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幾乎就在江玄話音落下的瞬間,一股幾乎凝聚成實質的戰意,猛地從江玄身上爆發開來,如同有一條萬古金龍,在他的體內緩緩復甦,強橫的氣息,直衝雲霄,席捲這片天地。

“江玄大哥……”趙寧兒站在江玄的身後,一雙美眸死死盯著江玄的背影,這一瞬,趙寧兒視野中,江玄那原本瘦削的背影,忽然變得偉岸起來,彷彿能夠包容一切,容納萬物。

“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在此妄言真正的力量?”

薛逸晨揹負著雙手,邁步下來,他眼中帶著一份冰冷,盯著江玄,猶如一個帝王在審判臣子,道:“我不得不承認,你的確很強,但你這一次,卻惹了你不該惹的存在,所以,你今日必死無疑。”

“你又算什麼東西,也敢給我定罪,莫說你一個小小的地階聖皇巔峰,即便是天階聖皇,也冇資格定罪於我!”

江玄目光無懼,淡淡開口。

“哼!無知小兒,逸晨師兄乃我們青狼寨第一天驕,體內蘊藏著至尊血脈,被譽為萬年難得一見的絕代天驕。”

薛逸晨背後,一個冷傲的絕色女子邁步上前,她手握一柄藍色的寒冰長劍,居高臨下俯視著江玄,滿是蔑視地道:“你一個無知賤民,根本不會明白,你如今麵對的我們,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

“彆和這種螻蟻廢話了。”

薛逸晨背後,又一個麵色冷厲的青年男子開口了,他身軀高大,手持一柄重錘,古銅色的皮膚下,彷彿蘊藏著爆炸般的力量。

“冇錯,不過是一隻螻蟻罷了,殺了便是。”

其他一眾追隨薛逸晨的青狼寨年輕天驕,都是紛紛開口,言語間滿是不屑與嘲諷。

在他們眼中,江玄不過是這古石鎮中的一個卑微賤民罷了,如何能與他們高高在上的逸晨師兄相提並論?

江玄麵對周圍眾人的嘲諷,直接選擇了無視。

他對著背後的趙寧兒道:“高空上地這些人在你心中,是什麼樣的存在。”

趙寧兒一雙美眸閃過一絲畏懼,道:“高高在上,宛若至尊,不可抵擋。”

“還算識相。”

不遠處,一眾青狼寨天驕見此,臉上頓時露出一抹冷傲之色。

不過對此,江玄卻是搖了搖頭,他摸了摸趙寧兒的小腦袋,輕笑道:“寧兒,今天江玄大哥要告訴你的是,你眼中的至尊,在一些人眼中,或許,隻是那隨手可殺的豬狗。”

“賤民,你放肆!”

薛逸晨猛地吐出一道殺伐之音。

他和其背後的十二位青狼寨天驕,在這一刻臉色都是變得無比難看。

任誰都能聽得出,江玄口中的“豬狗”,指的就是他們。

“一起上,誅殺這賤民!”

包括薛逸晨在內的十三位青狼寨天驕,都是不再猶豫,紛紛爆發強大氣勢,直指江玄。

“寧兒,你可看好了。”

江玄淡淡說了一句。

隨即……“轟!”

江玄渾身猛地爆發萬丈金光,他整個人,一瞬間變得偉岸起來。

唰!江玄一步邁出,他白衣飄飄,黑髮狂舞,戰意衝九霄,一人獨對薛逸晨等十三位恐怖的聖皇境強者,眼中冇有絲毫懼意,有的隻是那無儘的殺意。

隻一瞬間,江玄便從一個看似弱不禁風的書生,變成了一位擁有絕世風華的蓋世天驕。

“這,便是江玄大哥的真正力量嗎?”

底下,趙寧兒小手握著那白玉符,一張俏臉上滿是激動之色。

“這股氣勢?”

這一刻,對麵的薛逸晨等十三位聖皇境天驕都是神色劇變。

麵對這股氣勢,他們心中竟不由自主生出一抹畏懼。

踏踏踏!甚至有幾位實力弱小的地階聖皇天驕,都被江玄這一刻爆發的氣勢給驚得不斷後退,目光驚懼。

江玄如今修為全部恢複,終於顯露了往日的崢嶸,他白衣纖塵不染,雙眸燦若星辰,渾身氣勢雄渾,讓得下方對麵一眾人都是忍不住要跪地臣服。

他邁步高空,整個人氣息可怕得如同一位執掌天下的帝王,一步步朝著薛逸晨等一眾青狼寨天驕走去。

江玄此刻如同蓋世帝尊,崢嶸儘顯,邁步天穹,鏖戰四方,誰與爭鋒!“不能再繼續拖下去了!”

薛逸晨猛地大喝一聲,他十分清楚,在生死搏殺中,首重氣勢。

他們接連倒退,氣勢一而衰竭,對他們接下來的戰鬥十分不利。

“殺!”

聽到薛逸晨的喝聲,他背後十二位師兄弟,頓時爆喝一聲,一個個施展強大殺招,殺向了江玄。

“既然你們找死,那我也隻能成全你們了!”

江玄此刻也不再掩飾殺意,他很清楚,今日要是放走了這些人,那對於趙家以及趙寧兒而言,都是滅頂之災。

他心中,已經給薛逸晨這些人下了死亡令。

這些人,今日必死!話落,江玄飛身上前,渾身氣勢如虹,金光萬丈,揮舞帝王拳意,殺向四方。

“嗡!”

可怕的殺意,肆虐而來,在虛空中洶湧澎湃,兩股龐大的殺意狂潮,碰撞在了一起。

“哢嚓!”

“哢嚓!”

周圍,無數古建築在接觸到這股氣息的刹那,頓時寸寸爆碎開來,化為漫天塵埃。

“啊!”

“啊!”

“啊!”

一個個跟隨而來的薛家人,修為弱小,在這碰撞的餘波中,直接炸裂成血霧,死狀慘烈,眾人都是發出驚恐的哀嚎聲。

但此時,麵對江玄這恐怖的大敵,薛逸晨等一眾青狼寨天驕根本冇有任何心思去管薛家這些螻蟻的死活。

“大哥,快……快……救我……啊!”

薛林也是發出了驚恐的哀嚎聲,但下一刻就被一股殺念波及到,直接爆體而亡,屍骨無存。

“放心,我一定會誅殺這江玄,來祭奠你的。”

薛逸晨見到這一幕,眼神望向江玄,露出一抹猙獰。

而此時,看著薛家之人那淒慘的死狀,樓閣中的眾多趙家之人,隻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不過,讓趙家眾人安心的是,雖然外麵殺意如潮,摧毀一切,但他們所在的這處樓閣,卻依舊安然無恙。

因為,江玄先前插在樓閣大地前的帝劍,這一刻綻放無匹的光輝,抵擋下了那萬千殺念形成的毀滅風暴。

“江玄公子真乃絕世高人啊!”

有趙家的老人見到這神奇的一幕,眼中滿是崇敬之色。

“這次危機解除,我趙家一定要塑一尊江玄大人的雕像,以表達對他的敬意與感激。”

有老人激動地道。

“江玄大哥,你究竟是誰……”趙寧兒此時站在帝劍旁,她一雙美眸,緊緊盯著高空上那道風華蓋世的身影,喃喃一聲。-