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家主……”趙遠雖然手中捧著帝劍,但此時麵對薛景合真人,依舊感到有些不安。

他正想說什麼。

“大哥,讓我來幫你教訓一下這個不知死活的東西。”

此時,一道陰冷的笑聲在這片地域響起。

話落,一個身披甲冑的中年大漢從薛家大院深處邁步走了出來。

此人,名叫薛景懷,乃是家主薛景合的二弟,擁有著聖人境一重的強大修為,威震整個古石鎮。

當薛景懷將自己那磅礴的氣息全部釋放出來時,猶如一座座大山,壓得周圍無數人都是感到有些喘不過氣來。

這薛景懷,實在太強大了,不能匹敵。

趙遠這一次,膽敢來薛家登門退婚,肯定會被挫骨揚灰,整個趙家,隻怕也會因為趙遠這衝動之動,而被薛家摧毀殆儘。

“死!”

薛景懷根本冇有任何想要廢話的心思,他殺戮意誌顯化,整個人瞬間猶如變成了一位惡魔,手中的長矛釋放可怖殺光,他邁步虛空,直接朝著趙遠殺去。

在他眼中,隻要趙遠這位趙家的家主倒下了,那趙家,還不是任由他們薛家擺佈?

薛家家主薛景合見到這一幕,眼神冷漠。

他並冇有阻止自己的二弟薛景懷出手,也就是說,他默認了薛景懷的這一舉動。

“前輩,快救我!”

趙遠看著薛景懷如一頭洪荒猛獸,邁步而來,殺念可怕,他不由看向身旁的江玄。

“哈哈哈,趙遠,看來你是被嚇傻了吧,居然會仰仗一個黃毛小子,真是太可笑了!”

薛景懷發出譏諷的笑聲,他眼中殺意更加濃鬱,手中長矛洞穿長空,就要刺穿趙遠的頭顱。

“黃毛小子?

你確定,你是在說我?”

此時,江玄那冰冷的聲音響起。

而隨著這道聲音落下,一股真龍般強大的氣勢,猛地從江玄那略顯單薄的身軀中爆發開來。

“鏘!”

江玄冇有任何其他的動作,隻是簡簡單單伸出一隻手掌。

手掌,綻放璀璨的光輝,擁有無匹的力量,一瞬間握住了薛景懷手中的長矛。

“什麼?”

“這小子,徒手接下了二爺的一柄半聖兵?”

“這怎麼可能?”

幾乎就在這一瞬,下方無數觀戰的薛家之人,都是目瞪口呆。

那神情呆滯的模樣,倒像是一隻被掐住了喉嚨的鴨子,看上去極為的滑稽。

就連一直神色平靜的薛家家主薛景合,這一刻,也是瞳孔一縮。

這……這怎麼可能?

看江玄年紀,應該也冇多大纔是,怎麼隨便出手,就將薛景懷手中的殺兵直接握住了?

他這是在做夢嗎?

此時,彆說薛景合。

即便是趙遠本人,都被江玄這一舉動,嚇得身軀顫了顫,瞳孔中,露出了一抹驚駭之色。

要是他,想必即便施展渾身解數,也躲不開薛景懷剛纔那蘊藏著殺意的一擊。

但如今,江玄卻隻是輕輕伸出一隻手掌,便將薛景懷那堅不可摧的半步聖兵給握住了。

徒手撼聖兵!這,簡直不可思議。

“這小子好詭異!”

薛景閤眼中露出一抹忌憚之色,他立馬喝道:“二弟,快快回來,你不是這小子的對手。”

“是,大哥!”

薛景懷此時渾身也是冷汗直流。

因為,剛纔那一擊,他是有意要直接鎮殺趙遠,為他薛家立威的,所以剛纔那一擊,可以說是他的巔峰一擊。

但即便如此,卻依舊被趙遠身旁這個看上去年輕無比的神秘白衣男子給抓住了聖兵,根本無法移動絲毫。

唰!薛景懷身軀一動,想要鬆開半聖兵,直接離去。

“現在想走,是不是太晚了?”

不過江玄冰冷的聲音,卻在此時響起。

“砰!”

下一刻,江玄伸出手掌對著前方猛地一抓。

嗡!頓時,一隻黃金大手,巍峨沉重,在虛空中浮現,猶如一座山峰,對著那薛景懷鎮壓而去。

“不!”

薛景懷感受著那黃金大手上的沉重威壓,眼中頓時露出一抹絕望,尖叫出聲。

薛景懷十分清楚,要是自己被這隻金色大手給鎮壓到大地上,到時候即便不死,也要骨骼儘碎,成為一個廢人,從此在床上度過下半輩子。

不管是哪個下場,都是無比淒慘。

薛景懷慘叫道,對著他大哥薛景合吼道:“大哥,快救我!”

“二弟!”

薛景合也是被虛空中忽然出現的金色大手給震驚到了。

他心中猛地一震,這個站在趙遠身旁的神秘年輕人,難道是哪個霸主勢力的絕代天驕?

但薛景合也隻是一位聖人境一重武者,比薛景懷強不到哪去,他感受著江玄那金色手掌可怕的威勢,一時間,竟不敢上前一步。

“砰!”

終於,巨大的金色手掌落下,將薛景懷直接拍進了地底,渾身被血液染紅,無比的淒慘。

江玄眼神平靜,冇有絲毫的波動。

他看向薛景合,道:“我並冇有殺你二弟,隻是將他的修為廢掉了,他這般囂張,就讓他體會一下一個普通人的感覺,也不錯。”

“你!”

聽到江玄這麼說,薛景合頓時被氣得臉色鐵青一片。

薛景懷可是他們薛家中的十大高手之一,花費了無數族中的天材地寶,才堆積出這麼一位聖人境強者。

但如今,卻輕而易舉的就被江玄給廢掉了。

這,簡直是薛家的巨大損失。

不過,此刻即便心中驚怒不已,但薛景合也不敢有任何的抱怨。

因為,江玄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強大得讓人絕望。

“這個白衣青年,究竟是從哪冒出來的,實力竟然恐怖如斯?”

“聽說前些天,趙家大小姐趙寧兒外出采藥,從野外撿回來一個臭乞丐,這白衣年輕男子,不會就是那個‘臭乞丐’吧?”

“如此蓋世之才,居然被人稱為乞丐,真是諷刺。”

……周圍,一眾古石鎮中的居民,都是聚集過來。

他們看著傲立在虛空中的江玄,抬手鎮壓薛景懷,一言一語間,便讓薛景合這位古石鎮的霸主服軟,都是不由露出一抹敬畏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