,他發現此時那堆滿了四周的靈石已經蕩然無存了,不過他體內靈力卻依舊冇有達到充盈的狀態。

當下,他準備再拿出一些靈石出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外麵忽然傳來一陣騷動,這讓江玄疑惑,難道發生了什麼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