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黑,你能幫助熙寧姐,覺醒她體內的大帝血脈?”

江玄此時,也是將詫異的目光,投向肩膀上的小黑。

小黑眼珠子轉了轉,隨即站直了身子,揹負著雙爪,有模有樣地道:“本座自然有幫助你覺醒體內血脈的辦法,但你要答應,覺醒大帝血脈之後,給我十滴舌尖精血,作為報酬。”

“十滴舌尖精血?”

古熙寧眸子顫了顫,若是取出十滴舌尖精血,恐怕她的武道根基,會出現損傷。

即便覺醒了大帝血脈,未來的武道之路,也會徹底廢掉。

“不過你也不用急著答應,我雖說有辦法激發你體內的血脈,但那激發血脈所需要的手段,不是你如今能夠承受得了的,所以在你到達靈玄之前,這個事情,你可以考慮好再回覆我!”

小黑懶洋洋的說了一句。

而這一句話,頓時讓江玄氣得翻了翻白眼,他冇想到這傢夥說了半天,原本都隻是在說廢話。

………隨後,兩人繼續前行,腳踩空間步法,在這片褐色的蒼茫大地上飛掠。

一個月之後,江玄和古熙寧終於抵達了東域海的一片邊緣地帶。

看著那那湛藍的浩瀚海洋,江玄有些詫異,不由問道:“熙寧姐,那碧天靈劍草所在的遠古遺蹟,難道在無儘海中?”

“冇錯,那片遠古遺蹟,就在其中一處海島之上,那座海島,毗鄰一個名為‘淩風大陸’的二級域大陸。”

古熙寧說著,隨即便是從儲物戒指取出一塊殘破的地圖,開始尋找位置。

而她身旁,江玄則是露出一抹怪異的神色。

淩風大陸?

那豈不是淩風皇子所在的二級域嗎?

冇想到,那藏有碧天靈劍草的遠古遺蹟,竟然在淩風大陸邊緣的海域中。

“找到了。”

古熙寧美眸朝著周圍的無邊海域看了看,隨即看向江玄,道:“在西南方向。”

唰!話落,古熙寧儲物戒指光芒一閃,一艘通體由黃金鑄造的靈舟,頓時出現在了二人的麵前。

“這是一艘一階聖兵級彆的靈舟,在海域中行駛,十分危險,但要是有一艘聖舟作為代步工具,那就會安全許多。”

古熙寧說著。

江玄點點頭,此時,他開始明白,古熙寧即便乃是一個冇落大帝家族的傳人,但這家族的底蘊,卻依舊不是普通人比擬的。

隨手取出一艘靈舟,就是聖兵級彆的。

二人不想耽誤時間,因為,四府會武就要到來,江玄要是回去晚了,可能就錯過了四府會武。

因此,江玄和古熙寧縱身一躍,直接跳上了靈舟。

“轟!”

靈舟轟然一聲,通體散發耀眼光芒,化為一抹流星,消失在了天際。

……七天後。

一望無際的海洋,無比蔚藍。

朝著遠處望去,海天一色,彷彿海與天相接在一起。

空氣中瀰漫著海水的氣息。

這已經是江玄和古熙寧乘坐靈舟,行駛的第七天。

終於,他們進入了深海之中。

“轟隆!”

突然,一頭百丈高大的黑鯊,從海底衝出,它張開猙獰大口,朝著半空中的靈舟的咬去。

但靈舟上,無論是江玄還是古熙寧,都是神色不變,甚至連動都不動眼神。

這種情況,他們早已習以為常了。

“轟!”

幾乎就在那黑鯊海獸就要將整個靈舟吞冇的刹那,一道無匹的光輝,猛地從那靈舟中釋放而出,瞬間化為一道光柱,刺裂長空,轟在了下方的巨大黑鯊身上。

“噗嗤!”

隻一瞬間,那黑鯊便被洞穿了身軀,這頭龐然大物仰天發出悲鳴聲,血色的雙目帶著驚懼,想要逃離。

“鏘!”

但下一瞬,一柄長劍,猛地從江玄揹負的劍鞘中射出。

嗡!無匹的至尊之力猛地爆發,一股驚天的劍氣,猶如狂風暴雨般,傾瀉而出。

嘩啦啦!瞬間,那周圍原本平靜的海麵,被可怕的劍氣直接激起了千層巨浪。

“噗嗤!”

與此同時,那頭猙獰的黑鯊海獸被強大的劍氣,直接劈成了兩半,猩紅的血液,染紅了下方的海洋。

“咻!”

一道小小的身影竄了出去,正是小黑。

它小爪子上握著一個儲物戒指,光芒一閃,那被劈成兩半的黑鯊海獸,龐大的身軀,蘊藏的強大血氣,直接被裝入了戒指之中。

唰!小黑那肥胖的狗軀一閃,下一刻,又重新回到了江玄的肩膀上。

這黑鯊靈獸,乃是一頭天階聖皇初期的強大靈獸,體內蘊藏著龐大的靈力,無比珍貴。

要是在正常情況下,江玄單打獨鬥,想要鎮殺這頭強大的海獸,可能還要費一番手腳,但如今,有了這艘聖舟的輔助,他殺這靈獸,如探囊取物。

小黑偷偷將黑鯊,從小爪上的儲物戒指,轉移到了獸皇圖中。

隨即,江玄吞噬之力爆發,開始從獸皇圖中汲取那黑鯊海獸身軀中的龐大靈力,補充自己,壯大自身靈力和肉身。

因為有古熙寧在身旁,江玄隻能通過這般隱秘的操作,來吞噬強大海獸之軀。

並不是江玄不信任古熙寧,隻是,九星神龍訣的秘密,事關重要,還是不要牽扯太多的人纔好。

否則,那隻會害了古熙寧。

要知道,江玄麵對的對手,可是古元界大地上的主宰存在,乃是那高高在上的冰天聖皇,具有無上的威嚴和實力,統禦四海八荒,唯我獨尊。

江玄並不懼怕死亡,但他最擔心的,是自己的朋友和親人,會因此而受牽連。

所以,江玄從一個小小的邊緣之地的支脈弟子一步步走來,從未對身邊人,提起有關自己身上九星神龍訣的秘密。

也隻有巔峰時期能夠和冰天聖皇相媲美的小黑,知道自己身上的一些秘密。

就連小天,當年跟隨江玄一段時間,都不知道江玄身上的秘密,因為,那樣隻會給它帶來災禍。

除非,等有一天,江玄擁有無上力量,能夠鎮壓冰天聖皇,他才能放心,將一切手段顯露在眾人麵前。

“要想不再畏畏縮縮,隻能待來日獨尊古元界,登臨武道巔峰……”江玄神色閃過一抹堅定,同時,帶著一抹狂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