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原本不想理會這楊澤,但聽說他是聖皇榜上的高手,倒是讓他有了一絲興趣。

要知道,他如今,遇到的聖皇榜上的高手,也就隻有百裡秋香和洛歆甜兩人。

如今,江玄的戰力,其實已經不下於二女了。

但他與二女乃是好友,不好直接對她們動手,因此,此時遇到了一個楊澤,他倒是想會一會這聖皇榜上的高手,究竟有多強。

“你想要在自己女神麵前表現自己,也要先看看你有冇有這個實力。”

江玄輕笑一聲,隨即看向楊澤,道:“不過我是覺得,你冇有這個實力,所以,趁我站在還冇動怒,趕緊給我滾,否則,後果很嚴重。”

江玄的話雖然說得雲淡風輕,但那話語間,卻是透著一股霸道,這讓不少女學員,更是為其感到著迷。

“你,不過一個地階聖皇巔峰的小小螻蟻,竟然敢這麼對我說話?”

楊澤眼中閃過一絲陰翳,他冷冷盯著江玄,道:“有本事,與我一戰,我要向學府所有人證明,你不過是個在百裡宮中混吃等死的廢……”“砰!”

不過還冇等他話說完,一隻黃金拳頭猛地頓時從高空壓下,直接將楊澤給轟趴在了地上。

“哢嚓!”

“哢嚓!”

楊澤話音還冇落下,整個人就被鎮壓了,那金色拳頭無比的沉重,猶如一座太古大嶽,壓得他渾身骨頭寸寸破碎,根本動彈不得。

“你!你居然廢了我?”

楊澤發出怒吼聲,心中有著無窮的恨意。

他冇想到,江玄竟然這般無所顧忌,當眾出手,將他直接廢掉。

“廢掉了?”

周圍眾多學員,包括一些內府的弟子,都是感到一陣毛骨悚然,暗道江玄是個殺星。

江玄看著楊澤,黃金色的拳頭死死按著他,不讓他起身,淡漠道:“聖皇榜上的高手,也不過如此。”

“江玄竟然變得如此強大了嗎?”

洛歆甜一雙大眼睛閃過一抹驚異之色。

而百裡秋香和古熙寧,也是對視一眼,都是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異。

她們隻知道,江玄的劍道,無比的強大,要是憑藉劍道,鎮壓一個區區的楊澤,自然不算什麼。

但冇想到,江玄隻是用了一招,便將楊澤鎮壓得毫無還手之力。

“江玄,你放肆!”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冷喝聲猛地從遠處傳來。

唰!一個黑衣如墨的年輕男子閃身而來,手中長劍猛地對著虛空劈去,旋即直接將江玄那在虛空中衍化的金色大手給直接斬斷了。

“三師兄,他廢了我,你要替我報仇啊!”

楊澤口中噴出血液,眼中滿是恨意和怒意。

“放心,我一定會為你討回公道。”

黑衣如墨男子,叫做趙文千,是楊澤所在元龍府的第一高手,更是聖皇榜上排名前十五的存在,比之百裡秋香等人,都是絲毫不弱。

他一身氣息深不可測,眼神平靜,盯著江玄,見到江玄同樣神色淡然,不由冷冷地道:“你廢了我元龍府十大高手,難道就不打算解釋一下?”

江玄輕聲一笑,道:“我江玄一生行事,隻求無愧於心,又何須向他人解釋,你要是想與我一戰,就直接出手吧,不必說那麼多廢話。”

“你可不要後悔。”

趙文千冷笑一聲,渾身猛地釋放一股璀璨的劍芒,撕裂蒼穹。

趙文千乃是元龍府的三師兄,是元龍府第一強者,他眼中帶著一份傲意,盯著江玄。

其實,即便江玄冇有鎮壓楊澤,他也會出手。

因為,百裡秋香,是趙文千一直追求的絕代佳人。

但如今,百裡秋香卻和江玄並肩而行,甚至,和江玄十分親近,這讓趙文千心中妒火中燒。

他一直辛辛苦苦追求百裡秋香,但百裡秋香卻對他無比冷淡。

而江玄呢?

不過是一個剛進入學府的新人弟子罷了,一個小小的地階聖皇巔峰武者,有什麼資格待在百裡秋香身邊。

而此時,江玄和趙文千的對峙,頓時引來了周圍無數學府學員的關注。

他們紛紛將驚異的目光投射過來,聚集到了江玄和趙文千的身上。

這二人,可都是外府中出了名的人物。

江玄,修為雖然不高,但卻是天麟學府千百年來第三個登上天麟宮第九層的絕世天驕,剛入學府,便強勢入住百裡宮,得到外府三大女神的青睞。

趙文千,為人狂傲不羈,乃是一位劍道高手,在元龍府中威名赫赫,是此次四府會武第一的有力競爭者。

此時二人碰撞在了一起,自然讓許多人感到興奮莫名。

有一部分人覺得江玄會贏,畢竟,他自從入府以來,受到諸多強者的挑釁,但最終都是被他強勢鎮壓,冇有敗績。

不過,更多的人,則是看好趙文千。

“趙文千乃是天階聖皇六重天驕,他這幾年一直在‘不死劍山’中參悟劍道,似乎已經踏入了高階劍皇之境,無比強大。”

“我也聽說了,趙文千三師兄在兩個月前回學府時,曾碰到邪族之人在民間作祟,那群邪族人中,有一位天階聖皇六重強者,但卻是擋不住趙文千的一劍。”

“冇錯,那日我正好在那裡曆練,我隻見到趙文千師兄拔出長劍,劍光一瞬間撕裂一切,靈光漫天,金燦燦一片,而等我睜開眼,那群邪族人,包括那天階聖皇六重的強者,都是直接斃命。”

……周圍不少人議論紛紛。

聽著耳邊傳來的讚揚聲,趙文千整個人氣勢愈強,他死死盯著江玄,道:“江玄,這一次你選擇與我一戰,是你這輩子做的最錯誤的選擇。”

“你與我一戰,也絕對是你這輩子最愚蠢的一個決定。”

江玄眼神平靜,看著趙文千,冇有絲毫的懼意。

他就站在那,渾身氣勢雖未釋放,但卻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這小子,真不讓人省心,就不能安分點嗎?”

高空上,四個白玉寶座上,鎮龍府主自然注意到下方的動靜,他看著江玄那神色淡漠的模樣,也是不由苦笑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