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家議事廳,古樸輝煌,從中透著一種威嚴沉重之氣。

此時,大殿上,站著幾道身影。

為首一人,乃是一個身穿灰袍的中年男子。

此人,正是趙家現任家主趙遠。

他目光威嚴,看著底下的兩名中年男子,沉默了片刻,道:“二弟,三弟,此事你們怎麼看?”

二弟趙寒體型瘦弱,此時聽到趙遠開口,不由上前一步,抱拳道:“大哥,薛家太強大了,我們根本冇有任何反抗的權利,既然寧兒已經和薛家少爺定下了婚約,那我們就不能讓寧兒傳出任何負麵的訊息,否則,我們恐怕很難承受薛家的怒火。”

“二哥說的冇錯。”

三弟趙鳴也是點點頭,眼神有些陰翳,道:“那小子,渾身染血,一看就知道可能是遭受了仇家的追殺,寧兒將其救回來,要是給我們趙家惹上什麼麻煩,簡直是愚蠢至極。”

聽到自己的兩個弟弟這麼說,趙遠眉頭緊緊皺起。

他知道,自己為了家族的安危,逼著趙寧兒嫁給薛家那個紈絝少爺,已經很是虧欠自己的女兒了。

現在,難道還要無情趕走自己女兒好心救回來的人嗎?

“家主。”

趙寒見到趙遠眉頭皺起,不由開口叫了一聲。

“大哥!”

趙鳴再次開口,他邁步上前,道:“為了我趙家安危,必須要讓寧兒和那乞丐小子分開,給那乞丐小子一些銀兩,讓他滾出我們趙家。”

“二叔,我不允許你這麼說江玄大哥!”

不過就在這時,趙寧兒的聲音在議事廳外響起。

而隨著進來的,則是一身破碎白衣的江玄,他頭髮散亂,但那亂髮下的一雙眸子,卻如鷹隼般銳利,同時還有著一種讓人看不透的神秘。

不過,趙家這些人,不過都是一些小小的低級武者,哪裡能夠察覺到江玄的不凡。

包括趙遠在內,趙寒、趙鳴等人,都是眼露鄙夷,盯著江玄這個“臭乞丐”。

在他們眼中,江玄就是那種不要臉的癩皮狗,現在就賴在了他們趙家。

“寧兒。”

二弟趙寒首先開口,道:“寧兒你還小,不懂得人情世故,這個小子一看就是在利用你,想要待在我們趙家,混吃等死,你既然救了他,他也醒了,那就給他一點閒錢,讓他離開趙家,免得你的名譽,給這小子破壞了。”

“二叔,江玄大哥纔不是什麼混吃等死的人,江玄大哥是一位劍客。”

趙寧兒天真的小臉上滿是笑意,她舉了舉手中的長劍,道:“喏,這就是江玄大哥的劍,江玄大哥告訴我,要是有敵人來犯,這柄劍,它能夠保護我,所以,我們不用怕那薛家的人了。”

江玄見到趙寧兒這幅天真的模樣,不由輕笑一聲。

“幼稚!”

趙寒厲喝一聲,嚇得趙寧兒握著帝劍的玉手都是顫了顫,差點將手中的帝劍給抖落下來。

“趙寧兒,你也快長大了,竟然還這麼幼稚!”

趙鳴也是邁步上前,眼神帶著一絲譏諷,看了江玄一眼,隨即看向趙寧兒,道:“寧兒,快把這柄破劍給我扔了,你那什麼江玄大哥,不過是一個江湖騙子,一柄長劍,就能保護你?

可笑!”

“寧兒,不得在議事廳中胡鬨。”

家主趙遠此時也是開口了,即便他心中對於趙寧兒有愧,但此時見到趙寧兒如此胡鬨,說一柄普通的長劍就能夠保護她,這簡直是荒唐。

趙遠站起身,來到趙寧兒的身前,道:“寧兒,將那柄劍丟了,你放心,爹會給你這位江玄大哥足夠的銀兩,讓他有足夠的盤纏回家。”

“不!我不要!”

趙寧兒小小的身軀,死死抱著江玄交給她的那柄帝劍,一雙明亮的大眼睛落下一滴滴淚水,她哭泣著,跪在了地上,“寧兒不要嫁給薛家那個少爺,那個少爺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古石鎮的姑娘,寧兒不要成為這種壞蛋的小妾……”“唉……”看著眼前這天真的少女,被逼迫到了這種程度,江玄輕歎一聲,緩步走上前,將趙寧兒嬌小柔軟的身軀扶了起來。

“小子,你在乾什麼?

快放開你的手,給我滾!”

二弟趙寒見到江玄竟然碰到了趙寧兒的身軀,目光頓時露出一抹厲色,他猛地出手,一隻黑色大手,瞬間在虛空中成形。

“黑虎掌!”

趙寒口中爆喝開口。

這是一套極其強大的武學,趙寧兒一張小臉上露出驚駭之色,慌張道:“江玄大哥,你快躲開!”

趙寧兒曾親眼看見,她這位趙寒二叔,曾用這一招,將一頭幾米高的黑暗魔狼給轟碎了身軀。

“你不用擔心,這柄劍,會保護我們的。”

江玄笑著對身前的趙寧兒道。

“江玄大哥……”看著江玄那深邃的眸子,趙寧兒不知為何,竟然重重地點了點頭。

江玄大哥說自己懷中的那柄長劍能保護他們。

那這柄長劍,就一定能保護他們。

“小子,你居然不躲開,那我就殺了你,免得你給我們趙家惹來什麼麻煩。”

趙寒眼神滿是狠厲,他殘忍一笑道。

“唉,寧兒,爹對不起你,但是為了趙家的安危,爹隻能犧牲你了,你這位江玄大哥死後,你也就會死心了吧,不用再寄托什麼希望了。”

趙遠長歎一聲,冇有出手,而是直接轉過身去。

他不想見到江玄死在趙寒手中的那一幕。

“鏘!”

不過就在趙遠正準備轉身的瞬間,一道嘹亮的劍鳴聲,猛地響起,瞬間震顫了整個議事廳。

“什麼?”

幾乎就在下一瞬,在趙遠、趙鳴,包括出手的趙寒那三道驚駭的目光中,趙寧兒懷中抱著的那柄帝劍,猛地出鞘,一道劍光,撕裂長空,瞬間將趙寒那隻黑色大手直接撕裂。

“滋啦!”

冰冷的劍氣,讓趙寒通體冰涼,如處冰窖。

“哧!”

下一刻,那柄帝劍,重新飛會趙寧兒懷中抱著的劍鞘中,恢複了先前的平靜。

“這……是什麼手段!”

趙遠、趙寒和趙鳴三兄弟,這一刻全都愣住了。

就連趙寧兒自己,粉紅的小嘴,都是張得圓圓的,一雙大眼睛,滿是難以置信。

她十分絕望,隻能逼自己將希望寄托在這一柄長劍上。

但她冇想到,她懷中的這柄長劍,真如江玄大哥所說的那樣,是一柄能保護自己的劍。

此時,趙寧兒的雙眼中,閃過了一抹驚喜之色。

看來,書上說的都是真的。

從外麵救回來的神秘人,都是隱藏的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